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思想|余汝信:从王光美谈严慰冰案说起

  

   严慰冰案,是指陆定一的夫人严慰冰,因怀疑丈夫有外遇(怀疑的主要对象,是林彪的夫人叶群),自1960年3月至1966年1月六年间,共投寄数十封匿名信(其中绝大部分是寄给林彪一家的),以罕有的下流语句,辱骂林彪一家。严案于1966年春告破,严随即被隔离审查。关押近十三年后,于1978年12月被释放,旋即被大陆主流媒体称许为反林英雄,那些匿名信,被誉为”又如匕首,又如利刃狠狠地砸在林彪、叶群的心窝里!林彪气得暴跳如雷,坐立不安。叶群则又哭又闹,满地打滚”。〔1〕

   一边倒的舆论,总算在近来有了些变化。

   今年一月,由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的《王光美访谈录》提及,当访问人黄峥问”能不能请您顺便说一下您所知道的严慰冰同志写匿名信的情况”时,王如是说:

   “王光美:严慰冰同志写匿名信这件事,我原来一点也不知道。叶群固然很坏,但我觉得严慰冰同志采取这种方式实在不好,有问题可以向组织上反映嘛!而且,她反对叶群可又要把这事往别人头上栽,这不是挑拨吗?她在有的匿名信上署名’王光’,信里说’咱俩是同学,谁也知道谁’,还把发信地址故意写作’按院胡同’。按院胡同是我母亲办的洁如托儿所的地址。这不是有意让人以为写信人是王光美吗?我原先完全蒙在鼓里,好几年都不知道,一直到破案,才大吃一惊。”〔2〕

   王光美女士说”叶群固然很坏”,坏在什么地方?没有说明。看来,王对叶群也不过是不得不虚晃一枪罢了,矛头所向,其实是指责严:”她反对叶群,可又要把这件事往别人头上栽,这不是挑拨吗?””这不是有意让人以为写信人是王光美吗?”

   应该感谢王光美女士!这么多年了,终于有一位具一定影响力的知情人士,站出来说了这么一些公道话!

   事情本来可以就这么告一段落。不料,在座的刘源却又接过了他母亲的话头:

   “刘源:还有的信署名’黄玫’。南方人黄、王的读音不分,也是有意让人往王光美身上联想。匿名信还挑拨叶群和女儿豆豆的关系,说豆豆不是叶群亲生的。这也罢了,可是在给豆豆的匿名信里竟说:你没发现你和刘家的平平长得特别像吗?弄得豆豆疑神疑鬼,常往我们家跑,看平平的长相,还抱着平平哭,闹自杀。有一年在北戴河,一天我正同老虎打乒乓球、说话,公安部罗瑞卿部长走过来,表情特严肃,对老虎说:’回去告诉你爸爸妈妈,又发现两封信,还没破案。’老虎马上就回去了。老虎是林彪的儿子林立果的小名。我当时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3〕

   很容易意会到的是,刘源说以上话的本意,更多的是出自于对林家下一代的同情。惟未知是否因当时年龄还小,今天的记忆已不准确,刘源的话,却不难被有心的读者挑出一连串的毛病。

   1.黄玫,是严慰冰江苏无锡老家张泾的一小山名。严慰冰1960年代写有长诗《于立鹤》(顺便说,这诗写得很蹩脚),〔4〕即提到此山。严以此山作为自己的化名,不一定就是影射王光美。

   2.据知情者称,严的匿名信并非说林豆豆不是叶群所出,而应是暗指林豆豆的亲生父亲不是林彪。

   3.据知情者称,林豆豆和刘少奇前妻王前所生女儿刘涛是师大女附中的同学,惟文革前林家与刘家并无私交。住在中南海外的林豆豆,从来没有踏足过中南海内的刘家,”还抱着平平哭”,也就无从谈起。

   4.严慰冰最早的一封匿名信,投寄于1960年3月,此际罗瑞卿已不是公安部部长。据知情者透露,匿名信曾寄给当时正在清华读书的林豆豆(林曾在清华短期就读,后因不适应转至北大读文科),豆豆未敢告之父母,将信悄悄交予林办秘书处置。秘书直接上报予军委办公厅主任肖向荣,肖即告之时任军委秘书长、总参谋长的罗瑞卿。严针对林家的信,都是投寄到林家住处或有关场所,应是林办工作人员或林的家人先收到信再上报,断无倒过来罗先发现信再告之林家之理。

