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谈政治”的宅:“你可以不爱党,但不能不爱国”

在中国的宅圈,做自干五骂公知不爱国俨然成为一种时尚,在这之前,他们中的很多人是喜欢淡化意识形态“不谈政治”“不懂政治”、不喜欢“上纲上线”,以“不谈政治”为荣的,然后突然有一天就宣布自己“被恶心成五毛”了。

出现“不谈政治”的症状,可能有以下几种原因(不仅适用于宅,还适用于各种不谈政治高冷人群):

(一)不明白政治的含义;

此类人是我见过的最多的,许多标榜自己’不谈政治’的宅,转包含政治隐喻的白左轻佻微博的热情,不亚于QQ空间非主流杀马特转’是中国人就转’型微博的热情,例如宅们比较喜欢转的“某某西方国家同性婚姻合法化了”之类的微博,’同性婚姻合法化’观点很明显是属于西方白左的政治主张。

我知道其实他们绝大多数都不了解西方社会左右派主张的分歧,他们转的时候大多想表达的是“我对宽容、平等的追求不亚于公知,连同性恋都不反对。”

“所有有关于公共事物和政策的话题都是政治话题”——这本来应该是常识,如果他们真的认真贯彻“不谈政治”的话,他们的微博起码得减少一半以上。所以说这种标榜自己不谈政治的宅中,99%是没意识到自己政治观点的左翼思想爱好者。

“你可以不爱党但不能不爱国”这种话则是更是不懂’什么是政治’的象征,这种国家主义甚至是纳粹主义的观点,也有人一边用’不谈政治’当挡箭牌,一边轻松自如地抛出来攻击人,在他们看来’爱国’不是政治概念,而是道德要求。尽管他们声称不相信党的政治教育,但实际上这就是党在课本上、大街上大量宣传的政治观点“将爱国作为道德要求”,不相信党却和党宣传同样的政治理念,那么巧啊?

(二)“不懂政治”所以“不谈”,觉得政治太复杂;

这个倒是可以原谅的,承认自己智商的低下,连基本政治概念都无法认识清楚,到了不能进行任何政治讨论的地步,对于这样的人…要给予智商上的同情;

(三)觉得讨论政治无论怎样都会吵起来,伤和气;

对于这样想的人,我想告诉他:不是每个人都愿意隐藏自己的政治倾向与别人交往的(除非别人不得不讨好你),或者说根本隐藏不了。人在生活中作出的许多不同选择、不同想法,很多都是出于政治观点的不同,要发生矛盾的话一定会发生矛盾,而且一定会把场面搞得很难看,不是不谈政治就能避免的,想避免和别人发生激烈的冲突的话,通过积极地参与政治话题地发现并远离和自己政治观点相差过大的人,反而是个好方法。

邪恶政权最喜欢不谈政治的人,最喜欢看到有人放弃政治思考和发言,而由他们来代替你判断、发言当然高兴啦,这种人是丝毫没有人格尊严可言的,一个人放弃了公共事务的个人想法与发言权的人,已经不能叫做人,而是任人宰割的家畜,说的难听点,连自干五都不如。

为什么我要从他们“不谈政治”的习惯说起呢,因为来自日本的宅文化在中国,政治上的定位是“资本主义国家的腐朽文化”,虽然近几十年中国官方对外来文化的态度变成了“取其精华去其糟粕,警惕历史民族虚无主义”的隐晦表述,稍微解读一下,就是:’对有利于意识形态稳固的一部分左翼文化要保留,反共的、反民族主义的都要消灭’。

其实不只是日本宅文化,所有的外国文化来到中国都经过了这样一个阉割的过程而苟且地活下来,他们的过程有许多相似之处。保证中国宅群体没有政治观点(实际上一个人没有政治观点几乎是不可能的)或者没有共党不喜欢的政治观点,阉割御宅文化就有了群众基础。

大多数宅都无法通过正经地说理讨论政治议题,对自己不同意的政治见解懒得直接反驳,而只会找别人言辞激烈的、人身攻击的语句来说明对方“素质低”“挂”“233”还有的干脆直接宣布对方为公知,或者被公知洗脑了,你要追问他们到底觉得哪里不对了的话,他们顶多支支吾吾地说出个“太偏激”“不理性客观”或者干脆就是“感情上接受不了”(尽管我不懂但我就是觉得不对!)。
他们不能接受的具体是什么呢?主要是对国家主义的批判以及“激烈的”反共主义,不是每个宅都有兴趣牺牲自己“不谈政治”的优雅去做自干五、精神共产教徒的,但从小到大受到不断的国家主义、集体主义的宏大叙事煽情洗脑,被烈血染、红旗角、周半旗、陈毅母、黄挡枪、邱忍烧、地道葬、斑羚飞等钦定谣言蒙大,国家主义(或者说爱国主义、)已经写入他们的道德观里,他们认为爱中国是不需要说明理由的、不分左右都应该遵守的,谁不遵守就是偏激,就是需要挂起来轮“哈哈哈233”的。

在中国能看看动画,有钱有时间享受下外国正经文化市场的文化产物的人,大概也不能理解微博上“偏激”反共信息吧,或许是因为他们家没有被强拆过、镇反文革大饥荒中没被搞死过家人过…..他们觉得“虽然我们国家有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总体上还是可以接受的”,别说在现实中激烈地反抗暴政了,甚至只是在微博上发发反体制文字、转发下维权人士的微博,都会被认为是姿势不好看的、偏激的,看到日本漫画家以中国的超生罚款为背景创作的漫画还会说:“这是哪个位面的中国?”,更下贱一点的会说那些是公知造谣,谁信谁傻逼。

