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恒均 | 老杨头谈改革与《决定》

[杨恒均:《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出来后,多位朋友、编辑与网友希望我点评、解读一下,由于人在旅途,只是匆匆说了几句。后来后又详细阅读了一遍,决定还是写一两篇博文“解读”一下。今天,网友摘选了过去两年里谈改革的文章片段,我先贴出来,作为一种事先的解读吧,滥竽充数,算是解读之一。如果需要看全文,可以点击各段后面的文章标题,进入链接,所谓温故而知新]

 

当今中国又到了一个十字路口,改革到了深水区,或者如《人民日报》所说,容易改革的都改了,剩下的都是硬骨头。改革遇到了阻力,阻力之大,让越来越多的人气馁,从而想起了早就被世人遗忘的革命。但改革的最大困难在哪里?我认为是没有共识,而最重要的共识就应该是找到一个双赢模式。改革的反对者与改革者都受到零和思维的支配,气氛越来越紧张,弄得改革和革命只有一步之遥。

 

我认为改革者要避免一些零和思维的陷阱,改革不是大多数人没法生活了(那时需要的不是改革,而是革命),改革是增量的博弈,最终结果是既保护了既得利益者,又不让弱势群体拉下。当今改革尤其是实现公正公平的做法不是分蛋糕与财富,而是分权力。

 

对于过去三十年改革中既得利益者中的“既得利益者”,我想说的是,本来最希望改革与和平转型的是你们,可你们恰恰糊里糊涂。睁眼看一下吧,从地球上的奇迹高铁的“总设计师”铁道部长,到全国带枪的打黑英雄,再到人民军队的总后勤部副部长,还有多位曾经富甲天下的风云富豪与精英,这才几个月啊?即便你的“关系学”、“厚黑学”与“潜规则”学到了家,能够幸免不落马,不被民众口水淹死,你活得累不累呢?你愿意让自己的子孙后代也这样生活?你能保证他们逃脱最终的审判?当然你可以移民,把后代送到国外,这好像成为有“远见”的既得利益者的最佳选择。

 

其实,你们的眼睛不用看到大洋对岸,那太短视了,你们可看得再远一点,就能看清其实地上有一条路——一条继续深化政治体制改革、力保和平转型的路。路在何方,路在脚下嘛。习主席说的。

 

摘选自《改革应是双赢,不玩零和游戏2012.2.24

 

 

当群众自发地在广场上拉出“小平您好”的横幅时,邓小平也达到了他在人民心目中的最高峰。在中国历史上,很少有民众会发自内心地感激“统治者”,更鲜有人会把这种平和、亲切与“小家子气”的标语用在一位大权独揽的执政者身上。

 

那些伟大、光荣、正确的词儿,天生就是用来形容毛泽东这种“开国皇帝”的。毛可能是一位了不起的诗人、思想家与哲学爱好者,但他绝不是一位好的政治家与统治者。他一生中都在把自己建立的国家与曾经如此热爱他的人民当小白鼠一样做实验,试验他脑袋中那些逆历史潮流、不切实际的哲学思想与害死了不少人的主义。

 

与毛相比,小平是“问题型”的领导人:少谈主义,多解决问题。他执政多,也没有提出有什么创意的理论和思想,对毛泽东沉湎其中的哲学更是敬而远之。他一生中除了应对权力游戏之外,都是在一个又一个地解决“问题”。当他的继任者推出了“邓小平理论”时,人们好像只记得“白猫黑猫”与“摸石头过河”这样一些浅显的常识。而正是这些常识,让中国人富裕起来。

 

一些年轻人说,毛泽东创立了这个国家,没有他不成,但如果没有邓小平,中国也迟早会走上富强的。我对他门说,错了。没有毛泽东,中国大陆人很可能早就同台湾人一起进入小康了;可如果没有邓小平,我们很可能仍在毛泽东的世界里饥寒交迫却斗得你死我活。

 

摘选自《十张照片解读邓小平 2012.2.25

 

在拜登对中国人权提出严厉批评后,习近平副主席强调:“在人权问题上没有最好,只有更好。”——有中国评论员解读习副主席的话是暗讽美国的人权也“没有最好”,这当然是根据以前领导人说类似话来推测的。但我认为习的这句话不能这样理解,尤其是这句话的中国官方翻译是:“Of course there is always room for improvement when it comes to
human rights,

