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思想|舒云:上将许世友与张春桥的“不解之缘”

   每个人经历的”文化大革命”都不一样。上将许世友因与张春桥老是冤家路窄,这使他的”文化大革命”别有一番”风景”。

   1

   1966年11月,北京的红卫兵席卷全国之后,上海造反派王洪文等人在安亭卧轨拦车。中央文革派张春桥去上海处理”安亭事件”。他先斩后奏,擅自表态支持造反派,把上海市委推到了对立面,完全违背了周恩来的指示。但张春桥的阴谋得到上边的支持,直接为”一月风暴”埋下定时炸弹。1967年1月初,张春桥、姚文元在幕后指挥,王洪文为首的上海造反派夺了上海市委、市人委的领导大权。

   接着,南京的造反派也夺了江苏省委的大权。来自全国全军的造反派云集南京,一夜间,南京街头贴满打倒”许大马棒”的大标语。第一批大字报,对南京军区司令员许世友还”温和”,说他骂人打猎喝酒。许世友说,喝酒是好事,打猎熟悉地形,骂人嘛,我不光骂人,也打人,我一直在改。但”大字报”很快升级,造反派还抄了许世友的家,扎烂了他的上将礼服,还扬言要活捉(打倒油炸绞死枪毙)。而这一切,又得到了张春桥的支持。上边要求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许世友无奈,躲进大别山,但危险并没有过去。在张春桥策划下,造反派给许世友定了调子(许世友在延安就要杀毛主席,搞暴动,现在他又要做六省一市的头,不千刀万剐不足以平民愤)。

   “文化大革命”越演越烈,全国开始揪”军内一小撮”。1967年1月3日,刘志坚(全军文革小组组长、中央文革小组副组长、总政副主任)被江青点名打倒。1月11日,贺龙(元帅、主持军委工作的军委副主席)成了”大土匪”,和刘少奇、邓小平、陶铸、陈云被阻在中央政治局的门外。彭德怀(免职的国防部长)、黄克诚(免职的总参谋长)、王尚荣(总参副总长)、袁子钦(总政副主任)等被抓走。北京召开了十万人批斗大会,陈毅(军委副主席)、贺龙(军委副主席)、李达(总参副总长)等被公开批斗,聂荣臻(军委副主席)、徐向前(军委副主席)也”榜”上有名。7月底,总后大院召开五万人批斗大会,批斗彭德怀、黄克诚、许光达(国防部副部长)、杨勇(北京军区司令员)等20多名军队高级将领。接着,军队大院开始轮流批斗。

   造反派有人撑腰,连中南海、国防部大楼都敢冲,各地的军事机关更不在话下。北京军区受到冲击,造反派甚至冲进保密室。韩先楚(福州军区司令员)给中央军委打电话,说首都学生到福州造反,弄得战备都无法搞下去了。再这样,我就上山打游击去了。沈阳军区报告,军区领导机关受到严重冲击,唐子安(副司令员)被造反派揪斗游街,施以肉刑,险些丧命。南京军区报告,军事院校的学生造反,占领了办公大楼,军区机关几乎瘫痪。军区的八个领导被揪斗、罚跪。许世友情绪非常不好,经常喝酒,声言如果有人揪他,他就开枪!

   许世友是铮铮硬汉,谁不要命谁就上来。少年时他因打抱不平打死了老财的儿子,被迫背井离乡,到军阀吴佩孚手下当了一名下等兵。班长找茬说许世友的被子没叠好,左右开弓打他的耳光。在少林寺练过八年武艺的许世友飞起一脚,把那个鬼班长踢死了。

   “文化大革命”初,外省来京开会的一大批高级干部,被保护在京西宾馆和三0一医院。造反派上万人围攻京西宾馆,连冲了好几天,还扬言要用汽油烧掉三0一医院。1967年8月25日,周恩来让宋任穷(东北局第一书记、沈阳军区第一政委)回辽宁工作。江青反对,指使造反派闯入京西宾馆抓住宋任穷和陈锡联(沈阳军区政委),从窗户吊到地面,并扬言往死里打。周恩来得知,命令傅崇碧(卫戍区司令员)把宋任穷、陈锡联从造反派手中抢过来,并指示将他们妥善转移。陈再道、钟汉华更惊险,造反派突破了警戒线,冲进京西宾馆一楼。在周恩来布置下,傅崇碧把陈再道、钟汉华藏在悬停的电梯里,才躲过一劫。

