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总在变革中迸发前进的力量。

   人类,总在梦想里张扬时代的辉煌。

   35年前的岁末,中国共产党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开启了一场波澜壮阔的伟大改革,中华大地,风起云涌,春华秋实。

   35年后的今天,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召开在即,新的历史起点上,全面深化改革的大幕又将开启。

   --这个人们耳熟能详的词汇,对中国人来说,绝不是一个普通的概念,它不仅意味着历史性的关键抉择,也是走向未来的必由之路。

  

   梦想的召唤--改革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中国人民又将开始一场实现梦想的伟大出发

  

   1978年12月底,邓小平当选为美国《时代》周刊年度世界风云人物,这期杂志的开篇之作标题便是《中国的梦想家》。

   2012年11月29日,中国共产党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来到国家博物馆,观看《复兴之路》展。在这里,习近平总书记宣示了实现“中国梦”的坚定信心。9天后,在深圳莲花山公园山顶的邓小平铜像前,他向全党全国发出全面深化改革的新号令--《时代》周刊称这位中国新任领导人为“中国新一轮革新的中心人物”。

   35年,时空穿梭。梦想与改革,如影随形。

   是巧合,还是历史的必然?

   回望来路,答案就在其中。

   35年前,刚刚摆脱十年浩劫的中国,仍为“两个凡是”的束缚困扰,徘徊于历史的十字路口。

   从“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大讨论,到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启具有深远历史意义的伟大转折,中国共产党人以改革开放的巨手拨转前进的航向,亿万人民的命运从此转变。

   如果把改革比作一部气势宏大的交响曲,那么“恢复高考”可以算作前奏的第一节音符。

   1977年12月,正在北京密云农村插队的刘学红“欣喜若狂”地走进了高考考场。她把“感受最深”的插队生活写进作文《我在这战斗的一年里》,被选登在《人民日报》上。

   “如果没有恢复高考,我可能还在山区挖树,用力气大小衡量自己的价值。”现在已是一家知名网站CEO的刘学红感慨万千。

   高考既改变了千万个青年的命运,也改写了中国社会发展的历史。

   几乎就在刘学红走进考场的同时,曾因偷偷摸摸卖瓜子而入狱坐牢的年广久重操旧业,此后凭借“傻子瓜子”成为“百万富翁”。

   如今,回想起邓小平三次点名相挺,年逾古稀的年广久感慨良多:“他不是在为我一个人撑腰,是在为全中国的私营业主和改革开放撑腰。”

   “你见过邓小平吗?”

   “见过,在梦里。”年广久这样深情地回答。

   或许,刘学红、年广久们的经历,无法完全代表这个时代所有中国人的命运,但像他们这样因为改革开放而彻底改变人生轨迹的故事俯拾皆是。

   要读书、要创业、要致富、要走出国门……35年间,改革开放放飞了无数个梦想,也释放了无限的生产力。中国人对梦想的执着始终不变,对改革的信仰愈益坚定。

   1984年,11名科技人员、20万元资金,在一间小平房内,柳传志和他的伙伴们开始了梦想的耕耘,他们把自己的企业命名为“联想”。“联想”的英文译为“传奇”。

   24年后,联想集团以年收入167.88亿美元首次登上全球企业500强排行榜。如今,联想更以16.7%的世界市场份额当之无愧地成为全球最大个人电脑供应商。柳传志直白地说:“没有改革开放,我就憋屈死了。”

   1989年前,世界500强企业中难寻中国大陆企业的身影。如今,中国大陆企业已有85家榜上有名。一批开拓者,如联想一样用改革创造了一个又一个时代传奇--

   电子商务的领军者马云、全球最大中文搜索引擎缔造者李彦宏、民族品牌的开拓者张瑞敏……改革大潮汹涌澎湃,风云人物后浪推前浪。

   是改革为他们搭就了逐梦的舞台,是对梦想的执着让他们在这个舞台上大放异彩。他们个人的命运变化,正是这个国家创造时代奇迹的生动写照。

   梦想因改革而破土重生,改革为梦想而披荆斩棘。

   35年间,它在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中萌芽孕育,在价格闯关和国企改革中艰难破题,在确立和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过程中成长壮大,在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国际竞争中历练成熟。

   35年来,改革开放的累累硕果举世震撼:中国经济几乎以年均两位数增长,经济总量从世界第10跃升至第2,占世界经济的比重从1.8%跃升至11.5%,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位列全球首位。中国成功地迈向世界舞台中央。

   这是面貌焕然一新的中国;这是面貌焕然一新的中国人民;这是面貌焕然一新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如果没有改革开放,深圳、浦东、天津滨海这些如今的排头兵,可能还只是小渔村、农田和盐碱地。”上海社科院院长王战说。

   世界惊叹:为什么市场经济移植到社会主义中国,实现了老牌资本主义无法企及的跨越式发展?为什么社会主义制度在中国能够焕发出勃勃生机?