 

再翻译成中文则变成:总有进一步改善人权的空间存在。有凤凰卫视的评论员认为翻译得不好,我则说,虽然以前我发现外交部的翻译有不准确的地方,但这次翻译是精准的。“没有最好,只有更好”这样的中式句子,翻译成英文会让美国佬感觉不到你到底想说什么,也就等于没说。现在的英文翻译则是明确表示,中国的人权还有改进的空间。但如果习直接说这样一句中文而不是“没有最好只有更好”的委婉表达,在国内听来可能就有些突兀,有些人接受不了。

 

   习近平在后来回答议员麦凯恩就西藏人权问题质疑时,说出了更直接的话。据麦凯恩转述,面对他就人权问题的质疑,习近平很幽默地说:“麦凯恩,你的直白在中国是出了名的。”随即习近平回答说:“我们有很长的路要走,你也知道,美国在过去也有很多问题。”麦凯恩说习近平虽然没有正面回答人权问题,但他对此次会晤的评价是“坦率而谦逊”。这次会谈是闭门的。

 

   其实,麦凯恩不太理解中国官场文化,习近平不但回答了他,而且这个回答在我看来还相当精彩。当习副主席指出“美国在过去也有很多问题”的时候,也就肯定了美国现在的进步;而当他说“我们有很长的路要走”的时候,则表达了两个意思:他不但承认了我们的不足(我们可能还停留在美国的过去),而且还有了目标(也许就是发达国家的现在)。世界各国对人权的标准基本上都没有异议,但由于经济发展水平、文化背景等各种因素,世界各国的人权状况相差很大。问题不在于是否有差距,而在于如何认识这种差距。

 

   虽然习近平也讲到中国的国情与文化,但在我的记忆中,这可能是第一次,中国领导人在回应美国人权质问时没有提到人权的“标准”问题。以前我们国家领导人常会说,中美两国对人权的认识与判断标准有所不同。那意思很明白了,你美国认为好的,我们认为不好。我们的那才叫好,只是你美国人没有那个几千年文化底蕴来欣赏。在这个思想指导下,美国搞了一份《中国人权状况白皮书》,我们也马上针锋相对地搞了份《美国人权状况白皮书》。

 

   也同样在这种思想指导下,我们有那么一些人开始借机抵制人类普遍认同的价值观,你说他人权不好,他偏要说他的人权是世界上最好的。就在不久前,北京的某些人与机构还在公然睁眼说瞎话,一会说中国人权是世界上最好的,一会又说中国的人权比美国的好,过一会又说现在的人权是最好的——一说到人权,他们开口就是“最好的”。这些人真该学习一下习近平副主席的讲话:没有最好,只有更好——人权总有改进的空间。

 

   按照中国的发展状况与人均收入,中国的人权比不上比自己富裕几倍甚至十几倍的美国等西方国家(包括我们的香港与台湾地区),这不是什么耻辱。但如果你为了自己的面子与手中的特权,就公然置罔顾事实于不顾,悍然蔑视人类普遍认同的价值理念,并独自搞一套唯我独尊的人权“标准”,那才叫可耻。一些人总是把老百姓都当成阿斗。

 

   好了,今天的解读到此结束,否则,就解读过头,属于自说自话了,不过,这些解读毕竟是一家之言,大家姑妄听之,如果发现有些内容与事实不符,也与你的观察与想像不同,你就当我把自己对未来北京执政团队的希望也融进了解读之中吧。

 

摘选自《杨恒均解读习近平访美三句话2012.2.16

 

 

历史告诉我们,一个伟大的民族、一个想要崛起于世界之林的国家,必须拥有适合自己国情又符合历史潮流的价值理念。这样的价值理念往往比武器和财富更具活力,能够帮助一个国家战胜一个又一个困难,牵引这个民族走向光明的未来。

 

改革开放三十年,中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与此同时,改革也到了一个十字路口。下一步如何走?下一站在哪里?有说要继续经济体制改革,有说要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很多有识之士还提出了各种更加具体的建议,这些都是有益的,值得肯定。但我始终认为,中国当今无法回避的当务之急,就是发展文化,重建我们的核心价值观。