   5.假设如刘源所言,罗瑞卿将此事(况且尚未破案!)告之不谙世事的两个小孩,又叫林立果转告其父母,有违做人的基本准则,有违常理。而更重要的是,据知情者透露,为免体弱多病的林彪受到刺激,叶群、林家儿女及林办工作人员案发后从来没有将匿名信一事告之过林彪。

   刘源是好心说了过头话。接下来更糟糕的是,访问人黄峥自己又加了一段似评非评、似注非注的东西:

   “黄峥:这个匿名信案好多年都破不了。破案的过程很巧合。据说在1966年春天的一个下午,严慰冰、叶群都在王府井百货大楼出国人员服务部买东西。严慰冰同志眼睛近视,不小心踩了一个人的脚。那人大发脾气,口里不住地骂骂咧咧。两人吵了起来。严慰冰一看,原来那人是叶群。一气之下,严慰冰直奔军委总政治部,向总政负责同志反映叶群这种蛮横无理的态度。严慰冰是上海人,说话有口音,气头上说话又快。那位负责同志实在听不懂她的话。就要她把事情经过写一写。严慰冰就写了。事后,那位负责同志真的拿了严慰冰写的东西去向林彪反映。林彪、叶群一看,觉得这字面熟,就交给了公安部。公安部经过笔迹鉴定,确定严慰冰就是匿名信的作者。严慰冰于1966年4月正式逮捕,1967年2月送秦城监狱关押,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平反。至于严慰冰同志为什么要写匿名信,陆定一同志认为她是精神有毛病。陆定一同志说:’她本来没有精神病。1952年’三反”五反’时,上面派人背着我在中宣部找’大老虎’,他们企图把严慰冰和徐特立(当时任中宣部副部长)的儿媳打成’大老虎’……这样的刺激,使严慰冰害了精神病。我去了一趟苏联回来,她经常与我吵架,后来又开始写匿名信骂林彪和叶群,信寄到林彪家里,有的寄给林彪本人,有的寄给叶群,有的寄给林豆豆。林彪到哪里,她就寄到哪里,5年时间写了几十封,并且都是背着我写的,我一点都不知道。”严慰冰有精神病这件事,许多人不相信。因为除与我吵架和写匿名信外,其他事情上她都很正常。但她确实有精神病。为此我专门请教过北京一家医院的精神科主任。了解到确实有这么一种精神病症状:在许多事情上表现很正常,在某些事情上却不正常。严慰冰的这种病的原因是由于受到迫害。'”〔5〕

   有人说,黄峥是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的研究员。惟根据以上文字可以断定,这位研究员对以上所谓破案经过绘形绘色的描述,名为”据说”,实则道听途说,并没有经过自己切实的研究过滤。

   1.据可靠的知情人士透露,严案侦破的关键,是公安人员通过信件上的邮戳,分析了匿名信投寄的地点分布、时间密度及到达这些投寄点的路径,从而缩窄了隐藏甚深的嫌疑人的范围。绝非是黄峥所言的”巧合”。

   2.依据目前的公开资料,林彪至少自1965年下半年即在苏州休息养病。偶尔外出活动的范围,从未超出华东地区(1965年12月初到上海参加毛泽东主持的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及1966年2月20日视察济南军区),此期间,叶群除自1965年9月部分时间到江苏太仓参加四清及11月底到杭州向毛泽东汇报的一两天时间外,从未离开过林彪身边。直到1966年5月10日林彪在杭州陪同毛会见阿尔巴尼亚党政代表团之后,叶方随林回京(林参加刘少奇在京主持的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整个1966年春天,叶群都在华东,如何又能在北京王府井百货大楼现身?

   3.所谓”王府井百货大楼出国人员服务部”,即百货大楼的四楼七号房。对外用”出国人员服务部”名义,实际接待的除当时极为稀罕的个别公派出国人员外,平时主要服务对象为国家级领导人及其家属,即所谓”四副(党、国家副主席、副总理、副委员长)两高(最高人民法院院长、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一元帅”。假设(仅仅是假设而已!)叶群那年春天果真在此间出现过,又岂能不知进来这里的是些什么人物?何以能为被人不小心踩了一脚就喋喋不休失了身份?再说,七号房内免不了遍布警卫及工作人员,岂会任由两位贵客吵骂而袖手旁观不加劝止?