   答案既复杂又简单。它来自于“中国道路”的正确题解,来自于中国的改革方程式,一次又一次打破“定律”、创新“模式”,让这个发展中的社会主义国家大踏步赶上世界发展的大潮,前进在持续快速的发展轨道上。

   我们离梦想从未如此之近--穿越一个世纪的幽长,中国人强国富民的梦想历历在前。我们要在雄厚的基石上,再次吹响改革的号角,构建民族梦想的大厦。

   我们也从未遭遇如此严峻的挑战--历经改革开放的洗礼,“发展起来的问题一点也不比没有发展起来时少”。我们要唱响改革的进行曲,在闯关夺隘中实现新的飞跃。

   从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从传统社会到现代社会,当中国用三十多年跨越了一些国家两三百年的工业化进程,各种本应在不同发展阶段出现的问题,也压缩在同一时空集中爆发。

   改革开放35年后的今天,中国城镇化率虽然过半,但还有数亿农民工过着“半城市化”的生活,大量新生代农民工急盼跨过“市民化”门槛;虽然“中国制造”遍及世界,但8亿件衬衣才能换回一架空客飞机;日益增大的经济规模带来“分配焦虑”,奔向全面小康路途遇到“利益敏感”,人民群众渴望权力更加透明、权利得到尊重、文化得到提升、环境得到改善……

   改革再一次站在新的起点上,中国逐梦之旅又将开始新的征程。

   坚定不移推进改革开放,坚持通过改革解决前进中的矛盾和问题。无惧风高浪急,中国共产党始终坚定指引改革的航向:

   “不改革开放,只能是死路一条!”邓小平同志1992年的南方谈话振聋发聩。

   世纪之交,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逐步确立,江泽民同志反复强调:改革开放是强国之路,必须坚定不移地推进各方面改革。

   2008年,纪念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30周年大会上,胡锦涛同志坚定表示:改革开放符合党心民心、顺应时代潮流,方向和道路是完全正确的,成效和功绩不容否定,停顿和倒退没有出路。

   新的历史起点上,习近平总书记向全党和全国人民发出号召:我们要坚持改革开放正确方向,敢于啃硬骨头,敢于涉险滩,敢于向积存多年的顽瘴痼疾开刀,切实做到改革不停顿、开放不止步。

   1978-2013,一个逐梦的35年。

   2014-2049,一个圆梦的35年。

   距离中国共产党建党一百周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宏伟目标,只有8年,时不我待!

   回首昨天,雄关漫道真如铁;

   珍惜今天,人间正道是沧桑;

   展望明天,长风破浪会有时。

   历史时空中,一个政党、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梦想与改革的强音汇聚在一起。

   改革,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

  

   梦想的超越--勇于啃硬骨头,敢于涉险滩。中国共产党人以更大的政治勇气和智慧,攻坚克难,引领改革航船驶向梦想彼岸

  

   2013年末,一场化解产能严重过剩的攻坚之战正在艰难推进。随着落后企业的关闭,相关人员的就业也在寻找新的出路。转型无疑是痛苦的,但这是必须付出的代价。

   与此相比,更为深刻之处在于,产能过剩背后,有着诸多利益动机,源于地方官员对“官帽子”和“钱袋子”的考量。如何平衡结构转型与群众就业,如何改革干部任用体制和中央地方财税体制,至为关键。多重因素、多方利益的叠加,凸显出中国改革突破的难度。

   这是改革的复杂之处--

   35年前,改革给亿万人民带来了普遍实惠:冤案平反,农村实行包产到户,企业打破平均主义“大锅饭”,知识分子摘掉“臭老九”的帽子……

   35年后,改革正面对日益多元的社会阶层,遭遇错综复杂的利益碰撞。

   “改革已进入胶着期。面对社会矛盾的堆积,发展风险的叠加,改革谁、谁来改,谁受益、谁受损,群体之间、体制内外、上下之间出现了复杂的社会心态。”中央党校教授辛鸣说,改革再出发,就是要重新解放思想、凝聚共识,重新进行利益的调整。

   这是改革的艰巨之处--

   全面深化改革,就要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

   这是一幅4米多长的“万里审批图”,上百个不同颜色的小方块堆积排列,标明了一个投资建设项目的漫长征程:经过20个委、办、局,盖108个章,缴纳36项行政收费,累计审批工作日2020天,即便按最短的关键线路走,仍需799个工作日。

   2013年6月,广州市政协委员、民营企业家曹志伟接到中央编办参加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座谈会邀请函,随即把他绘制的这幅图寄到了北京。

   这幅图中,36项行政收费,占工程成本的比例高达11%。曹志伟说:“审批背后是部门利益。”

   据粗略统计,目前各级政府审批项目总数多达上万项。

   ……

   政府那只“看得见的手”伸得过长,市场那只“看不见的手”难以施展,已成为制约经济社会健康发展的顽瘴痼疾。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会长宋晓梧一针见血:“更有甚者,地方政府变成公司,地方干部变成经纪人,地方权力主导资源配置,与干部考核体制和财税体制改革不到位有直接关系。”

   去年,宋晓梧到西部某地调研,当地的政协副主席高兴地告诉他:“我今年日子好过,招商引资5000万元指标完成了。”宋晓梧很惊讶:政协也有招商引资指标?得到的回答是,共青团、妇联、纪检都有……

政府与市场边界不清,已积存诸多恶果:资源浪费、环境污染,(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9357.html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Loading…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