王思想家 | 恳求官员别那么辛苦

恳求官员别那么辛苦

 

   
新华社发了篇文章:《领导干部大多是贪官吗?》,文章说“没有哪一个国家的官员像我国的官员那样,如此痴迷于、专注于本地区本部门经济社会发展事宜”。此文被网友将标题修改为《没哪个国家官员像中国官员一样痴迷于做实事》,结果,被疯狂转播。http://news.ifeng.com/mainland/detail_2013_06/06/26150372_0.shtml

   
此文可谓石破天惊。我被感动得要命。感动之余,心疼我们的官员,想恳求他们:能不能别那么辛苦,能不能少管一点事?求你们了。

    

   
任何权力都有扩权、自肥的本能。不受监督的权力,就会疯狂地扩权、自肥,直至荒诞的地步。

    最新一例是南宁。南宁拟立法规定公交乘客拒为老弱病残让座可被赶下车。——明明是道德领域的事情,公权力硬要切入。不去消灭官员的公款养车,却要在坐公交的百姓身上表演道德。荒唐!可耻!傻波依!

    前有深圳,规定公共厕所里尿歪罚款100元……每人后面站一人测量?用红外线卫星导航核磁共振等先进仪器来测量是否尿歪?

    再往前还有,某权贵声称:要为公民建立道德档案;某人大代表声称公民上网需经政府批准……例子太多了,举不完。

   
这些所谓政策或提议由于脑子进水程度太重,所以引起了公众的嘲讽。实际上,更多的恶规,是那些荒诞程度略低、但是抢权意愿强烈的所谓政策。

    比如汽车年检,律师年检……不就是为了抢钱吗?

    比如各种资格证书、上岗资质……不就是为了赚培训费、发证费吗?

    比如扶植个别国产汽车,扶植个别国产电器,扶植个别牛奶企业……官员凭什么动用公共资源去扶植个别企业,不就是劝钱勾结、牟利吗?

   
比如2009年的4万亿。当时国内御用学者一片歌颂,我则连续写文章反对。现在,哪个家伙还有脸出来为4万亿辩护?

    比如文化部和广电总局争抢对动漫行业的管理权,都快打起来了。

   
比如消防。消防黑幕简直太黑了,黑到暗无天日,改天专门写一下。

    

    权力的扩张,有一个绝对不动摇的特性:凡是对付百姓的,那一定是雷厉风行,严格执行,比如城管制度,比如无处不在的罚款;凡是假装要约束权力本身的,一定是温文尔雅、慢了又慢的,比如纪检,比如对公款吃喝、公款养车、公款出国的查处,比如官员财产申报……

    

    今天的中国,宛如一个癌症晚期患者,全身布满肿瘤。每一个肿瘤上面都写着“权力”二字。肿瘤的症状是:权力太大、太集中,扭曲了市场信号,残害了整个中国经济、政治。权力肿瘤引领中国走向死亡。(详见博文《重启改革,切除“权力肿瘤”》

    今天中国的所有弊端来自哪里?别栽赃到什么文化什么传统什么人种问题上,我告诉你们,一切弊端都来自苏联体制。纵观人类社会几千年来,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朝代,都没有像苏联体制那样,政府权力统管一切,把一切都搞到一团糟。而苏联体制,在1980年代末发生重大变化,中国与苏联东欧走上了完全不同的改革道路。中国是政府强权,主导改革。苏联东欧是先削弱政府权力,然后由市场力量来引导经济发展。如今,谁成功谁失败?

    不扼杀权力的扩张、自肥,我们这个民族就会被权力扼杀。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了,必须进行政治变革。须知,民主社会,除了选票和言论自由这两大要素,还有很重要的一条:自治。美国的民主制度是全世界最优秀的,美国人的自治能力是世界上最强的,两者之间有某种联系。 

   
上帝的归上帝,恺撒的归恺撒。凡是民间能自己处理的事情,都无须政府插手,甚至,法律应该规定,禁止政府插手。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10月8日, 8:02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