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收听节目 下载声音

香港政府以决策过程及商业资料需保密为由,拒绝解释香港电视不获发放免费电视牌照的原因,激起市民广泛不满。周日下午,约2千人参加了香港电视员工发起由中环码头出发的游行。由“民间开放电视行动”发起的抗议政府黑箱作业游行从铜锣湾出发,警方称高峰时有两万人参加,而香港电视职工会估计有12万人参与。两只游行队伍参加者均身着黑衣,以政府总部为终点。部分人留在政府总部门前参加数万人大集会。

周日下午三时,“民间开放电视行动”发起的“我要公仔箱 不要黑箱作业”大游行从铜锣湾东角道出发,行至湾仔政府总部,抗议政府在免费电视牌照发放决定中黑箱作业。香港政府周二宣布,三间申请的电视台中唯有香港电视不获发免费电视牌照,并称做出决定的行政会议决策经过需保密,以及不能泄露申请人敏感商业资料,因此拒绝解释原因,激起市民广泛不满。

记者下午四点四十分在轩尼诗道与金钟道交界处附近看到游行队伍经过。游行参加者响应发起人号召,都身着黑色上衣,一些人手持“反对政府黑箱作业”的黄色纸牌。

一位在天桥休息的老年游行者向记者表示,每行20人,几十分钟都没走完,他估计参与者应该有二十万人:“从现场看起码20万,这个不少了。”

记者:“您觉得这次为什么有这么多人来参加游行? ”
游行者:“我想这是群众不晓得政府的做法,不依从民意,这个民意就是要电视台开放。”

游行队伍到达政府总部后,警方宣布高峰时约有21800人参加游行,而香港电视职工会称,估计有12万人参与。

香港电视员工发起的游行同日下午2时由中环码头出发,约有2千人参加。他们行进到政府总部门口的公民广场,参加3点钟开始的抗议集会。

本台记者下午4点到达政府总部附近时,发现现场已经有身着黑衣的过万人聚集,政府大楼与中信大厦之间的两条车路上已经站满、坐满了抗议人士。大家情绪很高,并不断呼喊抗议口号。

无线新闻台报道,有香港电视员工在台上发言提出两个诉求,第一要知道被拒发牌的原因,第二要求变化发展,拒绝被淘汰:“我们不是一定要赢,但我们要输得清清楚楚。必须告诉我们死因。这个是第一个诉求。第二,我们希望努力认真不断求变,不应该被淘汰出局。”

香港电视网络职工会表示,截至傍晚6时,有8万人参与政府总部门口的集会,并有60名员工表示将会通宵留守。

周日,立法会议员何秀兰宣布,已致信立法会资讯科技及广播事务委员会主席黄毓民,要求在11月8日的特别会议加入议程,讨论引用《立法会(权力及特权)条例》第9条的权力,授权该事务委员会传召政府当局出示一切关于此次发牌的文件和记录,包括行政会议的相关会议记录。

何秀兰周日下午向本台表示,政府关于发牌的决定很反常:“决定发布前本来是整个行政会议都支持发三个牌照,可是后来从曾荫权到梁振英换了朝代之后,整个决定都给推翻。这是很不寻常的事。社会未必要去支持王维基,可是一定要跟进,为什么行政会议要做一个反常的决定。”

她说,引用权力及特权条例的主要目的是:“港管局跟顾问研究报告推介的三个牌照,这些文件在报章上已经流传了一段时间,现在只是欠一个正式发布的程序。用这个特权条例传召文件可以把行政会议曾经谈过的文件披露出来。”

她谈到当日抗议游行参与市民众多时说:“当政府的干预越来越明显的时候,大家都晓得政治实在跟现实的生活密不可分。现在连选择电视收看的权利都给收窄。这一次是警示,市民越来越有醒觉。”

晚七点半,在政府总部门前的抗议集会仍在继续,“民间开放电视行动”提出后续行动的四个方案,交由现场市民分组讨论。四个方案分别是:第一,在政府总部前留守至22号下一次行政会议召开;第二,持续不间断集会,直至特首梁振英出现、交待清楚;第三,包围无线和亚视,要求交待立场,因为两个电视台此前都表示会有进一步行动反对增发免费电视牌照;第四,要求立法会议员引用权力及特权法,促使行政会议交出讨论发牌的文件。截至记者发稿时,讨论仍未有结果。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江沛的采访报道。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