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思想|武建华:“九一三”事件后对林彪驻地的清查工作

   ◇ 赴北戴河安排非常时期林立衡的安全问题

1966年8月1日至12日,中共八届十一中全会在北京召开。经过这次会议,林彪在党内的位置上升为第二位,这就涉及到对林彪的警卫规格问题。林彪的警卫工作,原先由中央军委办公厅警卫处负责,中共八届十一中全会以后,按照中央有关规定,应由中央警卫局负责。

为明确林彪处的警卫工作,中央警卫局派有关负责干部去同林彪办公室主任叶群商办,听听她的意见。

叶群认为,林彪是党中央的副主席,同时又是中央军委副主席,他的警卫工作应由中央、军委两个警卫部门分管比较合适。最终,叶群就此报告了林彪,林处的警卫工作就这样定下来了。

1971年夏。林彪、叶群及随行人员从北京去北戴河,八三四一部队除北戴河原有的守卫部队外,又从北京调去部分随卫部队,由姜作寿大队长带队,并派张宏副团长到北戴河主管这件事。

从”九一三”事件后我们了解到的情况得知,最初林立衡并未随同林彪到北戴河,一直照常住在北京。直到1971年9月6日,叶群打电话给林立衡,要她同正在谈恋爱的张清林以及为林立果选的美女张某马上到北戴河来,说要他们陪首长(指林彪)去大连住几天,国庆节前回北京。

9月7日11点多钟,林立衡和张清林、张某,还有空军保卫部专做林立衡警卫工作的杨森处长到了北戴河。住进56号楼。

刚住下不久。林立果就把林立衡拉到57号楼他的住地密谈。林立衡由此心情紧张,坐立不安。9月12日下午,军委办公厅警卫处副处长、林彪贴身警卫李文普在平台上乘凉,林立衡靠近他说:”林立果尽干坏事,要害毛主席,他们还要去广州。万一不行就让首长去香港。你不能让首长上飞机走。”

李文普感到突然,不相信。他对林立衡说:”你有什么证据?我有什么理由不让首长上飞机?如果他要上,我强行阻止能行吗?”林立衡见李文普这个样子,就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接着。林立衡又找到从总政治部调来在林彪处工作、挂名八三四一部队警卫科副科长的刘吉纯讲这件事。刘吉纯又同林彪秘书宋德金商量怎么办。宋德金回忆说:刘吉纯把我拉到偏僻处,悄悄地说:”豆豆(林立衡)说,主任(叶群)与林立果要挟持首长外逃,怎么办?”我觉得此事非同小可,当即与刘商定:一、此事事关重大,希望并支持豆豆向中央报告。二、刘注意外边动静,我留意办公室情况。有新动向随时交换。当时我们也不知道豆豆在什么范围内谈及此事,不敢轻易同其他秘书商量,豆豆也嘱咐刘千万不要扩散。

据李文普回忆:9月12日下午,我从北戴河空军疗养院办女儿参军当护士的事回到住地时,96号楼的气氛就比较紧张,几个人问我到哪里去了,并称我们认为有人把你害了呢!就在这时,林立衡又把我叫到小厕所里,再一次对我讲了不能让林彪上飞机的事。我心中没有底,还是问她有什么证据,我怎好不让首长上飞机,这事不好办。

12日晚饭前,林彪和叶群一起为林立衡、张清林举办订婚礼,要李文普准备照相。叶群领着林立衡、张清林到林彪面前说,张清林求婚,豆豆同意了,今天晚上就举办一个订婚仪式。林彪接着说:”那好么,祝贺你们订婚啦!”

12日晚饭后,林立果从北京回来了,正在林彪房里密谈,林立衡便去房门口偷听,里边说话声音很低,听不清楚。林立衡叫照顾林彪内勤的张恒昌、陈占照再到林彪门外细听。张恒昌回来告诉林立衡:”刚才在卫生间里,隔着门隐约听到里边两句话,一句是叶群说的:就是到香港也行嘛!一句是林立果说的:到这时候,你还不把黄、吴、李、邱交给我?”

