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北京媒体报道,新浪以《社区公约》对103673个违反“七条底线”的微博账户进行了不同期限的禁言,直至永久封禁账号等处理。西方一些媒体对这一消息作出反应,有的指责新浪“违反了社交媒体的第一条底线:让人们畅所欲言”。

类似的批评在中国微博上也出现了一些,境内外这两种声音合流,如今已是常态。中国的现实如此,所有发展中国家舆论场的现实也都如此。只要能绕着弯跟“”扯上关系,发展中国家的治理即使有一时一事的顺利,也会在总体上处于逆境。

然而完全“放水”的结果一定是通向社会混乱和动荡。很多社会转型国家的经历证明了这一点。西方国家也有自己的“言论敏感区”,再就一个国家该不该有一定的言论管理进行争论,已经是很无聊的事情。

媒体的消息说,新浪处理的10万多个微博账号中,超过7成涉及人身攻击,此外一些账号骚扰他人、发布不实信息、涉及淫秽色情等。这些行为实际上都跟言论自由不沾边。

微博或许需要为摆脱了造谣诽谤等恶劣信息之后实现“中兴”而奋斗。微博的有益功能并没有衰落,也不应衰落,因为社会需要它们。但之前微博由劣质信息推动的部分虚假繁荣注定是无法回收的泡沫。少了它们一点都不值得可惜。

不能不说,那些劣质信息之上的繁荣并没有给微博社区的投资者带来实际好处,它吓走了很多原本想上微博、具有商业价值的客户,它还像毒瘾一样让网络环境不可自拔。历史将证明,治理有害信息将为社交网站创造健康发展的新起点。

社交网站这一轮的经历应成为有广泛意义的教训,它是一些人认为互联网社区可以公开对抗法治、可以成为中国特殊法外之地的幻灭。微博是相当自由的一角,它给相对沉闷的中国社会带来了冲击,并因此而宝贵。但一些人开始了毫无节制的放纵,甚至把“文革”期间乌七八糟的东西都带了进来,试图把微博变成贴满大字报的电子墙。物极必反,那些猖狂的账号被查处是早晚的事。

当社交网站给人们带来健康娱乐,以舆论监督助推反腐时,它就会兴盛。当严重损害社会秩序、挑战国家法治底线的信息开始在它上面扎堆泛滥时,它必将遭遇危机。这是中国社会的基本规律,不仅社交网站,任何互联网的新产品,以及任何舆论平台试图挑战这个规律都是不智的。

中国现实社会在加快改革,对于各种时弊,执政者与公众同样着急,人们虽然怨声载道,但对这个国家的艰难大体是清楚的。法治建设也在不断推进,公众的参政议政途径在增多,这时候一些人跑到社交网站上去“造反”,搞造谣诽谤的“根据地”,这样做严重缺少现实社会对应的基础,他们的虚拟强大一戳就破。

一些西方媒体为中国微博上的不良账号辩护,只会给微博帮倒忙,为那里的氛围增加额外敏感。我们倒是希望官方看淡西方媒体的评论,不要让社交网站治理被境外舆论牵着鼻子走。中国对微博该管的管,该放开的还是要放开。一个逐渐趋于理性但保持高活跃度的社交网站群落有助于中国意见表达体系的现代化。

中国社会一定要过互联网这一关,社交网站既不应“失控”,也不应衰落,二者都是这个国家社会建设的巨大损失。社交网站也应主动挣脱“非乱即死”的魔咒。衷心希望这个问题能彻底解决好,它将是中国社会治理之幸,乃至重大突破。▲(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单仁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