 

重建核心价值观,说比做容易。虽然所有国家拥抱的核心价值观都是短短的几行字,可如何提出这几行字,却考验着我们。一个国家的核心价值观绝对不是某个利益集团能够确立起来的,更不能根据某一个领导人或者领导集体随心所欲地拍脑袋想出来。一个国家的核心价值观必须得到执政者、精英与广大民众的普遍认同与接受,经过实践的检验,才能持久,才能转化为一个国家的软实力。坚持违反人类的价值理念与意识形态,不管你一时多么强大,都不可能长久,迟早还会贻害人类,最终会被扫进历史垃圾堆。二战时的法西斯德国不可谓不强大,冷战时期的苏联东欧更是占据了半个地球,但他们最终都失败了。他们其实是败在自己拥抱的价值理念上,那些理念让他们站在了历史错误的一边。

 

摘选自《路边谈话:重建价值观,追寻中国梦2012.4.23

 

 

曾经有英美同前苏联的语言专家对前苏联的官方话语体系进行过研究,他们发现,由于僵化的思想体系与体制,长期以来,官方话语也变得僵化。由于只有这类僵化的假、大、空式语言与表达被允许在体制内使用,在党内会议与官方媒体上不断重复,结果久而久之,这些官话与空话不但脱离了民众与社会,而且也无法适应形势的需要,反过来限制了政治变革、经济发展与社会进步。甚至当原苏联官员同外部世界接触时,突然发现因为自己的语言与说话方式而无法与外部世界沟通。当时就有专家断言,一个执政党与体制使用的话语体系如果僵化了,那么,这个执政党也将失去活力,失去与时俱进的能力,最终也会导致体制出现大问题。

 

改革开放后,中国官场已经大大改进了“说话”,然而,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体制的僵化,与僵化的思想,长期束缚着各级官员。官员们不会说话,并非他们没有学问,也不是缺乏演讲才能,是否会说“人话”,不说大话空话与假话,关乎一种思想境界、一种工作作风,折射的是执政理念与价值观念。刚刚上任的新一届领导人给外界最深的印象,恐怕就是他们“说话”方式与内容的改变,以及他们在这方面对各级官员们发出的明确信息。

 

中国要改变,要变革,最先要做的就是不说空话、大话与假话,提倡说人话,说实话,说真话。这一届领导人上来后,几乎不约而同地从简洁、平实的“说话”入手,以身作则,要求各级官员摈弃官话、套话、大话、空话与假话,言为心声,本人希望,新一届领导人说话方式的改变,不是“新官上任三把火”,更不要仅仅止于“说话”,而要进一步在思想领域,在政治、经济与社会等诸多方面带来实际的变革。

 

当然,我也期盼,领导人改变工作作风,学会“说话”的同时,还要允许老百姓“说话”,允许老百姓对那些说官话、空话与假话的官员进行有效的监督。只有这样,老百姓才不会失望,国家也才有希望。

 

摘选自《新一届领导人教官员们如何“说话”2012.12.13

 

 

如果说中国30年前的改革是为了发展经济,今后的改革则应该转向政治改革,绝对不单单是为了经济进一步发展,更是为了解放人性,使国民获得自由、平等与人权。中国的改革开放,要坚持不懈地向保障人权、解决政治合法性的方向迈进,而不能停留在多少家庭拥有了小汽车、中国的人均GDP又从一百位以后向前进了几位上。

 

李克强说,改革是最大的红利。说得好,他看到了问题的关键。中国大多数民众之所以还对未来与当局抱一定的希望,是因为过去的改革解决了一些经济上的问题,是因为大多数人还认为改革还会继续,最终会涉及到政治层面,会利及每一个人——在中国实现公正、公平与自由、平等,而不是越来越远的“共同富裕”。

 

