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选:同一天拜会两家不同日本大媒体时,两位主管竟不约而同地谈到了一个现象:大概从20年前开始,日本的GDP停滞不前,中国、韩国却突飞猛进,2010年,中国更是把日本老二的位置挤掉了,不少日本人的心理因此不服气、不平衡,从羡慕、嫉妒甚至到仇视中国。其中一些人看到媒体报道中国污染、贫富差距与贪污腐败时,就有些幸灾乐祸。另一位日本朋友说,这次中共的三中全会的《决定》涉及到很多具体问题,如果都一一解决了,中国有可能真的超过日本,那就更厉害了。他说,还不知到时日本人会怎么样呢……]

 

九天访问日本期间,在同日本的专家学者、媒体人以及自民党副总裁高村正彦(自民党二把手,安倍的副手)交流时,我多次提出了这样的看法:如果日本真心反思历史,日本的某位政治人物真的有魄力,为什么不来一个一劳永逸的办法?

 

一,访问中国南京,向大屠杀遇难者鞠躬(甚至下跪)道歉;二,把那几个被国际法庭宣判为一级战犯的灵牌迁出靖国神社;三,在日本国土上树立更大更有代表性的二战遇难者纪念碑,国家领导人每年都去参拜一下。现在倒好,一说到日本是一个和平国家,日本人就都跑去美国人丢下两个原子弹的地方,好像那才能代表和平……

 

这样几个简单的举动,正是一个民主国家应该做,也可以做到的。这样做不但不会矮化日本,日本人的形象很可能会显得高大很多。当过法务大臣、防卫大臣、外务大臣的高村正彦先生表示自己也不希望安培参拜靖国神社,希望中日关系尽快恢复正常。但我注意到他的文件架上有研究习近平战争思想的文章复印件。是为钓鱼岛战事做准备?同日本朋友谈起钓鱼岛,发现他们绝大多数都是邓小平的“粉丝”,主张继续搁置争议。倒弄得我无话可说了。

 

说到日本首相去南京道歉,多位日本朋友认为,他们支持这样做,政治家应该有这样的魄力,但日本政治人物受到选票的控制,担心右派抛弃他们,也担心极右派对他们紧追不放,极右派人数非常少,从来没有占得一席之地,但他们能量很大,又会来事,甚至用暴力对付深刻反省战争罪行的政治人物。当然,安倍也是右翼政客。交谈过的日本朋友都认为,至少安倍在位这几年,我的这一建议没有实现的可能性。

 

说到靖国神社迁出战犯,他们还是拿出了这是一个“私人”的团体,日本政府无权干涉,更不能强迫等等符合宪法精神的名正言顺的理由。我直言不讳地指出:私人的财产权与信仰、祭奠自由权确实神圣不可侵犯,可当任何神圣的东西严重损害到日本自身的外交与国家利益、国家安全时,必要的情况下是可以立法强制执行的。即便美国的国家安全法也有这些规定。据说,日本正在制定战后第一部保密法,也成立类似的“”,与其用来对付中、韩,不如先对付靖国神社。

 

一位日本朋友向我分析,安倍任期内没可能这样做,反而会变本加厉,就是要激中国在钓鱼岛等问题上出手,从而顺理成章完成修改宪法与扩军的梦想。当然,即便这样说的日本人也不认为“扩军”就等同于中国媒体上说的“走上军国主义”道路。日本是一个不能有进攻性武器的国家,战后完全依靠美国保卫自己,但美国在战争上的意志越来越被民意裹胁,美国到时真会捍卫日本一亿三千万人的生命安全与国土完整?任何法律包括美日安保法,在战争与民意面前,恐怕都有可能成为一纸空文。

 

到那时,日本的安全谁来保障?一位日本教授说,日本是一个“不正常”的国家,但它身边还有更多“不正常”的国家,北朝鲜与中国的政治体制独特,就与周边大多数国家不同,在一些日本人眼里,自然也是“不正常”的国家。“不正常”的国家之间很可能会打仗,所以日本应该武装起来、正常起来。不是为了搞军国主义,而是保卫日本安全、维护东亚和平。

 

