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时报 | 北大有权不续聘“倒数第一”的教师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师考核与聘任委员会19日通过官方途径对外宣布,决定终止对北大经济学院副教授夏业良的聘用合同。夏业良本人迅速接受多家外媒采访表示不服,“美国之音”等一些外媒将此事与夏业良“敢于直言批评当局”相联系,给北大戴上“政治迫害”的帽子。

北大经济学院教师考核与聘任委员会的声明说,夏业良的教学评估成绩连续多年处于全院倒数第一,2006年以来学院持续收到学生对夏业良教学工作的批评意见340多条,去年10月该委员会对夏进行了考核和续聘的无记名投票,表决结果为不续聘。为了给夏进一步改进的机会,学校做出延展一年处理的决定。

今年10月11日教师考核与聘任委员会对“是否维持去年的表决结果”举行确认投票,表决结果为30人反对续聘夏,3人同意续聘,1人弃权。

是否续聘一名教师属于北大经济学院正常的人事管理权限,现在这件事闹到社会上,美国卫斯理学院上月有100多人联名要求该校向北大施压,以“停止合作”为筹码要求北大续聘夏,做法极不适当。试问,如果美国一所大学按其校内规定不再续聘一名教师,中国的大学要求其改变做法,美国人会听吗?

北大经济学院公布的基本情况显示,夏业良在北大学生和教职工中都缺少继续执教所需的支持。夏曾对外暗示院方有能力影响投票者的态度,宣称教授们支持他“需要勇气”。然而如今在北大经济学院这样的地方,领导通过“做工作”就能根本性扭转教授的无记名投票结果,这恐怕是天方夜谭。

以北大在中国的超级名气,在那里做个好教授难,但做个“名教授”却很容易,只要经常说些“出位”的话,或者摆出个批判当局的激烈姿态就够了。在北大已任教十年多、仍是副教授的夏业良,至少从外部看,这几年走的就是典型“舆论成名”路线。

夏遭“政治迫害”的说法受到一些人的鼓吹,近来只要有自由派人士因违法吃了官司,或遇到类似夏的麻烦,“政治迫害说”就会立刻响起来。那些人在试图强行立一种“规矩”:只要是政治上反体制的人,社会就要给他们种种“豁免权”,无论他们触犯了国家法律还是供职机构的规则,他们都是“不能动的”。像夏这样的人,反体制使他有了“政治正确性”,他就应是北大的“终身教授”。

由于微博虚拟社区上支持自由派的人比较活跃,现在一有自由派人士“出事”就会出现喊冤声。一有“左派”摊上事,那些人就会高呼“大快人心”。这些声音完全是以政治划界的,与国家构建法治社会和规则公平的社会背道而驰。

从最初的反应看,北大经济学院不再续聘夏业良在其校内未引起什么不满,教师考核与聘任委员会的投票大体反映了该学院教职工对夏的真实态度。一些反对声主要来自互联网和国外。我们认为,北大经济学院教职工和学生的态度应当主导这件事,而不能让社会上的某种政治情绪无孔不入,肆意改写对一名教师的评价。

中国社会这几年不断出现新的“政治异见人士”,夏似乎在走上同样的路。不知道这是不是他本人的一种追求。如果是的话,他目前的名气在那些人里还算不上是第一梯队的。当下这件事对他反倒是个机会。

做异见人士是当下中国很特殊的一种生存方式,一些自由派人士显然在看好这种方式的前途和未来。既然这样,他们就不应当患得患失。(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2013年10月20日, 11:33 下午
分类: 官媒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