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市的中共山西省委门前周三早晨发生连环爆炸,造成一死多伤。山西警方说,在现场发现钢珠、电路板等爆炸物,“初步判断爆炸系人为制造”。

中国官方媒体,包括央视、新华社等都对爆炸事件作了迅速报道并发布了现场照片。

爆炸制造者的身份、动机尚不清楚,但从爆炸地点选择在中共省委机关大楼门外来看,不免引人揣测。

中国近年来在公共场所发生的爆炸、纵火、袭击等恶性事件接连不断。仅今年以来,引起重大震动和国际关注的袭击事件就有:

2013年6月厦门纵火案

一名男子纵火烧毁厦门一辆公交车,导致包括本人在内47人死亡。

2013年 7月首都机场爆炸案

一名残障人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引爆炸弹,本人受伤。

2013年天安门撞车爆炸袭击案

一辆吉普车冲撞北京天安门,两位游人和车内三人死亡,多人受伤。当局称新疆分离主义组织制造了袭击事件。

接连不断的公共治安事件,使得中国社会矛盾和社会稳定成为从官方到民间关注的焦点。

中国上海大学研究中国社会意识问题的教授朱学勤在接受BBC中文网采访时说,这些爆炸、袭击单个看来是孤立的刑事事件,但把它们放在一起看,会看到一个令当局非常不安的趋势,即事件已经发生了质的转变,从个人的肢体冲突转向冲击党政首脑机关,性质从个人泄愤上升到政治宣示,从刑事案件上升到政治抗议。因此,是袭击者自杀还是造成他人伤亡的数字本身已经不重要了。

朱学勤教授说,另一个会让当局心惊的是,无论是天安门广场还是省市党政机关,都是军警严密布防的重地,袭击者居然能突破设防并实现预谋。

这种袭击手段的提高,给当局带来了另一个难题。习李主政以来,努力塑造自己的亲民形象,并强调下级官员也要亲民。如果警备森严,拒人千里,如何走群众路线?想亲民又怕民,如何真正亲民?

一系列爆炸袭击反映出的是中国现实社会矛盾的激化。习李接班后,维护中国社会的稳定依然是压倒一切的首要任务。

中国总理李克强近日在中南海与专家学者和企业家代表开“经济形势座谈会”时直言不讳地说,中国经济增长不能低于7.2%,根本目的是保证就业。

李克强说,要保证新增就业1千万人、城镇登记失业率控制在4%左右,中国就需要至少7.2%的经济增长,到2020年全面实现小康,至少需要保持年均7%的经济增长。

习近平上台伊始高调反腐、十八大三中全会召开前,中共党内反腐机构中纪委派10个小组进驻六个省和四个政府部级部门。中纪委说,巡视组都设置了举报电话,接受民众来信、来电和来访。中纪委书记王岐山曾经在动员大会上表示,巡视工作要“突出发现问题,强化震慑作用。”

减压

但是,朱学勤教授在接受BBC中文网采访时说,这些看似新动作的举措实际上是老套路,延续的仍然是过去20年来的维稳思路。

朱学勤教授说,实践已经证明,维稳是失败的,必须改弦易辙。维稳主要靠堵和压,随着所谓“群体事件”的增加,增加警力和维稳经费。但朱学勤认为,中国社会矛盾已经到了堵压不住的时候了,必须采取疏导、减压措施。

在中国现行体制下,能否有实际可行的有效减压措施?即将召开的中共18大三中全会上,是否会做出改变传统思维的、新的缓解中国社会矛盾的举措,给中国社会安装一个有效的减压阀?

朱学勤教授认为,理论上是有的。比如,中国有庞大完备的人大代表体系,如果人大代表真正普选产生,能够反映困扰当地居民的问题,就可以起到立杆见影的实效。

但是,习李是否有这样的政治胆识?朱学勤教授并不看好。他说,从目前发出的信号看,三中全会恐怕会继续“经右政左”。

北京思源社会科学研究中心总裁曹思源接受BBC中文网采访时说,没有配套的政治改革,经济改革将会继续付出代价。

他说,“政治和经济改革要配套,这就好比人有两条腿走路,如果不配套,尤其是不进行政治体制改革,而只搞经济改革,就是一条腿走路。一条腿走路,没有不摔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