不过我告诉他,既然大家都是“不正常”的国家,仗也就很难打起来:日本政府无法保证打起仗来美国人是否会支持他们,中国政府担心打起仗来自己的国民是否真会站在自己这一边,这仗也就只能是口水仗了……

 

日本媒体人知道中国大陆网络上对日本的一片喊杀喊打之声,他们也意识到这可能是媒体煽动的结果。但我这两天见到的日本媒体人,对日本的媒体也提出了批评。他们批评日本媒体为了吸引眼球卖钱,对中国的报道几乎达到了“逢中必反”的地步,更是渲染了中国的反日情绪,从而引起日本人的不满。有一位日本媒体人坦诚,日本的民调显示高达80%的日本人对中国不友好,同政客的煽动与媒体的偏见有很大的关系。

 

特别有意思的是,在同一天拜会两家不同日本大媒体的主管人员时,他们竟不约而同地谈到了一个现象:大概从20多年前开始,日本的GDP停滞不前,中国、韩国却突飞猛进,三年前,中国更是把日本老二的位置挤掉了,很多日本人的心理因此不服气、不平衡,从羡慕嫉妒甚至发展到仇视中国。其中一些人看到媒体报道中国污染、贫富差距与贪污腐败时,就有些幸灾乐祸。

 

另一位日本朋友说,这次中共的三中全会的《决定》涉及到很多问题,如果一一解决了,中国有可能真正超过日本,那就更厉害了。
他说,还不知到时日本人会怎么样呢。

 

日本人对中国的羡慕嫉妒恨反映了日本人性格中的“小肚鸡肠”,但日本媒体人能够当我们这些中国人的面自暴家丑,则展现了日本人的“大气”。

 

我们中国的媒体人是不是也应该反思一下?查一下我们的媒体对日本的报道,有多少正面,又有多少是负面?日本是援助中国最多的国家,也是目前投资在中国最多的国家之一,
日本国民对战争的反思,对军国主义的遏制,以及占到不到0.1%的教科书问题,在国内的媒体又占多大的比例?中国媒体是否应该对高达90%以上的反日情绪负有一定的责任?谁都知道,写一篇喊打喊杀日本人的博文一定会被推荐,多面报道事实从而有益于和解与和平的文章并不受媒体的青睐。

 

媒体人必须先正视自己的问题,才能进一步监督、限制政治人物的权力与欲望。政客在利用历史问题与领土问题搞事,大抵都和“选票”有关:一边为了得到民众的选票而挑起事端、迎合民意,另一边挑起事端是为了让民众远离甚至忘记选票。

 

政客靠不住,媒体人也不完全可信,但好在还有大量的民间交流存在。我想,任何有责任心的爱国人士,都应该全面的、理智地看待中日之间的问题。

 

杨恒均 2013.11.19 东京  日本日记”之四

 

参考阅读:

   【调查】一套让差变尖子生的高效学习法

明星亲身体验:学习英快速见效的独特方法

【揭秘】医学博士分享男人行房延时经验

  【解密】人类史最惊人的记忆法则

【家长必读】美国培养优秀孩子的秘诀

“日本日记”之一:日本得了“和平痴呆症”

“日本日记”之二:网民视角解读《决定》改革计划

“日本日记”之三:磨磨叽叽的日本人让我发疯

钓鱼岛引发的不仅仅是领土危及

南京大屠杀,我们的悲愤从何而来?

日本真有那么优秀吗?

在日本思考文化、制度及其他 

日本人自暴家丑:对中国是羡慕嫉妒恨 - 杨恒均 - 杨恒均的博客

 

日本人自暴家丑:对中国是羡慕嫉妒恨 - 杨恒均 - 杨恒均的博客

 

日本人自暴家丑:对中国是羡慕嫉妒恨 - 杨恒均 - 杨恒均的博客

这次来日本九天,除了一天游玩之外,几乎全部是马不停蹄地同日本各界朋友交流与“”:参观了日本最大的老人院,一间很有特色的幼稚园,分别在关西大学与东京大学同师生进行了座谈,同多位媒体人、专家学者与当地华人华侨交流,还与日本多家财团法人与公司懂事聚会,也拜会了自民党总部,与自民党副总裁高村正彦先生就中日关系与钓鱼岛问题交换了意见。当然,也没有忘记同我的读者与网友做深入的沟通。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