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苏小和:黑社会与专制政府勾结的逻辑

一般的意义上,专制政府与黑社会,是一种同构的关系。我说的是1927年之后的国民党南京政府,说的是大上海妇孺皆知的青帮。

一方面,专制政府为了达到稳定社会,打压异己的目的,会借用黑社会的力量,对正常的社会秩序,包括企业家社会秩序和民间自治社会的秩序进行整肃,同时也会吸收黑社会的管理经验,将专制政府的公权力运转有意识地黑社会化,使得人们无法分辨一个四处打压社会力量的组织,到底是政府力量,还是黑社会组织。

另一方面,黑社会组织也会努力巴结专制政府,试图成为政府的门下走狗,由此,黑社会组织终于拥有一种看上去正确的官方名誉,这包括黑社会是借用政府的意识形态,政府的司法力量,然后充当政府整肃社会力量的有力打手。

如果这样的局面形成,任何意义上的政府打黑,便非常可疑。打黑会在隐形的层面变成政府打击社会多元力量的借口,而黑社会帮助专制政府维护社会稳定,事实上不过是黑社会借用政府的名义,行打家劫舍之实。

这是1927年后的上海社会风景。随着南京国民党政府全面介入市场,上海的青帮组织与上海的官僚组织终于彻底整合在一起,对企业家的经营构成了另外一种打击。

上海青帮组织是一个很复杂的城市组织现象,一方面他们主要通过贩卖毒品维持经营,著名的黄金荣、杜月笙、张啸林合伙开设的“三鑫公司”,就是这样的组织,他们一度垄断了整个法租界的毒品交易。另一方面,他们在政府相对弱小的时代,又充当了街道巡捕和侦探的角色,或多或少起到了一些社会治安的效果。

与此同时,他们一方面同样受到了国民党南京政府的整肃,遭到取缔和打压,另一方面,他们又充当国民党的打手,四处诱捕共产党人,打死绑架和杀害那些不愿意向国民党南京政府缴纳资金的企业家。在1927年国民党凶狠的清党运动中,上海青帮发起了一场恐怖主义运动,强迫企业家们为国民党主导的北伐战争提供财力支持,胆敢违抗者,甚至遭到灭门。上海青帮的这种生存伎俩,起源于国民党政府对他们的政策。

1927年,由黄金荣、杜月笙、张啸林三人牵头,整个上海滩近10万名青帮成员一夜之间转型为国民党的下属力量,这种力量具有两面性,既有一定市场意义的自发性组织属性,又听命于国民党政府。正是这种官商结合,红黑两道四处横行的组织和人,才有能力对那些真正具有市场创新意义的企业家进行抢劫和追杀,到这个时候,真正打算靠着市场做生意的企业家,除了离开中国,漂流海外,似乎别无他路。

事实证明,国民党南京政府对上海黑社会的打压,从来不针对上海青帮,恰恰相反,上海青帮的三大头目,借助政府打黑,迅速找到了他们的主要生存方法,这就是依附专制强权。他们没有一般意义上的企业家所具有的市场特征,因此与中国传统的官商结合体制一拍即合,完全没有近现代市场派企业家的征象。必须要强调的是,是国民党的大政府主义政策激活了他们身上的黑社会气质,错误的制度设计让人性之恶发挥到了极致。

比如黄金荣,江湖传闻蒋介石曾经跪拜于他,以为老师,1927年国民党清党运动,他迅速投靠国民党,帮助南京政府整肃共产党人,追杀不合作的企业家。1951年,当共产党开始三反五反运动,黄金荣又在《文汇报》和《新闻报》上刊登《自白书》,表示“愿向人民坦白悔过”,要“洗清个人历史上的污点,重新做人”。彼时,黄金荣已经83岁高龄,他在大世界门口扫马路的照片公开登报发表,引起上海人的轰动。

比如张啸林,早年配合国民党追杀企业家和共产党人,可谓双手沾满了人血,抗日战争爆发,他却又卖身投靠,去浙江组建伪政府,并打算出任伪政府省长,结果被贴身保镖林怀部所杀,算是死于报应。

至于杜月笙,当年追杀共产党人,并不是政治理念不合,而是向着国民党投其所好,四处追杀企业家,也只是为了强夺他人财产,他们几乎毁灭了黄金时代赖以维系市场和社会的市场竞争秩序。就是这样的黑社会老大,国民党给了杜月笙很好的政治待遇,先后出任上海市地方协会会长,中国红十字会副会长,中国通商银行董事长,上海市参议会议长等要职。一代黑社会的大亨,尽管杀人无数,却也成为国民党的要员,一生名利双收,晚年甚至娶到京剧名角孟小冬为妾。

遥想当年,梅兰芳对孟小冬爱恋有加,那当然是另外一段民国佳话。

(原标题:黑社会与专制政府勾结的逻辑)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11月29日, 11:20 上午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