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收听节目 下载声音

中国各地政府征地拆迁,近年频频引发民众不惜自残、以死抗争来维护合法权益的事件。继9月份大连、苏州两名老人同一日因征地自焚后,周一上午再有广东珠海斗门区村民因征地赔偿分配方案违法,投诉无门,自焚抗议。评论认为,群众长期无处说理,只能以死抗争,可能是造成此类事件频发的主要原因。

周一上午,广东珠海斗门区白蕉镇新马墩村一宋姓村民为抗议征地款分配不合理,多次上访不果,在白蕉镇综治信访维稳中心,将随身携带的汽油浇在自己身上自焚抗议。

本台记者周三致电白蕉镇综治信访维稳中心,工作人员证实除自焚村民外还有一名工作人员受伤,但表示不清楚具体情况。

记者:“请问,听说有一位维稳中心的工作人员也受伤了,他/她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工作人员:“因为他们两个(自焚村民和工作人员)是一起的,我现在也不太清楚。”

白蕉镇信访局官员也拒绝向本台透露政府部门遇到村民上访时产生过激行为的应对方法。

记者:“接访大厅遇到类似的情况一般会采取什么措施? ”

官员:“没有经过批准我们不回答这些事情。”

据《珠海新闻网》周二报道,新马墩村的土地征地款,经村民代表大会决议,按世居村民、新迁户等不同人群分别享有百分比不等的分配份额;以2008年8月11日为界定日,实行生不增死不减原则。自焚者宋某儿媳户口08年8月28日迁入该村,不获配发全额征地款。为此宋某多次上访,但政府工作人员一直将有关问题推给村上解决,他失望之下引火自焚。全身烧伤面积达到85%,另一名受伤的政府工作人员何某只是手臂和背部4%的轻度烧伤,两人暂无生命危险。

北京理工大学胡星斗教授周三接受采访时,表示相信宋某是迫于无奈才自焚:“我相信他应当是有冤屈的,所以自焚。”

他介绍了农村征地补偿分配应遵循的原则:“有两个原则,一个是法律原则;第二是民主原则。首先要符合法律,按法律规定是应当补偿,就应当补偿,而不能对任何人进行歧视。第二个方面就是民主决定。当然民主决定、村委会决定是否有效就看这个村委会是否能代表民众意志,或者说它是不是由民众自由选举而产生的。”

大陆媒体《星辰在线》周二晚发表邓尤福题名为《谁是村民自焚的背后推手?》的评论提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法》明文规定,征收耕地的安置补助费,按照需要安置的农业人口数计算,且征地之日应为征地公告发布之日。这些条款不属于村民自治范畴。新马墩村民代表大会决议规定界定日,并实行生不增死不减原则,是与国家法律规定相冲突和矛盾的。

本台记者周三拨通了新马墩村主任梁贵洪的电话,希望了解征地具体情况,但他回避回答问题。

记者:“自焚的这个村民,他…”

梁贵洪:“没有,我出去了,我正在开车。不安全。”

记者:“我晚一点再打给您可以吗?(电话被挂断)。”

因大陆各地政府征地拆迁,而引发的民众不惜自残、以死抗争来维护合法权益的事件,月内就发生多起。上月24日,辽宁省大连普兰店市城子坦镇城里村77岁老人贾学良,因不服当地政府低价占地,引火自焚,生命垂危。同一天,江苏省苏州市木渎镇天平村56岁老妇顾炳珍,开启家中煤气准备点火自焚,抗议流氓征地威吓,最后因煤气中毒脑部受损。

胡星斗分析此类现象频发的原因时说:“采取这样一种手段有的是迫于无奈,因为问题解决不了,只能以这种方式引起大家的注意,或者说以死抗争。另一方面,在中国社会的确弥漫了一种暴戾之气,弥漫了一种极端的思潮或极端的做法。可能是长期以来,民众的合理要求,都得不到满足。或者说在中国经常没有说理的地方,更没有讲法律的地方,所以存在着这样一些以死抗争的现象。”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江沛的采访报道。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