林立衡听后,决定去八三四一部队报告。她要李文普注意林立果的动向,自己带着杨森处长。穿过小树林,到了58号楼警卫部队值班室向张宏副团长报告。

林立衡气喘吁吁地说:”叶群和林立果要挟持首长出逃,先去广州,再去香港,今晚已调来了首长的专机’256号’。”

张宏立刻将此情况通过中央办公厅副主任兼中央警卫局第一副局长张耀祠,报告了正在人民大会堂开会的周恩来总理。由此,揭开了震惊中外的”九一三”事件的序幕。

9月14日下午5点多钟,我正在中南海参与紧急战备值班,忽然接到中央办公厅主任汪东兴的电话,他要我马上到人民大会堂去一趟。见面后,他跟我说:林彪他们已在外蒙古摔死了,总理交代要保护好林立衡的安全,防止林立果的余党乘机搞暗害等报复活动。安全措施要注意隐蔽一点,做到内紧外松。目前先住在北戴河,以后有什么变动听通知,你现在就收拾一下速去北戴河。

当晚,我就乘火车于15日凌晨3时左右到达北戴河车站。姜作寿大队长派车把我接到紧挨着林彪住地的57号楼。林立衡住在56号楼,离我不远。住下来以后,我把中央领导交代的任务告诉了姜作寿大队长。我们一起分析了当前的情况,研究了不动声色地保护好林立衡在北戴河的安全措施。把林立衡的生活、活动置于原林彪活动的警戒范围内,不与外来人员接触,一切照常。就这样,又在北戴河住了10天左右。

大约在9月27日,我接到汪东兴同志从北京打来的电话,告诉我把林立衡和她的未婚夫张清林,一起妥善地护送到北京玉泉山住一段时间。我立即和姜作寿大队长研究回京路上一系列安全保障问题。我们研究决定。火车要用一节公务车。沿途要加强对公务车的警戒。最大限度减少与路人的接触。在北戴河站上车时。汽车要开到站台,人员直接进入公务车;在北京站下车时,汽车也要开到站台,人员直接离开公务车。在姜作寿大队长带领下,配备一支精干的小分队,携带速射武器及手榴弹等,严防路上发生袭击事件。从北京火车站到玉泉山,林立衡、张清林乘防弹保险车,前后有警备车随行。

9月28日,我同林立衡等离开北戴河,一路按警戒方案执行,林立衡也主动地配合我们的工作。晚饭前,到达北京西郊玉泉山,一路顺畅。林立衡与张清林分别住进玉泉山5号楼的两套客房,设备一应俱全,在小餐厅吃饭。

住下以后,我在电话里向汪东兴同志报告,林立衡已安全抵达玉泉山。他叫我同林立衡谈谈。我说如果能有个女同志同她交谈更方便些。他说,好吧,我叫谢静宜去。我跟林立衡介绍了玉泉山的情况,告诉她中央安排她在这里住一段时间。有事可找中央警卫局主管玉泉山工作的李钊副局长。过了两个多月,李钊副局长告诉我,他遵照指示,把林立衡、张清林护送到北京卫戍区一下属单位暂住。

◇ 参与清查林彪在北戴河和毛家湾的文件

遵照周恩来总理的嘱咐,汪东兴同志安排我们先后到北戴河和北京毛家湾,清查林彪住地的文件。到北戴河的有中央办公厅机要室赖奎处长、中央办公厅政治部王歆秘书和我三人。

我们是1971年9月15日到达北戴河的。当时,林彪处的工作人员已集中到另外地方学习,我们没有找他们接头,是由主管那里警卫的姜作寿大队长带我们到林彪住地96号楼的。

北戴河是国内著名的避暑胜地,在河北秦皇岛市西南十五公里处。为了准备党中央领导人去北戴河开会、工作、避暑等活动,20世纪50年代前期,中央警卫局就派人去北戴河开始经营。当时设置了一个小的机构。对外称中直机关干休所,对内实际上是中央警卫局驻北戴河管理科。当时负责人是警卫局服务处副处长何明孝,他带领一批干部和一部分勤杂人员去做前期的准备工作。

