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近代史发展到节骨眼的时候,发挥关键作用的,往往不是伟光正的主义,而是赤裸裸的金钱。” -
《隐动
力:中国史中的金连载作者 学荣 自序


 


 

《隐动力》之:鬼子为什么为中国做事?


 


 


 

学荣


 


 


 


             
在中国的近代史上,有不少的西洋鬼子、甚至东洋鬼子,为中国做事。对于这一点,深受意识形态化历史教育的人们,往往会有以下的看法:


 


1、这些洋鬼子表面上是为中国办事,实际上是帝国主义的代理人,他们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2、这些洋鬼子是“对华友好人士”,他们是中国人民真正的朋友。


 


           
实际上,也许并没有那么复杂。问题往往很简单,只是有人将简单的问题复杂化了。笔者认为:
并没有那么多的“不可告人”,也没有那么多的“亲华人士”,洋鬼子为中国做事,往往就是出于一个相当简单的目的:“钱”。


 


           
清政府镇压太平军的时候,雇用了一支洋人武装,起初名叫“洋枪队”,后来改名为“常胜军”。这支武装,指挥人员有时是英国人、有时是美国人,士兵则由一群“国际烂仔”组成:相当一部分是菲律宾籍的烂仔,小部分是白种人烂仔、还有一些中国屌丝青年。


           
中国的历史教科书将这支洋部队发挥的作用,定义为“中外势力联合绞杀”农民起义。笔者认为,这有点过于意识形态化了。这支洋部队,尽管形式上是一支不同肤色的武装,但他们是清政府的雇佣军,本质上就是一支清军,是隶属于清政府的一支军事力量,实在是谈不上什么“中外势力联合啊、绞杀啊”什么的。


          
这支武装,是领清政府的薪水打仗的。而且,他们的薪水相当的高。


          
不但薪水高,而且有时候还有不期的奖金。例如,华尔(
Frederick
Townsend Ward
)带领常胜军攻打上海松江之前,当时的苏松太道(上海市长吴煦曾经允诺华尔:攻下松江城之后,你可以在松江城纵兵劫掠,抢到了什么,都是你的。


          

华尔为清政府卖命打仗期间,积累了大量的财富。


         
洋枪队也好,常胜军也罢,都是为了钱、给清政府卖命打仗的,谈不上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也谈不上什么真正的对华友好,一群烂仔、雇佣军而已,总之,就是一个字:“钱”。


           
长期担任大清国“海关税务司”的
英国人赫德(Robert
Hart)
在大清国干了几乎一辈子的海关工作,并因为在海关税收工作方面业绩突出,多次受到清政府的嘉奖,是被主流声音承认的大清国“优秀外籍员工”。

 

           
那么,这个赫德,又是为了什么给中国打工的呢?

 

      
    近代史资料《中国海关与中日战争》,收录了在甲午战争马关议和期间,赫德写给他一位英国朋友的一封信,信中有这样的文字:

 


“…
..中国的货币,恐怕就要贬值了,我的工资,即将降到只能糊口的水平……中国,不是久留之地….…”


 


          
这是赫德写给他的知心朋友的一封信。赫德在信中,非常坦率地表露了:如果工资降了、无利可图了,那么赫德将会辞掉中国“海关总税务司”的工作。


 

          
赫德为什么为中国工作?答案跃然纸上。

 

         
“不可告人”的固然有,“对华友好人士”也的确是有,但是,更多的是真金白银,功名利禄,人为钱工作,古今中外,人之常情,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也并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


 


          
晚清时代清军有一个德籍军事顾问,名叫汉纳根Constantin von Hanneken),此人于甲午战争期间,在“高升号”运兵船被日本军舰击沉的时候,跳水逃生,侥幸讨得一命。


         

汉纳根整天和李鸿章混一起。汉纳根有清军的军职,隶属李鸿章的麾下。但是,汉纳根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隐藏身份:他同时是德国军火企业克虏伯军工厂的驻华代表!(资料出处:《中国海关与中日战争》)


