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场新闻 | 走過光輝歲月 曼德拉病逝

988469_10151954936314606_1494222652_n_JaOfW_600x0

南非前總統曼德拉昨日與世長辭,享年95歲。 曼德拉為享譽全球的民權鬥士,曾被奉行種族隔離政策的南非白人政府囚禁27年;他於1993年獲頒諾貝爾和平奬,94年獲票選成為南非首位黑人總統。曼德拉是20世紀最偉大的政治家之一,畢生致力終結南非的種族隔離,為南非建立一個真正平等的多元種族民主政體。 1918年7月18號生於特蘭斯凱的Thembu族酋長家庭,被指定為酋長繼承人,但他放棄「皇位」,並為逃離盲婚啞嫁出走,到約翰內斯堡的大學攻讀法律,並偕同友人Oliver Tambo設立了南非首家黑人律師行。1944年,36歲的曼德拉加入反種族隔離組織非洲民族議會(African National Congress, ANC)。

反種族隔離  煽動罪下獄

南非數百年來均由來自荷蘭、英國等地的白人殖民者掌權,剝奪黑人權利,以保持白人經濟優勢及領導的種族隔離政策,早於殖民時代已有;20世紀初南非獨立後,只佔18%人口的白人仍掌控南非政治和所有經濟環節,「種族隔離」更於1948年正式成為國策。

曼德拉領導ANC,以非暴力形式反對種族隔離,但政府屢對示威群眾暴力鎮壓。1960年,南非當局將ANC等解放組織列為非法組織,曼德拉於是領導ANC的武裝分翼,轉入地下抗爭,逃亡兩年後最終被捕。1962年,43歲的曼德拉被控以「煽動罪」等罪,罪成判囚5年,1964年再被加控「陰謀顛覆罪」,改判無期徒刑。

牢獄生涯的首18年,曼德拉被囚在惡名昭彰的羅本島(Robben Island),生活在極狹小的囚室內,每日被逼做苦役。非人待遇並未磨蝕曼德拉的意志:他在獄中完成回憶錄《走向自由的漫漫長路》(Long Walk to Freedom)的數百頁手稿。被囚後期,曼德拉患上肺結核;外界普遍認為這是曼德拉晚年肺部屢受感染的原因。

被囚在監獄鐵窗之內的曼德拉,成為反種族隔離運動的象徵,得到全球關注;逼於各國的經濟制裁及政治壓力,南非政府於1990年2月釋放曼德拉。

復仇與遺忘之間,還有寛恕 只佔南非人口不足兩成的白人,在南非實施種族隔離,剝奪有色人種的政治、經濟甚至是基本人權,不擇手段地打壓有色人種的生存空間;曼德拉獲釋,顯示白人政府的種族隔離政策已離結束不遠 ─ 有白人不捨得將享受多年的特權交出,又擔心會被清算,被佔南非人口八成的黑人清算往日惡行;部份黑人則主張向白人復仇,追究到底。 但曼德拉的立場由始至終沒有改變。他窮畢生之力爭取的,並非黑人或任何一個族群的利益,而是建立多元種族共融的南非,建立一個不論膚色人種,均可平等共處的自由社會。 對於南非令人不敢回望的過去,曼德拉並沒有選擇逃避;在復仇與遺忘之間,還有寛恕。1990年2月11日下午4點,72歲的曼德拉步出 Victor Verster 監獄。曼德拉如此描述自己踏出囚牢的心情:

“As I walked out the door toward the gate that would lead to my freedom, I knew if I didn’t leave my bitterness and hatred behind, I’d still be in prison.”

