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力建 | 2013习李外交答卷

作者:信力建 

2013年,作为中国新一届领导班子的开局年,不仅中国人民,甚至全世界都在拭目以待东方巨人的变化,领导人在外交上的纵横捭阖不仅突显的是个人的魅力和能力,更展现了一个国家的风采和底蕴。

回顾2013年前10个月,履新的国家主席习近平已访问了全球14个国家,行程约10万公里。值得一提的是,第一夫人也在世界舞台上大放异彩,让人耳目一新。另边厢,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亦到访印度、巴基斯坦、瑞士、德国、泰国、越南等国,穿梭于多个国际性会议之中,习李时代外交思路似已成竹在胸,新格局初具雏形。

此外,有朋自远方来,今年以来,有数十位国家领导人对中国进行友好访问。4月习近平出席了在海南举办的博鳌亚洲论坛2013年会,与到访的文莱苏丹哈桑纳尔、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缅甸总统吴登盛、秘鲁总统乌马拉、赞比亚总统萨塔、芬兰总统尼尼斯特、墨西哥总统培尼亚、柬埔寨首相洪森等10余位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以及第67届联合国大会主席耶雷米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等共襄盛会。4月25日,法国总统奥朗德访华; 5月5日,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访华;5月6日,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访华;9月27日,阿富汗总统卡尔扎伊访华;10月22日,中国同时迎来三国总理,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印度总理辛格、蒙古国总理阿勒坦呼亚格,等等。还有10月中旬,英国财政大臣奥斯本访华、缅甸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到访,澳大利亚总督布赖斯到访……亦为习李新外交增添不少亮点,为民众们津津乐道。

纵观之,2013习李外交整体布局还是较科学、顾大局的,既延续了胡温时代三和理念之“对外谋求和平”,又加大了其宽广度。从出访路线图上看,跨越多个大洲,出访国家既有彼此关系复杂又举足轻重的世界大国俄罗斯、美国,又有位于非洲、中亚、中美洲长期友好的老朋友,还有经济合作日益密切的东盟小伙伴们,亦不乏有领土争议关系胶着的周边紧邻。这种不局限于一个国家、一个地区,客观务实顾全局的特点,可略见中国外交逐步走向成熟、理性。

另一大特点是共赢促和谐。习近平与世界两大政治强人普京、奥巴马分别会晤以增进彼此战略互信,深化互利合作;在中亚国家提倡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李克强在东盟国家间长袖善舞,积极游说“中国和东盟关系发展的‘2+7’合作框架”,稳步推进海上合作;与越南总理阮晋勇共议“中越合作新突破”,以双方智慧和能力维护南海和平……这种立足于中国自身趋利避害,以“和平+共赢”为原则,务实、灵活且包容性强的外交新思路,既能打消各国对中国的顾虑,又有利于亚太命运共同体的构建,对增强国际影响力也大大有利。

而习李表现出的积极主动和个人风范,也带给世界以惊喜。习近平的外交出访首秀,9天行程、出席66场活动、会见32位国家元首、发表20多次演讲和重要讲话、签署数十项合作协议,从容自信,谈笑风生。李克强泰越之行,在促进亚太共同繁荣、解决争议问题上提出了切实的方法。新加坡《联合早报》评论称,北京如今和东盟打交道时不再对南海问题这样敏感的外交议题进行躲避,而是由中国领导人直接出面解释和直接进行交锋。中国南海研究院研究员康霖京分析认为,中国领导人现在并不惧怕谈论敏感的政治议题,相反,中国正在主动出牌。

可见,新一届为中国更好地融入世界,让中国梦与世界梦更贴近所作的努力是有目共睹的。但中国在外事上难以志得意满,挥洒自如,有着深层的历史和现实原因的,彻底改头换面非一日之功。要真正解决中国在外事上的尴尬处境,还需要从内而外的大幅变革。

一个国家在国际舞台上如鱼得水,绝不仅靠四处示好就能实现。内政和外交密不可分,内政是外交的底色和根基,攘外还需先安内。要取信于世界,首先要赢得本国民众的信任,要成为想对世界负责任的大国,首先要先对国民负起责任来。外交作为一项国家职能,维护国民利益即为国家最高利益。然而在过去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中国对外交往主要建立在是否承认“新中国”地位基础上,在维护国民利益方面没有多少作为。这其实大大弱化了外交的功能和影响力。例如一直让老百姓吐槽不已的签证问题。台湾地区只有24个邦交国,却享有126国免签证待遇。而中国大陆邦交国有近170个,而免签证的不足20国。这在全世界也算是奇葩一朵了。随着中国经济快速发展,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正迈出国门看世界,经商、旅游、定居、留学,走向世界各个角落。2012年中国出境人数就达到了8300万人次,相信今后还会不断增加。但一本中国护照却让无数国人尴尬不已,为人民服务得如何谈不上,倒凭空设置了多重障碍。尽管近年来,中国护照含金量略有增加,但还远远不够,海外民生工程仍是一大软肋。如果一国国民无法为自己的国籍而骄傲自豪,那还谈什么雄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而外在的变革应主要体现在两方面,一是意识形态外交不能再搞。意识形态对外交政策有着重要指导作用,但意识形态不应成为外交的决定性因素。在1949年10月新中国成立到1972月中美发布联合公报之前,中国对外政策完全以意识形态差异为标准,一边倒地倾向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与古巴、朝鲜、利比亚等独裁国家相亲相爱,与西方资本主义世界则格格不入。70年代中国外交战略逐步转变,进入不以意识形态划线的阶段,但意识形态的较量仍然红旗不倒,负面影响不断。然中国只有超级意识形态的局限,摒弃与时代发展不相适应的因素,才能被其他国家的人民所理解和认同。二是要遵守国际秩序,成为“正常”国家。“国际秩序”是指在一定世界格局基础上形成的国际行为规则和相应的保障机制,通常包括国际规则、国际协议、国际惯例和国家组织等。中国若要融入国际社会,必先遵守国际秩序。邓小平主导“改革开放”,不仅是为中国经济发展打开了一扇大门,也是在把中国边缘化推向世界的中心,融入到正常的国际交往、国际秩序当中,中国加入WTO,无疑是遵循国际贸易秩序的一大体现,当然这还不够,中国只有不断积极主动地成为国际秩序的遵守者,才能成为其受益者。

但愿在不久的未来,中国领导人会以实际行动向世界证明,大家都真正愿意跟土豪中国做朋友。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11月10日, 4:46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