         
换句话说,
李鸿章既是汉纳根的顶头上司,同时也是汉纳根大客户(!)。汉纳根为李鸿章出谋划策、编练官兵、购买武器、甚至亲自上前线……..这一切看似忠肝义胆的“亲华”举动,背后只不过是赤裸裸的经济利益。而至于汉纳根和李鸿章之间的不正当利益又如何分配,恐怕就有待进一步的考证了。


          
清政府给予洋雇员的待遇,是相当优厚的。一个洋雇员的薪水,一般都在清政府官员薪水的十几倍、甚至是几十倍以上。举个例子:
北洋水师的总查琅威理(William
Metcalfe Lang
),月薪是
700
两白银,按照最低汇率估算,琅威理的月薪,至少都有人民币七、八万元,甚至以上。

          
李鸿章曾经说过这样的话:

 “……….(洋雇员)不远数万里而来,
所图者利耳,
惟饵以重利,
彼方挟所长而乐为我用……….”

          
李鸿章这句话,翻译成现代汉语,是以下这个意思:

“………这些洋鬼子雇员,不远万里,来到我们中国,为我们打工做事,无非就是为了钱,只有拿出高薪来对待他们,他们才肯心甘情愿地为我们,贡献他们的聪明才智……….”

     
    李鸿章毕竟是个饱经世故的人。哪里有那么多“不可告人”?哪里有那么多“亲华人士”?一个“钱”字而已。没有那么复杂。

         
众所周知,晚清政府在福州,办了一个“福州船政局”,可是,大家知道“福州船政局”的经费开支,最大的一项是什么吗?答案是:“福州船政局”最大的一笔开支,就是洋雇员的工资。这些洋雇员,有的是教习,有的是技工,他们的工资,吃了“福州船政局”事业经费的最大一部分。

         
判定洋鬼子是否为钱工作,有一个很好的办法,那就是尝试一下停付工资,看看洋鬼子雇员是什么反应。

         
史料告诉我们:大清国不支付工资的时候,洋雇员往往就会罢工,闹事。除了前面举出的赫德因为收入减少而打退堂鼓的自白之外,我再举一个例子:


         
义和团那一年(1900年),京师大学堂
(北京大学) 停学了。两年之后的1902年
京师大学堂恢复办学。以丁韪良(William
Martin)为首的外教,要求清政府补发
停学两年期间欠发的工资。这批洋雇员说你清政府与八国联军打仗不关我事害我们停课两年我们要求补发停学两年期间的工资。这事儿闹出的风潮不小。清政府不愿意补发工资,最后闹到了将丁韪良解雇了事。

         
当然,丁韪良这批外教,还不是最贵的,最贵的外教,恐怕要算溥仪的英语老师庄士敦(
Reginald Fleming Johnston庄士敦的工资是多少钱?依据给溥仪陪读的溥佳透露庄士敦的月薪是一千。当时的一千元是个什么概念?当时工厂工人的月薪,一般只有五至十二元。大家可以想象了。


         
前面谈的,都是西洋鬼子,那么,东洋鬼子呢?


         
中华民国第一任总统袁世凯,聘用了一个日本籍的法律顾问,名叫有贺长雄,这个有贺长雄,在中日“二十一条”谈判期间、奉袁世凯之命、回日本游说日本政坛元老、给日本内阁施压、迫使日本放弃了“二十一条”最毒辣的几项要求,可谓业绩卓绝、为中国立下汗马功劳。


         
那么,这个日本人
有贺长雄,又有没有什么“不可告人”呢?或者又是不是一个“亲华人士”呢?袁世凯,又给了他多少钱工资呢?


        
据史料记载,
有贺长雄于1913年3月来到中国任职,年薪
38000
日元当时中国的国务总理的年薪高,仅次于大总统袁世凯的工资那么,当时的
38000日元,等于多少钱呢?大约等于当年的
39000
块中国银元。换算成月薪,是每月
3250 块银元,比
庄士敦月薪的三倍还要多。

         
有贺长雄在中国政府里干一个月,等于中国工人在工厂里汗流浃背干一辈子。


         
有这样高的收入,洋鬼子能不为中国做事吗?


 

冯学荣 
20131112日 写于 中国

 青春就应该这样绽放  游戏测试:三国时期谁是你最好的兄弟!!  你不得不信的星座秘密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