改革是红利,但如果不继续改革,不沿着人类正确的方向改革,这红利恐怕也用不多久。有些人可能认为不改革暂时不会出大问题,抱着“击鼓传花”的心态在浅水沙滩上摸石头,拒绝进入习近平主席所讲的改革的深水区。我想提醒他们,政治危机从来不是可以预测到的,而中国人民对自由平等与公正公平的渴望,同世界上其他国家的民众不会有太大的差别。长期拒绝政治体制改革,不但会为政权树立越来越多的对立面,而且最终会失去大多数民众的人心。作为负责任的政治家与执政党,能够顺应历史潮流,从经济改革走向政治改革,实现十八大里倡导的“民主、自由、法治,富强、和谐、爱国”,最终每一位中国人都能生活在平等、公正、法治、自由与民主的和谐社会里。这是中国大陆上没有过的,但今后一定会实现,只是看哪些伟人敢为天下先。

 

摘选自《为何改革?不改又如何?2013.3.10

 

 

谁都知道,美国的民主自由理念与国家的终极目标几乎在230年前建国时就确立了,但我们看到了什么?我们看到了美国民主其实是极其缓慢的一步一步发展到今天的。就拿选举投票来说,只到最近五十年,才最终达到一人一票。而西方所有成熟的民主国家,几乎都经历了这种“循序渐进”逐步扩大投票权的相当漫长的阶段。思考一下:美国与西方拥有当今比较成熟的民主制度,和这种“循序渐进”没有一点关系吗?你又如何解释当今世界上民主质量相对较差、常常出现混乱的民主国家,人民几乎都是一夜之间得到了一人一票的权利?

 

新兴的民主国家,从亚洲到非洲,尤其是刚刚发生巨变的中东与北非,几乎没有一个是设立“大目标”,然后按部就班,“循序渐进”走向民主的。集权与独裁政府鼠目寸光,抓住绝对权力不放,只要还有一点苟延残喘的机会,就不愿意向前,哪怕小小的一步。他们唯一的目标就是手里的权力与口袋里的钞票。

 

但大众与精英们并不是没有责任,他们充满仇恨,毫不妥协,急于求成,寻求复仇多于共识,不是把民主当成追求的目标与理想,而是当成达成个人理想与“夺权”的手段,要就是弄得两败俱伤,要就是让民众看不到希望,更糟糕的是,他们除了口里叫喊的“民主”口号之外,无论行为方式与思维模式,其实与台上的人并无多大区别。西方国家以外地区民主化的经历,多少印证了这类担忧不是杞人忧天。

 

摘选自《确立目标,凝聚共识,循序渐进2012.3.15

 

 

以我的观察,当局在面对当今各种社会思潮的时候,采取了观望的态度,也保持了相对的中立,力图均衡各派势力。在行为上就表现为“务实”,“摸着石头过河”,不排除你们谁说的对我有利,我就用谁的,谁推出的石头稳当,我就摸谁的石头。当局的这个态度看在左右派眼里,都是又爱又恨。例如,我的左右派朋友唯一在这一点上达成了“共识”:他们都指责当局左右摇摆、举棋不定。左派认为当局不够左,偏离了社会主义道路;右派则指责当局走回头路,始终抵制普世价值。

 

而很有意思的是,当局在左右摇摆的同时,却左右逢源。最高当局在打掉极左与极右两个极端势力后,对不那么极端的左和右都保持了一定的容忍度,也给了社会相对自由的空间。与此同时,这届政府在过去十年也进一步从意识形态与主义收缩,把精力放在改善民生这种务实的事情上,尤其是从广大的农村入手,重视弱势群体。他们从互联网民意中提起建议,“从善如流”,凭借世界第二大经济实力的强大后盾,争取(收买)广大民众的支持,让左右两派都相对显得有些“空洞”。尤其是执政者提出坚持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的同时,又大谈政治体制改革,给人民以自由,逐步实现法治与民主,几乎把左右两派本来互相排斥的“精华”思想都一网打尽。这种搞法,就更让无权无势也无钱的左派与右派有气说不出,有力无处使。左右两派眼睁睁看着追随自己身后的民众越来越少。

 

今年是政府换届的一年,对这一届政府过去十年做一个客观公正的评价,是有必要的。首先,当左派与右派表达对当局的失望时,我想弱弱地问一句,左派们真设计好了路线图?你们的路线图会不会再次把中国引向毁灭的边缘?还有右派们,你们真认为自己周围的人觉醒了?或者问一句,你真看清了前方的道路?也许,这届政府在对待各种社会思潮上的一些做法不可取,但却并不是完全无法理解的。

