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于轼 | 2013年11月21日

一切人都是可怕的。特别是对参与政治斗争的人更如此。一切权力都需要监督

国家成立安全委员会,集中了很大的权力。国家的安全更有保障了。但是个人的安全是不是受影响?个人的自由有没有因此而受损。权力的集中必须有相应的监督。否则无监督的权力对一切人都是可怕的。特别是对参与政治斗争的人更如此。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11月22日, 9:31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