   南京来了六七百名造反派抓许世友。警卫森严的京西宾馆进不去,就赖在墙外,人越来越多。许世友知道,到了造反派手里,不死也要扒掉几层皮。他看情况不好,敢死队长的劲头又上来了,挥着子弹上膛的美式左轮手枪,大喊我可不客气了,谁敢冲,来一个枪毙一个。这把美式手枪是从国民党军长那里缴获的,许世友从不离身,睡觉时就放在枕下,给毛泽东守灵也带着。卫兵拦他,许世友大骂,哪个王八蛋指示不能带枪,我是中央政治局委员,我怎么不知道?但是这么大的京西宾馆,除了许世友,只有韩先楚随身带着枪,一两把手枪怎么行?许世友坐镇中间大厅,把皮定钧、韩先楚等将军和工作人员组织起来,就地取材,张罗着把宾馆的热水瓶灌满开水,集中在两个楼梯口,同时关闭电梯,只要造反派冲到楼上,就扔”水雷”。

   准备好了,许世友电话报告周恩来和中央军委,并请他们转告毛主席,说今天造反派来抓我。我革命大半生,战场上枪林弹雨我不怕,抓我更不怕。谁敢抓我,我就开枪!周恩来深知许世友说到做到的脾气,马上派徐向前到京西宾馆。同时,毛主席指示中央文革做造反派的工作,让他们撤回南京。

   许世友一见徐帅,大声喊着,我许世友出生入死为革命,我犯了什么错误?中央批评我可以改,为什么要来抓我?为什么要污辱我?

   傅崇碧事后说,要不是周总理工作及时,那一天非出事不可。

   2

   早在1966年8月,总参、总政就有规定,绝对不许动用部队武装镇压革命学生运动,更不得向造反派开枪,就是放空枪,也是政治错误,将要受到严格的纪律处分。

   许世友知道造反派中的学生、工人都好对付,但是造反派中的复员军人就不可等闲视之了。这些人经过几年的军事训练,对部队是很大的威胁。要化”敌”为友,把复员军人从造反派中分化出来。12月3日,中央军委转发毛泽东、林彪同意南京军区党委紧急请示中的三条意见,1、一切转业、复员军人不准成立红卫兵或其他名义的单独组织,只应参加所在单位的文化革命组织。2、不准冲击解放军机关及所属部队,也不准到部队串连和散发传单。3、所有转业复员军人,必须保持和发扬解放军的光荣传统,并协助解放军加强战备,保卫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

   但是,”火”太大了,所有的努力都只是杯水车薪,许世友不得不住进指挥所。他像一头被困的狮子,很快从茫然到反感。那些被抓的将帅,哪个身上没有几个几十个”窟窿”?就说自己吧,四五岁就爬在牛背上,十几岁参加红军,怎么会是坏人?许世友让秘书电话请示中央军委,没有答复。秘书官小,许世友又叫王必成(南京军区副司令员)出面,还是没有答复。一天,张才千(南京军区副司令员)对许世友说,听说这几天造反派要抄军区首长家,许司令你小心点。许世友大吼,我活着是毛主席的人,死是毛主席的鬼。军帽戴不成,大不了回家戴草帽。他们要是把我逼急了,老子就开枪。到时闹出人命案子,看他们怎么办?

   明人不做暗事,许世友马上口授一封电报,直接给毛泽东、林彪。大意是地方不能乱,军队更不能乱,军队要保持高度稳定,不能冲击军队。中央军委要尽快有个章法,你们不管,我被逼急了要开枪,开枪了就会血流成河。

   沈阳、兰州、福州、广州、昆明、成都等军区的告急电报也不断飞向北京。1967年1月23日,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小组发布《关于人民解放军坚决支持革命左派群众的决定》,其中提到坚决镇压反对无产阶级革命左派的反革命分子、反革命组织,如果他们动武,军队应当坚决还击。1月28日,由徐向前提议、林彪口授的中央军委《八条命令》经毛泽东批准,终于颁布(其中第八条是根据毛泽东的意见增加的)。中心内容是今后不得以任何借口冲击军事机关,不准随意揪斗军队领导干部,对那些证据确凿的反革命组织和反革命分子坚决采取专政措施。许世友高兴得喝起”茅台”,下令把”八条”连夜传达到每个指战员,尤其三支两军者要认真执行。

