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总日记】 六常委就国安会找习总近平吵架

习总日记
(2013,11,14)
十八届三中全会上批准成立『国家安全委员会』,这是我辉煌胜利,但是不能乐,一乐就别他人看出阴谋了,所以只能偷着乐。晚上到家,才放开着乐。
丽媛见了奇怪:“干嘛乐成这样?”

我托着下巴答道:“国安会成立了,我能不乐吗?”

“有啥子可乐的?国安会能吃吗?”

“你不懂其中奥妙。国安会成立,六常委等于废了一半武功。”

“你已经大权在握,集党政军最高职位于一身,干吗还要抢人家的权啊?”

“你一个娘们懂啥?搞政治搞的就是夺权抢权,你不抢别人别人要抢你。从县委书记到今天的党总书记,说白了就是到手的权力越来越大,至于这权力本身能给自己带来多少乐趣也不好说,但无止境地追求权力,即便是权力到顶了,以消弱他人的权力为奋斗目标,便是政治家的人生和职业乐趣所在。”

“怪不得有人说‘权力游戏’,敢情在你们看来,抢班夺权也就是如小儿游戏一般。”

我挠挠头皮:“是的,掌权权力不一定要干什么,因为掌握权力本身就已经很刺激了。”

丽媛接着问:“你给俺说说着国安会如何消弱他们六个的权力了?”

我扒了一点饭,吃了一块肉,喝了两口汤,边嚼边对丽媛说明:“按照我们党原本的规矩,凡是国家大事,最高是在政治局常委会层面解决,即使是毛主席独裁时,也是以政治局常委会的名义对外发布人事任命国家政策等大事,现在国家安全委员会成立,国家大事可以在国安会层面解决,以国安会名义作出决定,这样一来,党的政治局常委会要么形同虚设,要么变成橡皮图章,为国安会的决定签名盖章。”

丽媛妇人之仁:“人家没惹你,又没想夺你的权,你干嘛使这坏心眼?”

我边吃边回答:“好玩!”

丽媛在一旁连连摇头叹气,为她的老公担心。

丽媛的担心马上变为现实,“砰砰砰,”有人敲门。

丽媛出去回来,紧张兮兮地:“你看,找上门来了。”

我听懂了,随口说了句:“都是妳乌鸦嘴。”

秘书把李克强张高丽等六人引入会客室后,嘟嚷着:“脸色不好看。”

我赶紧把饭吃完,硬着头皮迎接舌战。

李克强率先开炮:“习总,大家对设立国家安全委员会有看法,想请习总给我们解释解释。”

我装轻松:“嗯,好啊,有啥问题,请提出来。我们都是党和国家的栋梁,相互学习相互交流有助于解决问题共同提高。”

李克强问了第一个问题:“习总,国家安全委员会成立后,凡国家大事,是政治局常委会说了算,还是国家安全委员会说了算?”

我干咳了两声,乘势那茶杯喝茶,想着如何回答这个棘手的问题,若回答“政治局常委会”吧,我就白白高兴了一场,国安会也白搞了,回答“国安会”吧,他们六位一定饶不过我,今晚我就别想睡觉了。只能说到哪儿是哪儿了。

“这国安会刚决定成立,具体怎么操作,如何协调各部门的关系,与政治局常委会的职能是否重叠,确实需要大家一起商量讨论。”

李克强不依不饶:“我们今晚不要风度火急火燎地前来打扰,就是想听听习总您是的意见,对国安会与政治局常委会之间职能关系的个人意见。”
MB,这李克强一定要我表态,真是难为死我了。当然也应该理解他们,被人夺了权自然不甘心。

我只好把实情理顺:“我国的宪法规定了党领导一切,党的最高决策机构是政治局常委会。从这点推理,中华人民共和国一切事物的最高领导机构,就是政治局常委会,所以,国安会是在党的政治局常委会的领导之下。”

说完我扫了大家一眼,看众人似乎松了一口气。

张德江的问题是接着李克强的问题而来:“那么如何体现政治局常委会领导国安会?”

这个问题难不倒我:“国安会主任副主任名单由政治局常委会决定。”

张德江有备而来:“之前国家大事都是由政治局常委会讨论决定,有了国安会之后,国家大事是由政治局常委会决定还是由国安会决定?”
这个问题难度可是相当大啊!

我如顶风作案一样顶风回答:“国家安全委员会成立目的,是完善国家安全体制和国家安全战略,确保国家安全。国安会就是使国家决策更专业化,通过协调国内多方力量,高效工作,以便应对日益复杂、严峻国家安全问题。这是一个新形势下国家性质的超部门权威性机构。实行了60多年的政治局常委会决议的形式,已经无法应对日益复杂的世界局势和国内形势。”

刘云山不知道是帮我还是套我:“按照我的理解,原本国家大事,是由党中央的政治局常委会讨论研究决定,现在要专业化西方化美国化,国家大事要由国家安全委员会讨论研究决定,政治局常委会只是任命国安会的主任副主任,就好比人大研究决定国家主席国务院总理,然后就没事了。政治局常委会实际上变成了橡皮图章了,被虚化了。”

王岐山逼问我:“习总是不是这个意思?”

我揉揉睛明穴,按按太阳穴,掐掐合谷穴,不知道如何回答才好。

(習總很忙,沒時間寫日記,已經成為共識。本人受黨教育多年,決挺身而出,替習總寫《習總日記》,以效自乾五之勞。作者:

2013年11月14日, 4:47 下午
编辑:
分类: 中国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