首先在那里安置了20多位经过长征到达延安,后又经西柏坡随中央机关进城的老红军。他们当年在长征路上,曾为党中央挑过文书档案,为中央领导人做过饭,饲养过马匹,做过大量的勤杂工作,为人民作过贡献。进城后因年纪大、文化水平低、身体有病等原因,不能继续分配工作,就被安置在北戴河,结婚成家,抚养后代,安度晚年。

何明孝在那里主要是做好各项基础设施工作。在北戴河海滨西区建起中直机关避暑区,先后接管了”英国府”、”美国府”以及”吴家楼”等楼房、别墅;进行房屋维修,道路铺设,完善水、电、通信设备及在海滨浴场拉起防鲨鱼网;并根据当时需要,又盖了部分平房。

1956年到1960年,中央办公厅有关部门借北京建人民大会堂的机会,利用剩余的建筑材料和在北京施工的队伍,在北戴河修建了大小会场、俱乐部、餐厅、电话总机房、车库等公用场所。此后,又在联峰山下为林彪新建了一处比较宽大的住房,编号为96,林彪就是从这里仓皇叛逃出境的。

我们一行进入室内,仔细察看了卧室、起居室、会客室、值班室等处。有些地方显得相当凌乱,门窗橱柜有的半开半关,书、报、杂志、信件等到处堆放,有些纸张、办公用品散落在地毯上、墙角边。可以想象。林彪在叛逃时是多么慌乱。

面对眼前这样杂乱的情况。我们开始确定与文件有关的物品,以秘书值班室为中心,逐屋先搜罗集中起来。我们从林彪、叶群的卧室、起居室、书房到会客室以及身边工作人员用房,一间一间地清理,桌子、橱柜、枕边、床下,片纸只字都不放过。

集中以后,我们又仔细进行梳理,分清急缓予以处置。就在我们进入96号楼的第二天,我们清理出一张32开大的白纸,上面用红铅笔写的”盼照立果、宇驰传达的命令办。林彪九,八,”。当时我们只知道这份材料非常重要,马上派专人急送中央办公厅,后来才知道,这就是中央公布的林彪写的”九八手令”。

接着,我们又把值班电话记录和近期对外来往的书信函件以及与现实斗争有关的材料,一批批送回北京。我们还在叶群用的保险柜里发现军队副军级以上干部名册和全军部队部署情况登记表等绝密文件。后来从工作人员那里知道,这几份绝密文件是叶群在9月11日从毛家湾调来北戴河准备带走的。

林彪在北戴河的文件材料经我们清查后,由中央办公厅机要室派人全部接回北京保管。我们在北戴河十多天的清查任务也就结束了。

我们回到北京,已经是国庆节了。王歆因事换成中央办公厅机要局(与机要室职能不同)处长葛振基。国庆节,我们没有休息就赶到毛家湾林家大院。大院分为两院:西院是林彪、叶群的住所,东院是林办工作人员办公的地方。东院有一幢三层楼房,除几间办公室外,文件、图书都在楼上。文件集中放在二层的一个大间内,按照文件保管的要求,登记、分类、编号,有序地分存在橱柜中。我们对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印发的文件以及各部委、各单位印送参阅的各种文件基本上未动,只在日常办理的现行文件、材料、案件中查询异常的问题。对这样的材料,我们都是一件件筛过的。因为工作量大,要求急,我们不仅不能休息,还得加班加点。每天搞到午夜前后,在警卫部队食堂吃点挂面、馒头片、咸菜等,填饱肚子就可以了。

这时,在中央政治局直接领导下的林彪专案组已经成立,专案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是纪登奎和汪东兴,他们在中南海怀仁堂办公。我们拣选出来的文件,开始时一件件地送到专案组,后来改成一批三五件地送给他们,其中不少是党内高层干部人际关系方面的材料。

◇ 看到、听到的一些新鲜事

“讲文件”

林彪同中央别的首长不一样,自己不看东西,所有的文件、材料、电报等都由秘书选出来以后讲给他听。他则端坐在沙发上或在地毯上踱步。他一边听,一边手里摆弄着一盒特制的高级火柴。他擦着一根火柴后,立即将它吹灭,把刚熄灭了的还冒着白烟的火柴头放在鼻子底下嗅嗅后,就扔在了下边。(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11月15日, 8:01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