可能只有等到推土机推到自己家门口时候、广电局查封自己办的动画杂志的时候(不是自己的不行,因为他们话会说此杂志哪里哪里不好早该被查)、自己的手办被爱国愤青用U型锁砸烂的时候,才会觉得“啊,公知口里的中国还是稍~微比教科书里的中国真实那么一点的。”

倒不是没有被整过依然对党国一片忠心的,许多宅总是能在被国家搞完自己之后,饱含着热泪单方面地理解了祖国的良苦用心,明明官方还没出动御用五毛造舆论安抚他们,宣传政策的必要性,大多数时候国家阉割一下不能再阉割的正版文化出版物市场,偶尔打击一下许多中国宅赖以生存的盗版和走私市场(很少,所以中国宅目前还过得不错),是不用做任何宣传和舆论造势的。

没有自由市场,御宅族什么也不是

没有P2P技术,中国御宅族什么也不是

接受共产教育长大中途嫁接了点日本文化的宅们还是成为了一个个国家主义斗士,“热爱二次元文化”丝毫阻挡不了他们反日的脚步,“虽然讨厌日本,但喜欢日本动画”的人格分裂形象与“用盗版,不给日本捐子弹”的流氓形象广为日本宅所知。

宅文化本身就属于日本文化,可以说日本的动画游戏轻小说能达到今天这样的影响力,完全是因为日本有充分自由的文化市场,日本人能够自由地进行创作,不用担心广电不过审、电视台不给放、动画情报杂志被查封还上新闻联播批判一番。

中国的宅应该很难想象,实际上日本根本没有广电这东西(也没有官办电视台新闻联播),类似的也只有映像伦理审查委员会,还是民间大企业组织的业界行规一样的东西,没有国家法律那样的强制力,政府只要稍稍参与这种管制就会被认为是侵犯言论自由,是军国主义的表现。

如果日本像中国一样管制文化市场,宅们能看到的动画就恐怕只有《雷锋的故事》之类的,好一点的,不那么宣传党的政治观点的也只有《喜羊羊》啦。但为中国全面强制的文化市场管制辩护的最积极的,也是他们,中国的宅,这时候他们就要搬出“天下乌鸦一般黑”了,只要是外国有类似制度,不管程度上和中国的管制有多大区别,不管进行管制的是不是政府强制力,都能成为他们为广电洗地、为政治审查辩护的理由。

他们还喜欢为GFW辩护,为国家的网络言论审查辩护,为GFW辩护的理由五花八门,我见过最厉害的是直接说“嫌网络不自由,你不会翻墙啊?”,还有他们自己对GFW的善意猜测,什么“阻止小学生入侵NICONICO”啊,总之想表达的就是“没有GFW,天下会大乱”,更普遍的洗地姿势是“GFW阻止了外国对中国的文化入侵,不然西方早就颠覆中国啦!”浑然忘记自己也只是个被剥夺了自由获取信息权利的屁民,却神奇地代入了政治局九常委的角色。

GFW封锁一个网站,不用公布任何理由,因为GFW的存在本来就是政府的黑箱操作工程,不对外公开的。所以外界对GFW封锁和解封具体某一个网站的原因的猜测是无意义的,国内宅们的对GFW的善意猜测就更加傻逼了,中国有句老话叫’擅自揣测圣意’,就是用来形容这种行为的。在古代,擅自揣测圣意也是一项罪名。
无论是GFW还是管制文化市场还是封动画杂志的事件中,你可以看到宅们除了用“天下乌鸦一般黑”来自慰之外,最喜欢干的也是擅自揣测圣意,还有结合他们从课本上学来的辩证大法强调党的政策’也不是那么的坏’。

中国宅们的“A站B站”,还得多亏了会翻墙的搬运工,搬运工贡献了大多数视频源,音MAD、排行榜,如果墙再加强一点,搬运工能从NICONICO搬运的视频就更少了。

前段时间NICO再次被墙,轻松了一阵子的音MAD爱好者们又得翻墙看NICONICO了,或许是因为(支持GFW的)宅同志打入了管GFW的内部。或许墙内死宅会觉得可以靠国内原创继续玩下去,不过早期A、B站也是靠搬优秀的NICONICO视频火起来的,忘恩负义的宅这时候却毫不愧疚地为GFW洗起地来,他们对不起任何一个花费了时间精力为他们从墙外搬运视频的搬运工。
中国的宅们能下载到动画,完全是P2P的功劳,如果没有P2P技术,那现在的宅看一个没有国内网站引进的动画都得翻墙(也许那时候为GFW辩护的恶棍宅就不会像现在这么多),实际上中国政府也不是没有封杀过P2P(前几年BTCHINA与电驴)只是全面封杀起来成本太高,不如GFW有用,因为他们管制网络的目的只是防止人们接触颠覆的信息而已。

“不谈政治”为傻,为政治审查辩护、为GFW辩护为恶,但是我本着对人类善意的猜测认为:很少有人是完全是一开始就喜欢作恶的,更多是因为傻,所以我称呼他们为“宅傻”。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