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泳 | 他们读报吗?

http://www.bjnews.com.cn/world/2013/11/17/293033.html

他们读报吗?

2013-11-17 03:30:19  新京报

这是一个最好的读报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读报时代。报纸是个人与这个世界联系的最重要方式之一,进入新世纪,新技术的发展让阅读内容和方式大大扩展,报纸已经不是唯一获得信息的来源。新技术在给报纸带来冲击的同时,也让人们的阅读变得碎片化,阅读方式的改变让很多人不愿意读书读报。如今,这个世界上还有多少人在读报,我们如何在这个喧嚣的时代保持阅读精神?

 

  英国
传统让人们热爱读报

  英国是现代报纸发源地之一,许多具有重要意义的报纸都产生在这个国家,一百多年来积攒的阅读习惯让英国人在数字时代也不忘读报。

  尽管英国报业从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就面临着艰难的形势,但长久以来形成的读报氛围却仍不减当年。数据显示,15岁以上英国人中,59%男性和50%以上女性每天都要看报。英国有6000多万人,日报日发行量近2000万份,是报纸人均拥有量最高的国家之一。

  英国几乎每家都订报纸,很多家庭还不止订一份。起床后第一件事就是到门外取报纸,上下班途中使用公共交通工具时也必看报。

  除了订阅,英国报纸的零售量也很大。街头报摊并不多,报纸大都是通过超市、书店以及24小时的小杂货铺售卖。

  曾在伦敦留学的陈女士对伦敦人爱读报印象深刻。“学校里读报的氛围也很浓,经常可以在餐厅里看到大家读报纸,也经常看到拿着报纸去上课、参加讨论的同学。”

  更令她印象深刻的是在地铁里,几乎人人一张报纸,专心读报。伦敦地铁是人们出行的首选交通工具,英国报业充分挖掘人们上班途中这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目前有两份免费在地铁里发放的报纸《地铁报》和《伦敦标准晚报》。

  长久以来,英国报纸形成了固定的读者群,以至于有人说,如果做社会调查时不方便问收入和立场,直接问他喜欢读什么报纸就可以了。

英国电视剧中曾经这样调侃英国报纸:《每日镜报》的读者自以为他们在管理这个国家;《卫报》的读者认为他们应该管理这个国家;《泰晤士报》的读者是的确在管理这个国家;《每日邮报》的读者是国家管理者的老婆;《金融时报》的读者“拥有”这个国家;《每日电讯报》的读者是曾经管理过国家的人;而《太阳报》的读者根本不在乎谁管理国家,只要“三版女郎的胸部够丰满就行!”虽然是戏谑之词,也可看出各家报纸独特的读者群体。

 

  美国
年轻人爱读电子报

  报业所面临的困境并非美国人不愿意读报。调查显示,51%的人称他们非常喜欢读报,但是读报方式发生了改变,从纸质报纸转移到了数字平台上。

  “我的父辈有读报习惯,但我通常浏览在线新闻。只有看到手边有报纸,比如酒店提供的报纸,我才会读一读。”在通用公司工作的美国年轻人凯文·沃格林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尽管他在学生时代也是校园报纸的主办者,但毕业后的他却很少阅读纸质报纸了。

  “我身边的朋友,更多的是从网络或者社交媒体,而非纸质报纸上去获取信息。”凯文代表了数字时代一部分美国读者的阅读模式。

  在新媒体的冲击下,美国报纸的日子愈发艰难。皮尤研究中心2012年对全美读报习惯做了调查,调查显示,过去十年内,美国阅读纸质报纸的人群比例已经下降了18个百分点。2012年,经常读报的人群比例是38%,在2004年,这一比例是54%

  美国报业也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发行量下降,广告额下降,员工数下降,是很多报纸面临的困境。报纸不断易主,著名大报《华盛顿邮报》也被做网站的收购了。

  加州大报《旧金山纪事报》几乎不能维持经营,赫斯特公司发表声明说,《旧金山纪事报》的财务状况迫使该报大幅削减运营成本。如果赫斯特公司决定关闭该报,旧金山将成为美国最大的没有主要英文日报的城市。

  对此,《环球邮报》评论称,“如果新闻业在美国受教育程度最高的地区走向衰落,这是一种不祥之兆。一个多世纪以来,报纸一直被作为一种公民良知,通过制约腐败、培育责任或仅仅是让公众知情,在促进民主理想方面起着重要作用。”

报业所面临的困境并非美国人不愿意读报。皮尤中心的调查显示,美国人仍然和往常一样,“享受”读报。51%的人称他们非常喜欢读报,但是读报方式发生了改变,从纸质报纸转移到了数字平台上。以《纽约时报》为例,55%读者主要从电脑或者移动终端上读报。而在《今天美国》和《华尔街日报》这两份报纸身上,这一比例分别是48%44%

 

  前景
老牌报纸向数字化转型

  据美国新闻业年度报告显示,从2007年起,报业第一次有了乐观的理由。数字付费计划正被美国1380家日报中的450家接受。

  对于报纸地位的变化,北大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胡泳给出这样形象的比喻,他说,“铁匠悲叹自己没有办法在铁路时代卖马蹄,但是并不会使他们的马蹄更受欢迎。那些学习变成机械师的铁匠才会保住自己的饭碗。”

  事实上,面对报业转型的浪潮,很多媒体已开始新的尝试。在英国,既有免费的地铁报,也有收费的《泰晤士报》网络版。而《卫报》已走在关掉印刷机的路上,在“数字化优先”的战略下,《卫报》高管说,数字版的可持续性商业模式将成为《卫报》的使命。另一老牌报纸《金融时报》也宣布明年将更多人力物力投入到数字媒体上。

  对于美国报纸来说,《纽约时报》是付费模式的成功代表,此外,新媒体的冲击也催生了《赫芬顿邮报》这样完全的“互联网报纸”。

  转型的成功让传统报业不再一味悲观,据美国新闻业年度报告显示,从2007年起,报业第一次有了乐观的理由。“公司开始尝试新收入来源和重大变革。数字付费计划正在被美国1380家日报中的450家接受……报业度过了最严重的衰退期,形势大大好转。汽车广告回来了,房地产和招聘广告也逐步复苏。”

  胡泳认为,报纸是为其他媒体设定议程的媒体,因此有存在下去的理由,“报纸不仅是信息提供者,如果极端些,甚至可以说,如果漏掉重要报纸的一篇文章,就相当于失去以另一个角度看待世界、与世界发生联系的方式。”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高美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11月23日, 10:15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