曾被逼拿起武器對抗強權的曼德拉,經歷27年牢獄生涯之後,卻能夠放下所有怨對與仇恨,選擇以最溫和的手段改變南非;在這過程中,曼德拉始終堅持平等的價值,並相信寛恕的力量。

It was during those long and lonely years that my hunger for the freedom of my own people became a hunger for the freedom of all people, white and black. A man who takes away another man’s freedom is a prisoner of hatred, he is locked behind the bars of prejudice and narrow-mindedness. The oppressed and the oppressor alike are robbed of their humanity. I knew as well as I knew anything that the oppressor must be liberated just as surely as the oppressed.  (Long Walk to Freedom)

黎明前的黑暗 腥風血雨下的和平談判

南非政府種族隔離政策遺下的禍,並未因曼德拉1990年獲釋而消解。

曼德拉仍在獄中時,已多次與掌政官員會面,就和平過渡展開談判。出獄後,曼德拉領導的ANC,與克拉克領導的政府及其他南非政黨經年累月地磋商,才最終促成種族平權。

黎明前的夜最是漆黑。1990-1994年間,談判如火如荼地進行,種族隔離的規例一條一條被廢除,但這段時間也被死守種族主義的南非白人視為掙扎的最後時機;而目睹白人政權逐步瓦解,亦有黑人對曼德拉提倡的種族多元政權感不滿,認為應完全由黑人掌權。

當時的南非充斥著街頭暴力與暗殺,堪稱南非實施種族隔離以來,最黑暗的年代。1990-1993年間有數以千計的黑人與白人在政治鬥爭中死去;1993-1994年間,死亡數字更急劇上升。

白人政府更一度被指是暴力行為的幕後黑手,談判各陣營的信任陷入危機。1993年4月,受大量黑人青年支持的ANC領袖Chris Hani被激進右翼份仔暗殺,更使雙方支持者的對立更嚴重,由Hani之死而起的衝突造成逾70人死亡,媒體形容內戰一觸即發;就在國內形勢漸趨緊張之時,曼德拉透過電視向全國演講,呼籲民眾不要再次陷落暴力的惡性循環,唯有民主才可團各種族國民:

Now is the time for all South Africans to stand together against those who, from any quarter, wish to destroy what Chris Hani gave his life for – the freedom of all of us.

This is a watershed moment for all of us.  We must not let the men who worship war, and who lust after blood, precipitate actions that will plunge our country into another Angola.  Chris Hani has made the supreme sacrifice. The greatest tribute we can pay to his life’s work is to ensure we win that freedom for all our people.

曼德拉的誠摯懇求,使騷亂得以平息,足見曼德拉在南非人民心中的聲望。最終,Hani被殺一事沒有成功挑起戰爭,反促使談判進程加快;武裝份子再加重攻擊,亦再也阻擋不了南非走向平等民主之勢。1993年,曼德拉與克拉克一同獲頒諾貝爾和平獎。1994年,在南非首次白人與黑人均可參與的投票中,曼德拉獲選成為南非第一個黑人總統。

Mandela_voting_in_1994_KmqvS_600x0

真相與和解

1995年,曼德拉就任一年後,宣佈成立「真相與和解委員會」,由杜圖大主教主持,審視南非的種族隔離歷史。委員會成立的目的,並非清算壓迫者昔日的暴行,而是希望完整還原那段歷史的真相,透過寛恕,達致真正的種族和解。

委員會有三個任務:梳理清楚1960-1994年在南非發生的人權侵犯事件;讓受害者說出真相,並安排適當賠償;若當年曾參與侵犯人權的壓迫者願意和盤托出,講述所知的全部真相,則確保其可獲有限度特赦,不予追究。曼德拉本人對白人政權的逼迫的寛恕,為參與「真相與和解委員會」聽証的人首先樹立了榜樣。

「真相與和解委員會」聽取了逾2萬名證人的陳述,使種族隔離時代不少被隱藏於威權下的殘酷真相得以曝光,也使當年的受害者透過講出痛苦得以釋放、使施暴者從寛恕中得到救贖,讓整個南非社會,在真相的基礎上重建互信,為這個國家重建人性精神。

有不少人批評「真相與和解委會員」輕易放過當年的施暴者。在「真相與和解報告」公開之日,曼德拉有以下發言。

We should constantly keep our minds on the broad picture that has emerged. The wounds of the period of repression and resistance are too deep to have been healed by the TRC alone, however well it has encouraged us along that path.

It is for those who have suffered losses of different kinds and magnitudes to be afforded reparation, proceeding from the premise that freedom and dignity are the real prize that our sacrifices were meant to attain. Free at last, we are all masters of our destiny.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12月5日, 6:08 下午
编辑:
分类: 网事纷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