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动力》之:革命家是怎样筹款的?


 


 

学荣


 


 


  
     革命是烧钱的。


 


        
近代史上的革命家,是如何筹款的?想必读者们看惯了电影、电视,以为都是靠的激情澎湃的救国演说,然后台下的爱国群众慷慨解囊。


 


        
这样的筹款方式固然是有。可是,这仅仅是其中的一种,而且还是不太主要的一种。事实上,演讲会筹款的效率是很低的,因为依靠几十名、几百名、充其量两三千名听众的口袋,实在是榨不出几个钱来的。


 


        
中国的电影、电视都是挑光鲜的拍,近代史的阴暗一面,基本上很少人去探究。


 


         
洪秀全的太平军,是如何筹集军费的?无数的近代史史料记载,当年加入“拜上帝教”的教民,需要将自己的身家财产,全部上缴“圣库”,由部队统一统筹使用。为了断绝投奔者的后路,太平军往往会将投奔着的房子一把火烧掉。这些,都不是什么秘密,史料依据很多,不赘述。


 


        
 要会员缴费的“会费制”,是闹革命的筹款手段之一。


 


        
当然,也有不收会员费,而专“吃富户”的。


 


        
请读者们再跟从笔者,去读一读马湘的回忆。马湘是谁?马湘是长期跟随孙中山的忠贞不二的贴身卫士,这个人虽然一生对孙中山忠心耿耿,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他在自己的回忆录里“不经审查过滤”的文字、实际上记录了孙中山不为人知的有趣一面。


 


       
其中,
马湘在自己的笔下,记录了孙中山一次筹款的经过。

       
 1917年,孙中山南下广州护法。在广州时,孙中山见了广西军阀莫荣新。一阵简单的寒暄之后,孙中山突然扭头、对自己的部下祁耿寰说:“祁参军(祁耿寰),你跟莫督军(莫荣新)谈谈。”说完这句话之后,孙中山转身回避了。接下来的事情,几乎令人喷饭:

      
孙中山转身进入内室之后,祁耿寰对莫荣新说了这样的一番话:

“………莫督军,现在,大元帅府没有钱,帅府的各个职员,都要发工资,经济实在是很困难,请莫督军给点钱,用作(孙中山)大元帅府的经费……..”

         
当年我初读马湘的这一段回忆文字,真的差点儿喷出饭来。可是,这并非是别人恶意中伤,而是当时在场的孙中山的忠实卫士马湘所写下来的真实忆述,现场感十足,看似是小品一段,但它却是这样真实的历史。

         
马湘的这段文字,收录在《广东文史资料》第1辑第150页。

         
这是孙中山找军阀要钱的一段往事。实际上,孙中山还找上海流氓大亨黄金荣要过钱,是写信要的,黄金荣也给了,并被自己的管家记录了下来。这一类的史料很多。不赘述。


         
当然,吃富户,并非孙中山革命经费的唯一来源。除此之外,孙中山的另一个惯用手法,是发行“革命公债”,大概就是印制一些“公债券”,写明“革命公债十元,革命成功之后,兑现一百元”之类的承诺。事后是否都兑现了呢?恐怕有待考究。


        
黄兴也有一个筹款闹革命的办法,那就是:直接印制钞票。黄兴在日本的时候,找日本的高利贷借钱,印制钞票,由于操作失误,钞票还没有印出来,黄兴就遭到了日本高利贷的追债、甚至追杀,黄兴只好逃到宫崎滔天的家中避难,后来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还上的债。这事儿,在谭人凤《石叟牌词》里面,有所记录。


       
下面谈谈军阀是怎样搞钱的。

       
军阀喜欢找谁要钱?答案是:银行。当然,有时候不是找人家“要”钱,而是说得文雅些,是请帮忙“担保”一下。

        
有一次,张作霖要订购一批军火,军火商要求张作霖提供定金做担保。张作霖当时刚好现金周转紧张,于是,张作霖派兵找了中国银行,对中国银行的主管人员说:

喂,你们给我们大帅(张作霖)担保一下!

        
中国银行的主管人员慌张应对道:
………这个嘛……事关重大,我们需要召集各路董事、进行讨论,才能决定,现在是无法立即答复的……”


         

张作霖的兵继而说:


不答应?那行,我们等会儿带兵来、押你去见我们的少帅(张学良)!


