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毅然:日本的细节 —— 感触日本(一)

作者: 裴毅然

随一家沪报东渡。除了种种“第一感”与随处可触的日本文化,得友人朱晓云女士接洽安排,整整一天先后访晤早稻田大学建筑学教授古谷诚章、株式会社环 境系统研究所长原田镇郎、早稻田大学新闻学教授花田达朗、《日本经济新闻》国际本部副部长竹冈伦示、北原基彦等知识界精英,还参观了早稻田大学的几个博物 馆。时虽短促,还是强烈感受到日本文化气息,探触到日本精英思想脉博,深感日本发展潜力。

日本公民化程度已相 当高,国民普遍法治观念很强,什么都有约定。自动电梯靠左站,商店只标实价,诚信第一,省去不少讨价还价的麻烦。台籍导游说中国人判别价值次序为情、理、 法,日本人则是法、理、情。法律是人情人性的高度提炼浓缩,个人利益与公众利益的平衡点,不尊重法律即无法形成共识,缺乏共识便容易发生龃龉,引惹纷争。 大家遵法,标准同一,懂得避让与自检,社会磨擦频率大幅降低,和谐度自然提高。如在日本常常发生这样的中日文化冲突:一位中国乘客在新干线列车上坐错位 置,前来找座的日本姑娘再三察看手中车票,中国人则根本没想到自己搞错车厢。日本人从小被教育遇到冲突首先自检,先找自身错误,不像中国人第一反应先疑他 人。这一前一后,确实体现了深刻的文化差别。

2010年,一位中国人将包忘在东京地铁车厢,不仅有钱,还有重 要文件与护照等。他急得团团转,一位日本青年先给地铁办公室打电话,再安慰道:“别担心,刚才那列地铁一小时后还会经过这里,我们到站台上去等吧。”这位 中国人认定这不是再傻不过的“刻舟求剑”么?但日本青年坚信:“不要紧,我们日本几乎没有小偷,你的东西肯定能找回来。”捡到东西交给警察是日本人的基本 道德,很少有人丢失东西。一小时后,那列地铁来了,他们进了那节车厢,那只包果然还在原处,打开一看,一样都不少。 一位中国警察旅日八天,十分感叹日本良好的社会风气。一位同行女士上了大巴上发现钱包遗忘在商店,根据购物单上的电话打过去,商家回答钱包已妥善保管,等 待认领。更使中国警察惊诧的是:在麦当劳就餐,日本食客会很放心地将包放在选定的座位上,然后离去购食。同行的中国游客,则习惯性地带着大包小包走来走 去,生怕被人“顺手牵羊”。

日本朝野对经济与各种社会活动普遍形成共识:民间经营、政府管理、人民配合。 民众对历届政府虽然批评不断,毕竟普遍拥有“配合”意识,对政府的整体认可度较高,官民冲突较少,稳定和谐度相对较高。日本的人性化意识触处可见,如山阶 边有半步小台阶,方便老幼者上下;任何一处洗手间都有残疾人专用设施;哪怕一条街心散步小道,也有专门告知残疾人的牌子,提醒前面有台阶,不便轮椅通行。 人性化体现的另一标志是厕所遍地,指示牌遍处,醒目标出最近公厕所在位置,急内急者所急。

日本国民意识的另一集中体现是:最好的东西自己用,被淘汰的才拿去出口。因此他们普遍享用最尖端的电子产品——可上网带荧屏的手机。至于森林、水源,更是得到最大可能的保护,凡有可能破坏环境的产业一律不准兴办,一次性方便筷当然从中国进口。

日 本国土面积仅37.788万平方公里(中国的1/25),大半还是山区,领地狭窄资源匮乏,什么都是小小的,小桌小椅小房,连高速公路的隧道都是小小矮矮 的,开不了稍大一点的集装箱卡车。最令我吃惊的是一处盥洗盆,仅宽20厘米,专用净手,打破本人在香港看到的最小盥洗盆记录。这些都体现了珍惜资源的可贵 意识,够用就行,不必以偌大太师椅体现老大尊严。

当然,日本青年也有一些问题,如有令日本政府头疼不已的三族 ——啃老族、宅族(也称宅男族,只上网无朋友、无未来,不外出可省去置装费、化装费;宅族只能取外籍新娘)、草莓族(稍遇压力就喊自杀);“三族”自我封 闭,婚配只能找外籍贫家男女,最充分利用富国优势。日本的人口政策是鼓励多育,一胎无补助,二胎供至高中,三胎供至大学;日本政府非常清楚日本的未来在于 青年。日本孩子所受到的呵护真正可谓“金色童年”。

漫步东京巿中心的早稻田大学(该校设立于创办者大隈重信宅 所——东京丰田郡早稻田村),周边高楼林立,一派现代化,但你感觉不到历史的远逝与传统的消失,反而处处感受对历史的铭记与对传统的呵护。日本知识界努力 告知青年这个国家的历史,详细标出所走过的道路,从国史到校史。早稻田大学的几个展馆,生意清淡,观客稀少,且免费参观,铁定赔钱买卖。但人家算的是思想 账历史账,认为培养日本青年的历史意识与传统理念乃最为重要的人文投资,国家发展最核心的后劲力量。

相比之下,中国大学几无一家开办同类馆展,仅此一项便体现了日本知识界的史传意识与前瞻思维。东京大学多出高级官僚,早稻田大学则多出政经首脑与思想家,根基大概就在这些细枝末梢吧?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10月27日, 12:45 上午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