   福州军区司令员韩先楚更绝,经常委扩大会议讨论,通过了《福建前线部队公告》,指出为了执行好”三支两军”任务,对那些证据确凿的反革命组织和反革命分子,坚决采取专政措施!对不执行中央军委命令者,坚决实行纪律制裁。经毛泽东批准,中央军委副主席兼秘书长叶剑英将公告签发各军区、各军兵种、各基地并各总部,望参照执行。许世友看了,竖起大拇指,他最佩服韩先楚,说老韩的胆子比鸡蛋大。

   1月26日,枪声响了。新疆石河子市的造反派和生产建设兵团发生武装冲突,被打死24人,伤74人。新疆军区在给中央军委的报告中认为,这是部队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镇压了歹徒。而中央文革认为,这是一起镇压革命群众的严重的反革命事件。

   2月上旬,毛泽东书面批示,大意是决不容许右派组织肆意冲击部队,但处置要妥当。首先说服,如果他们硬要冲,可以放进来。他们占了一楼,部队退到二楼,继续说服。如果他们强占二楼,部队退到三楼;如果他们以为解放军的一再忍让为可欺,部队可以开枪自卫。但仅限于镇压带头闹事的右派骨干;对大多数胁从者,则重在批评教育,仍可放他们回去。2月21日,中共中央发出《通知》,认为《军委八条》很好,并进一步规定,今后一律不许冲击军事领导机关,包括军队和地方的战备、机要和保密系统。

   2月23日,青海西宁市驻军联合办公室决定对报社实行军管,赵永夫(青海省军区副司令员)任现场总指挥,确定敌人开枪我还击的原则。共伤亡377人(群众死169人,伤178人,部队死4人,伤26人)。青海省军区将情况向中央军委和林彪作了汇报。叶剑英听了汇报后说,你们打得对,打得好!

   有毛主席批示在先,对于”青海事件”,中央文革小组无话可说。

   3

   但很快”二月”成了”逆流”。老帅们成了批判的对象。张春桥等人给毛主席写信,要求重新审查镇压革命群众的”青海事件”。3月11日,毛泽东批示,可以调查一下,如果是学生先开枪,问题不大。如果不是这样,那就值得研究了。但左派右派谁说得清楚?明明是造反派先开枪,部队后开枪,但中央文革调查两次,还是把赵永夫抓了起来。要不是毛泽东说了句”不要杀”,就成冤死鬼了。”文化大革命”结束后,赵永夫才被平反。

   张春桥的黑手遮天,许世友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军队的文艺和体育团体是中央军委批准开展”四大”的单位,这些内部造反派天天到机关贴大字报,揪斗军区领导。虽然事先得到造反派要冲击军区办公楼的情报,但戴着”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紧箍咒,正在召开工作会议的许世友急得团团转,无计可施。他听说陈再道落到造反派手里,”喷气式”不说,还被女造反派踹了一脚,瘫在地上。许世友无奈,给韩先楚打电话,说我们现在是走在山谷里,两面下来的石头都能打着我们,我们却是谁也碰不得,只能挺着挨打。落到造反派手里,只有死路一条,许世友下定决心,宁可跳崖,也不能进”虎口”。许世友对秘书说,中央文革小组有坏人,而且不止一个。小人得志,我摸透了他们的意图,他们不是在搞”文化大革命”。这个革命一点文化气息都没有,他们要打倒中国共产党,打倒忠于毛主席的领导干部。老子惹不起他们,还躲不起吗?

   许世友布置吉普车停在楼后的桃(逃)山上。造反派冲进大门,许世友马上指挥撤退。坐进吉普车,许世友大骂,桃山,”逃”娘的山。他带着陶勇(南京军区副司令员、海军副司令员兼东海舰队司令员)和聂凤智(南京军区副司令员兼南京军区空军司令员),”陆海空”一起躲到无锡太湖边上的小镇荣巷。

聂凤智是许世友手下的爱将,打仗不要命,宁折不弯。他胆子极大,从来没有摸过车,上去就开出20多里。开车有什么难的,正得意,四”脚”朝了天。打济南,主攻是人家十纵,作为九纵司令员的他擅自改成主攻,也不向上报告,一报告肯定”黄”。九纵面对的敌人最强,你助攻还可以,怎么能主攻?是不是命令下错了?三个师长一个接一个打电话,聂凤智说没错,(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大浪淘沙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9917.html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11月29日, 5:31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