          

银行家遇到兵。有理说不清。银行主管只好乖乖就范。

         
这件事的出处是哪里呢?是民国初年担任过中国银行总裁的冯耿光所写的回忆文章《我在中国银行的一些回忆》,此文收录在中国文史出版社《文史资料精选》第
5册,第480页。

          
人家东北大兵哥要钱,你还要跟人家扯什么“董事会讨论”,真是对牛弹琴。不给你一枪,算客气了。

         
可是,欺负中华民国银行家的,远远不止张作霖一个人,近代中国知名的青年革命家蒋介石,也曾经赤裸裸地欺负过中国的银行家。


          

1927年4月30日,正值北伐战争,蒋介石命令中国银行、交通银行两家银行,给北伐军垫付军费100万元,并要求于当日运往南京。


 


         
读者读到这里,不妨想一想:一个革命家,找人家银行借钱,不问人家肯不肯借,也不提供什么担保,直接让人家给钱,而且还要当天就送到南京!诸位知道吗?在民国时代,从上海到南京,开轿车需要六个小时。当天就要人家送到南京。瞧这口气牛的。


 

       
中国银行上海分行行长宋汉章接到蒋介石的命令之后,决定抵制。宋汉章回复蒋介石:只答应垫借30 万

 


        
三天之后,即1927
5月3日,蒋介石致电中国银行上海分行行长宋汉章,提出了以下追加的、恐吓性的要求:


 


1、之前找你中国银行借一百万,你不借。好,现在我将数额加大到一千
万,并且必须在5日之内,交付南京


 


2、如果不答应,那么
中国银行上海分行行长宋汉章,你就是支持北洋军阀的反革命,我要对你进行逮捕。


 


3、如果仍然不行,国民政府将没收中国银行、改为中央银行。


 


 
       不是笔者故意诋毁蒋介石。读者读到这里,这个革命家是一个什么样的形象,恐怕都不我解释了:找人家银行借一百万,人家不借,蒋介石为了表示恐吓,将借款数额从一百万突然追加到一千万。这是什么行径?这是黑道行径。


 


        
读者不妨想一想:笔者倘若找你借一千元,你不肯借,笔者突然加码到一万元,你会怎么想?你会想:我在恐吓你,我在勒索你。


 


       
这还不算,蒋介石还将中国银行借不借钱这件事,和当时北伐军跟北洋军阀之间的内战联系了起来:你中国银行不借我钱,你就是反革命,我就要抓你。


 


       
诛心。


 


       
回首往事,这个“扣政治帽子”的套路,听起来,是何等的熟悉。


 


       

宋汉章本来仍然要抵制,但是,胳膊毕竟拧不过大腿,在各方军政人员的巨大压力之下,宋汉章屈服了。中国银行上海分行,先后向蒋介石垫付了六百万元


 

     
是,经历此番磨难之后,宋汉章身心受到严重打击,向中国银行辞职,不干了


 


         
这件事,读起来,很像是内地红色影视剧刻意丑化蒋介石的恶意中伤。但是,很遗憾地告诉各位:这是真人真事。当时在上海办公的中国银行副总裁
张嘉璈,在《张嘉璈日记》里面,对此事的前前后后,有详细的记录。


 


    
    当然,蒋介石为了革命,不择手段,并不意味着他的死对头——某军——筹款办事的手段就很“伟光正”。“打土豪”、“打浮财”、“财主姨太太牙床上滚一滚”,这些事情,大家都知道,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在此不宜细说。


        
可是,列宁倒是可以说一说的,列宁毕竟是外国人。


         


1904
年,日、俄战争爆发,在战争期间,俄国后院起火了,什么事?俄国国内爆发了“俄国革命”,列宁也参与了其中。

         
革命不是做义工,革命是要烧钱的。

         
那么,列宁在这次革命中的经费,是从哪里来的呢?日本方面有档案声称:列宁接受了自己祖国的敌国————的钱财。

         
日方材料(稲叶千晴编著)《明石工作》指出:在日俄战争期间,日本间谍明石元二郎,给列宁送去了一笔巨款,要求列宁在俄国后方搞些暴乱。明石元二郎为什么要给列宁送钱呢?因为,当时日本和俄国正在打仗。俄国后院起火,有利于日本军队对俄国军队的进攻。

         
列宁说:
我是俄国人,我怎么可以吃里扒外呢?明石元二郎说:列宁先生,你是俄国的少数民族,配合我们大日本反对沙皇的暴政,并不属于吃里扒外。列宁被说服了,于是,他就收下了明石元二郎的钱。


      
  列宁其实也不算什么。他后来有个徒弟名叫斯大林的,直接抢劫银行。那更是爽快。


         
依据
Simon
Sebag Montefiore

著《Young
Stalin
(斯大林的年轻时代)》一书的记录:1907626日,斯大林伏击俄罗斯“帝国银行”的钞票护送队,警匪双方爆发枪战,在火拼中,斯大林用炸弹炸死了40人、并成功劫取了25万卢布,然后迅速潜逃。


        
当然,列宁和斯大林的事情,笔者没有亲眼看见,仅供参考。


        
下周再写。节日快乐。


           

冯学荣 
20131111日 光棍节 写于 中国

 青春就应该这样绽放  游戏测试:三国时期谁是你最好的兄弟!!  你不得不信的星座秘密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