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30525CB-D8B9-498D-AD6A-9BBF41DC82B8_w640_r1_s

(南早中文网)近日中国大陆有专家称,中国国家安全委员将兼有攘外与安内双重角色,要处理包括网络安全、西藏、新疆等问题。也有专家表示,国安委可以提升中央决策效率,以应对国际安全军政危机,背后道理与清朝设“军机处”相类。

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宣布设立国家安全委员会,但至今未有具体的职责划定与人事安排,社会各界议论纷纷。

外交内政一把抓 中枢决策似军机处

《纽约时报》报道,中国的国家安全委员可能借鉴美国的国家安全委员会,但与后者有一个关键差别,中国的国安委具有双重职责,既负责国内安全,也管理外交政策。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教授时殷弘称,这个功能定位意味着新机构将处理包括网络安全、西藏问题,以及新疆自治区可能发生的动乱。国安委的重点是外交政策,但也有相当涉及国内的部分,委员会在讨论内部问题时需要有公安局参与。

《文汇报》报道,清朝历史学家赵志强称,无论是美国、中国还是欧亚其他国家,都面临着应对复杂环境,提升中枢决策效率的困难,美国有国家安全委员会,清朝的康雍乾盛世与“中枢决策密不可分”,而清代中央决策机制的核心,就是设置军机处。

报道称,赵志强所著的《清代中央决策机制研究》不仅是清史研究的学术参考书,也成为了一些中央高层领导偏爱之书。

中央策划筹建国家安全委员会自江泽民时代已经开始,但一直受到多方阻力,至今十余年才落地成形。

屡问美国安委运作 迫切需要高层协调机构

《纽约时报》报道称,近年来,中国官员一直在向美国同行咨询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的运作。

布鲁斯金学会高级研究员、克林顿政府国安委工作人员李侃如(Kenneth Lieberthal)说,他知道一些重要的中国官员向美国提出美国国安委是如何发展的具体问题,最近一次是在一个月以前。他认为,这代表中国最高领导层的意思。

上海同济大学政治科学教授谢岳称,中国的国安委很可能会借用一些美国国土安全部的特征。“现在,中国和其他国家对反恐的关注越来越多,但中国没有一个可以协调或是领导的机构。”

美国国土安全部是美国在2001年9·11恐怖袭击事件以后为在美国本土控制恐怖主义而成立的机构。

北京清华大学副教授赵可金表示,在国内问题和外交事务上做区分已经过时。“安全不仅仅是传统安全、领土和边境安全,还包括气候、金融改革和恐怖主义。”

他认为,随着中国的财富及其对国际事务的参与程度都在快速扩张,尤其是从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后,成立这样一个新机构已经成为迫切需要。“需要有一个更强大的机构来协调中国在世界上发挥作用的各个方面。”

赵志强对《文汇报》称,美国设立国家安全委员会是全球大国角色定位的产物,而清代设立理藩院,该院尚书、侍郎也多在军机处行走,与中枢决策关系最为密切。军机处中不仅集中了一批满洲人才,还有蒙古族、汉族等各民族的优秀人才。有官无吏,扁平搞笑的决策机制,加上所做的决策基本是符合客观的,这套运作体系为清朝兴盛打下制度基础,成为“成败攸关所系”。

习近平或执牛耳 王沪宁可任高职

《纽约时报》报道,今年6月,习近平与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加州会面期间,习近平的一名随行官员曾向一名美国官员大厅美国国安委的成员组成问题。

在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由总统主持,通常与会者包括副总统、国务卿、国防副班长以及财政部长,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是军事顾问,国家情报局局长是情报顾问。

赵可金称,似乎比较明确的是,习近平将主管这个新机构,从而使得手中大权更加牢固。

时殷弘表示,委员会的具体构成,也许需要几个月的时间,以及相当程度的政治博弈才能确定。即时有了国安委,政治局常委会仍然是所有重要问题的最高领导。

赵志强在其《清代中央决策机制研究》中阐述军机处并不是清朝内阁的分支机构,而不会令内阁被削权,而是与官僚化的内阁互补协同,是大国中枢决策高效运作的治理标本。

《纽约时报》称,出任国安委国内安全顾问一职呼声最高的是58岁的王沪宁,他是政治局委员、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也是三任国家主席的政策顾问。王沪宁也是研究国际关系出身,曾任上海复旦大学国际政治学教授,似乎也与国安委的管辖范围相吻合。

布鲁金斯学会的李侃如说,王沪宁的专长涵盖了外交和国内政策两个方面,而且他作为政治局委员的身份让他比官方外交政策系统中的任何人都有更大的政治影响力。

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金灿荣说,王沪宁是最有可能成为新设立的国家安全委员会高级职员的人选。“不过,我听说他对这个位置不感兴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