 

摘选自《中国向何处去2012.7.25 随州

 

 

新任领导人上台,会做什么呢?首先要巩固权力,维护政局与社会稳定。要下一盘很大的棋。

 

这盘大棋的第一步就是
搞定美国。历史上几乎所有的老牌 大国与新兴大国之间都不可避免地要打上一仗,非得打到你死我活才善罢甘休。各位,环顾一下中国势单力薄的国际环境,掂量掂量国内这个烂摊子,同美国作对、
冲突甚至开战?我觉得还不如直接喝含有三聚氰胺的毒奶粉死得更快、更爽。在这种情况下,习近平要做的最重要一件事就是搞定美国。搞不定美国,国内很多事就 做不下去,而等到美国要起来搞定你的时候,就悔之晚矣。

 

第二步棋就是从党内开始的。从去年开始的对官员的纪律整顿到71日 开始为期一年的清党整风,习近平是唯一一个上台没几天,就敢拿执政党与干部队伍开刀的最高领导人。

 

当然,在很多人看来,这两步棋显然是治标而不治本的,于是,很多人看到治标的整风与反腐就不以为然,我想引用2013123日 王岐山在中央纪委委员学习十八大研讨班上的讲话,他说反腐败斗争要“坚持标本兼治,当前要以治标为主,为治本赢得时间。”讲真话,能够一步治本固然不错,
但有那样的利益集团与腐败份子当道,“标”是如此的强大,除了革命,几乎是不可能触动到“本”的,大家都不太喜欢革命,是不是?所以,中国的事得反过来 干,要治本,得先治一下“标”。把强大的“标”压下去,就是为治本扫清道路,这局棋也就到了最后一步……

 

摘选自《习近平在下一盘很大的棋2013.6.24

 

 

对于左派来说,如果马克思主义管用,德国人不用?如果列宁主义管用,苏联会解体?如果毛泽东思想能够独当一面,他去世时中国会弄到一穷二白的地步?更有意思的是,即便我们翻开马克思、列宁与毛泽东的
著作,他们什么时候像当今一些打着他们旗帜的人一样,明目张胆地反对“自由、民主与人权”这些普世价值呢?在当今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则遗臭 万年的时代,左派们硬要倒行逆施,这是要把当局与执政者置于何种境地?

 

而右派们也不是没有自己的问题。从邓小平到习近
平,从“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到“中国梦”,几代领导人一边“摸石头过河”,一边试图建立中国特色的理论与实践,这些理论既是对马克思列宁主义与毛 泽东思想的最大包容与发展,也是有意吸取了当今世界先进的理念与价值观。对于右派来说,如果完全忽视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取得的成绩与理论创新,不切实际的另起炉灶,就应该准备好取而代之的理论与实践,准备好承受当局直接的打压与迫害。

 

在可见的将来,当局不会顺应右派,更不可能依靠左派。他们无法与左派争论,左派们站得“太高”,更不能与右派论战,右派们走得“太远”。在没有了毛泽东的毛体制下,在没有了邓小平的邓时代里,如果当局自不量力,在“争论中”支持其中一方去对付另一方,则要就是失去执政基础,要就是逆世界潮流。对于当局来说,最好的做法是谨守小平的“不争论”,正如习近平所说:实干兴邦,空谈误国。扎扎实实做一些利民利国的改革,就是最好的道路。

 

摘选自《谨记小平“不争论”,实干兴邦,空谈误国2013.9.21

 

[杨恒均:下星期将就《决定》提出一些自己的看法,敬请期待,耶——2013.11.22

参考阅读:

   【调查】一套让差变尖子生的高效学习法

明星亲身体验:学习英快速见效的独特方法

【揭秘】医学博士分享男人行房延时经验

  【解密】人类史最惊人的记忆法则

【家长必读】美国培养优秀孩子的秘诀

“日本日记”之一:日本得了“和平痴呆症”

“日本日记”之二:网民视角解读《决定》改革计划

“日本日记”之三:磨磨叽叽的日本人让我发疯

日本日记之四:日本人对中国羡慕嫉妒恨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11月21日, 8:16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