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收听节目 下载声音

成都市新都区政府今年出台的征地补偿标准大涨,使得以前失去土地的农民感到不公平。星期一,数百名在2006年至2008年失去土地的农民阻断交通要道北新干线,要求政府补偿当年他们被征地时所没有提供的失业金。当局派出数百特警清场,十余村民被抓。

成都新都区大丰镇下辖的高家村、甫家村、大元村等十几个社区的共数百名失地农民周一阻断当地交通要道北新干线,拉起横幅抗议当局新出台的征地补偿标准对他们不公平。他们拉出的横幅上写着:“还我土地,我要吃饭!” 一度造成交通瘫痪。

高家村失地农民徐先生周二告诉记者,大丰镇的十几个社区陆续在2008年前后被当局以每亩12600元至12800元征走土地。失地后,年轻村民四处打工,年纪大的村民则依政策按照征地年限和年龄每月领取一千元左右的社保,仅能维持基本生活。今年下半年,当地政府制定出台的征地补偿新标准远远超过了大丰镇村民当年的征地补偿金额,增加了医保和失业金等新项目,而这些早年被征地的农民也要求相同的待遇。村民上周一曾到新都区政府上访,有官员称将在7天内回复,但因政府未能在承诺的时限内给出答复,激起了极大民愤,各社区数百村民遂自发走上高速公路抗议。

徐先生说:“原先征的和现在征的(标准)有区别。我们是2008年征的地,一亩12800元,现在别的乡镇有失业金,现在征地标准就不一样。”

记者:“你们昨天多少人被抓?”
徐先生:“十来个。”

记者:“现在放出来没有?”
徐先生:“部分出来了。”

记者:“多少人参与抗议堵路了?”
徐先生:“基本高家村的大部分(都去了),各个社区的都有。”

记者:“你们现在土地被征完了靠什么维生?”
徐先生:“年纪大的拿社保,年轻人打工。”

记者:“出去打工一年赚多少钱?”
徐先生:“一两万。”

记者:“如果种地一年收入多少钱?”
徐先生:“种地收入好多钱呢。现在主要靠社保。”

记者:“社保每个月多少钱?”
徐先生:“标准不一样,有八、九百到一千二、三。”

记者:“这些钱够你们生活吗?”
徐先生:“只能说是保证基本生活。”

另一名大丰镇方营村的沈姓村民周二告诉记者,7年前,他们被迫接受“以地换社保”的政策,多年来,农民最多只能做到保生存,而无法继续发展:“我们是2006年征的(地),执行的标准是成都市19号文件(《成都市已征地农转非人员社会保险办法》成府发[2004]19号)。”

记者:“今年征的地是多少钱一亩?”
村民:“不是算多少钱一亩,它是和社保、医保、失业金这一块挂钩,分年龄段以地换社保,再加上失业金。现在的赔偿标准高,2006到2008年的赔偿标准低,就这样子村民不满意。”

记者就此致电新都区政府,但对方表示不清楚堵路事件:“我们没有得到堵路很严重的消息,至于说昨天北新干线是不是有发生什么事我们还要再问一下我们之前上班的同事或者是昨天的值班人员。”
记者随后又致电大丰街道办查询,一名值班人员表示赔偿标准不一是政策使然:“都是有政策的,政府该赔都赔了。但各个时间段不一样,赔付的金额也不一样。我举个例子吧,去年赔的钱和今年赔的钱肯定不一样,各个时期的政策不一样,再加上物价在涨。”

一名要求隐去姓名的该镇大元村村干部周二告诉记者,此次征地是由新都区政府和大丰镇街道办领导的,在多年前征地时曾承诺不会改变赔偿标准,但今年上级政府不但违反了承诺,还在制定了新的征地补偿标准后未和村级干部进行沟通。

记者:“被抓的有没有你们村的人?”
村干部:“有三个。昨天晚上到今天,不知道公安把他们抓到了什么地方。他们不跟我们沟通,直接找政府。政策出来之后,他们觉得对他们不利。政府打电话叫赶快过去,说很多个村在闹事的,要我们过去劝一劝。”

记者:“你们没有劝住他们的原因是什么?”
村干部:“因为征地的主体是新都区国土局和大丰街道办,他们根本不找我们。村民的话说是,政府连你们(村干部)都骗,你们还说什么?大丰征地拆迁时,这些话我们还不敢跟下面说,街道办承诺了的,大丰就一个政策插到底。可现在浮动这么大,前面被征地的人怎么办?今年七、八月份的时候,组织部的人下来,我真不明白是我不懂还是他们不懂,就坐在办公室把这个事情给定了,说有政策的界限,就是要涨,你根据什么涨?根据物价?物价涨了多少?比例是怎么来的?不可能你说就是文件这么规定的。”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忻霖的采访报道。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