   4.一个巴掌拍不响。退一万步说,两人果真吵了起来,你严慰冰就没有责任?据文革中群众组织的批判材料”揭发”,严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严”一次到’黑七号’来,不报姓名,警卫人员不认识她,不准她上楼。这下子惹恼了这个’部长太太’,回去向旧市委大发脾气。旧市委赶紧向百货大楼挂电话,把警卫员训斥一顿。此后,……成了’黑七号’的常客。她把’黑七号’看成是自己的私有,什么地方她也要去,就连库房也要进去转几转”。〔6〕群众组织的材料,未必可以全信。但空穴来风,事出有因,严之霸道及横蛮无理,不也就跃然纸上?!

   5.再退一万步说,假设两人果真吵了一架。这么一件芝麻绿豆小事,叶群也没有”仗势欺人”去中宣部告严,严怎么就非得要到总政去告叶?叶群不仅是主持军委工作的军委副主席的夫人,且更是中央常委、中央副主席的夫人,本人1965年已是军委办公厅党委常委,相当于军一级干部,且组织关系不归总政而属总参党委管理。谅你总政”负责同志”吃了豹子胆,也不敢去接纳严的投诉。

   6.又假设总政”那位负责同志”真的接纳了严的投诉。1966年春天,林彪远在离北京两千里之外的苏州,这位”负责同志”无论怎么认真负责,惟其是否”真的”可能因为这么一件屁大的事,专程从北京跑到苏州,”拿了严慰冰写的东西去向林彪反映”?叶群当时是”林彪同志办公室主任”,见林的一切事宜都得通过她(据知情者透露,即使在四清现场,叶群也要人架设了直线电话,可随时与苏州及北京联系),这位”负责同志”要代人告叶的状去见林彪,又如何通得过事无巨细都要管的”林办主任”本人这一关?

   7.据林办工作人员公开的说法,至少是自1960年代初以后,林彪自己从来不看文件,每天只是”听”不超过半小时的要事与文件摘要汇报。严慰冰的匿名信,家人及工作人员从未向林本人透露过半点风声,既然连文件都不看且又不知情,林怎么可能亲自看过匿名信,且”觉得这字面熟”?

   如此说来,一言以蔽之,黄峥的”巧合”说引出的一番”破案”经过,纯属向壁虚构而已。

   值得仔细分析一下的,倒是黄峥所转述的陆定一对其妻的判断。

   陆定一说,严慰冰之所以要写匿名信,是精神有毛病。这总比二十多年前严的亲属称严此举动是出自于对叶群、林彪的”无产阶级义愤”,向事实真相进了一大步,值得肯定。陆定一说:”严慰冰的这种病的原因,是由于受到迫害”,”她本来没有精神病。1952年’三反”五反’时,上面派人背着我在中宣部找’大老虎’,他们企图把严慰冰和徐特立(当时任中宣部副部长)的儿媳打成’大老虎’……这样的刺激,使严慰冰害了精神病。”

   经查证,陆定一自延安时期的1944年起,已是中宣部部长。1952年9月,突然被降为副部长,中宣部工作,暂由胡乔木副部长主持。降职的原因,陆至死也弄不清个所以然。时接替陆的,是习仲勋。那么,陆说的所派之人,指的是胡还是习?胡、习又受谁所派?

   1954年7月,陆定一重新担任中宣部部长。1956年中共”八大”当选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1959年4月起,任国务院副总理。1962年9月任中央书记处书记。此其时,应没有谁再敢”迫害”陆夫人了罢!

   惟自1963年下半年始,毛泽东接二连三地严厉批评了陆定一所主管部门的工作。其中批得最痛快淋漓而又令陆出了一身冷汗的,是关于文化艺术的两个《批示》:”许多共产党人热心提倡封建主义和资本主义的艺术,却不热心提倡社会主义的艺术,岂非咄咄怪事”。陆定一自此也就走了下坡路。到1966年3月,毛甚至声言”打倒阎王,解放小鬼!”阎王者,陆定一是也!〔7〕

1966年4月28日,公安部会同中宣部将严慰冰隔离。具体经办人,是公安部副部长杨奇清和中宣部副部长张子意。(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11月24日, 9:01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