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 | 【图片3】在拉萨:6月30日~不伦不类的香格里拉

今年在拉萨四个多月(6月底-11月中),拍了许多照片,按拍摄时间选些发在博客上,这也是帮助自己整理照片。

以下是6月30日拍的照片。地点是小昭寺路、北京东路、藏医院路、大昭寺广场及大昭寺。

坐16路公交车,在团结新村东门下车,过小昭寺路入口的第一个警务站,走到半截,看见著名的小昭寺,左边房顶插着中国国旗,右边房顶站着叉腰便衣,之间挂着两幅汉藏文的猩红标语:“加强创新寺庙管理 争创和谐模范寺庙”,“保护历史根脉 留住共同记忆”。

去年(2012),我在拉萨住了三个多月。数月不见,拉萨老城变化很大,所谓的“拉萨老城保护工程”显然取得了“现代化”的效果。我为此于5月间写了《我们的拉萨快被毁了!救救拉萨吧!!》一文,呼吁联合国教科文等全球相关组织,制止如此可怕的“现代化”对古城拉萨的风景、人文和生态犯下不可饶恕的、无法估量的罪过;呼吁全世界众多的研究藏学、研究西藏问题的专家和机构,关注现今眼下拉萨老城所面临的万劫不复的厄运……

我的呼吁得到了百余位国际藏学家的重视,联署签名,发布《致习近平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公开信:呼吁立即停止对拉萨老城的破坏》,指出这种破坏“不仅仅是西藏的问题,也不仅仅是中国的问题。这是一个国际性的问题。”

……然而,以“净化、疏散、改造、提升”为所谓整治目标的“拉萨老城保护工程”并未停止。当其完成之后,不少藏人网友在新浪微博上直言:

完了。拉萨老城失去了圣城厚重文化的朴实性,换来的是边城华丽空洞的外表。看来拉萨真的要翻天覆地了……”

“修旧如旧是修复的最高级别,翻新是容易啊,对奸商的利益最大。难道说这就是传说中的”跨越式”进步,让所有的古老建筑变成社会主义的新房子,再插上一面红旗,大家多幸福。刚放下锄头的四川农民包工正在谱写西藏历史新篇章,巴扎嗨”

“丽江古城的翻版。逝去而久远的记忆,,,,,”

“比如说这装房子的窗户已不是当地特有的,引进云南等地的特色,不适合,应该按照原先的东西进行修复,而不是翻新。对于没见过或者不懂的人来说是无所谓来了。”

“新修之后的富丽堂皇,不伦不类的香格里拉,巴扎嗨。”

再转载几条我当时及时下载的微博(早已被新浪管理员删除了):

“担心的就是翻新变成假古董。”


“事实上,拉萨老城的老照片是能找到的,如果‘修旧如旧’者们不知道拉萨的‘旧’是怎样的‘旧’。1950年代以前的老照片,老房子的老照片,都是有的,找得到的,尽可以照此修旧如旧。而不是,如现在这般的半真半假,舞台化,非拉萨化。”

“介于对古城厚重文化的无理糟践问题,请求国际声援。”

这也是几条被新浪管理员删除的藏人网友的微博:

“简直就是把云南边民的审美搬到千年古城啊!”

“我心中的拉萨你永远无法翻新和统改,你新建的拉萨。。。”

“它们一直在毁灭。从信仰到文化,从古城到人伦。”

这也是几条被新浪管理员删除的藏人网友的微博:

“都慢慢变景区,都追求利益化,此后再无自然。”

“都在抢夺这些项目,谁有势力,谁能贿赂谁就能拿到,这就是现实。谁还管你在想什么。”

“暂住证、通行证,再到古城改造;这一切只能换来短暂的安定和表象繁荣。”

当我和一起到拉萨的独立电影人朱日坤,通过了设置在大昭寺广场上的安检门之后,见到了一幅精心安排的庆祝场景,原来正是在“祝贺拉萨老城保护工程竣工”,实在很巧。

音箱里传出极其响亮的歌声,就像是有只无形之手拉扯着你的耳朵,让这黑色的大嗓门撕心裂肺地告诉你:“西藏人民很幸福;西藏人民最幸福;西藏人民比谁都幸福;西藏人民幸福得不得了。。。”

穿着公款定制的绚丽藏装犹如制服,这些扮演幸福状的阿佳啦(大姐),正一圈又一圈地载歌载舞,目的是让端着各式摄像机的喉舌们,精心准备忽悠世人的视听节目。

实际上,普通游客是不能闯入这个圆圈里去拍的。我注意到,观众中有不少人其实是便衣。

制造“幸福藏人”的官媒喉舌很满意可以与木偶媲美的阿佳啦。

这两位穿藏装的藏人也是表演幸福的演员?看上去不够幸福。

这位远离“幸福的藏族人民”的藏人,坐在煨桑炉旁边,显得很不幸福,他怎么敢表示出不幸福呢?

独立电影人朱日坤在2012年夏天,与我和我先生一起到过拉萨。途中及在拉萨遇到很多他如果不是亲身经历几乎不会相信的事情。而这次,他很快就要亲历更可怕的一件事,正如他在微博上写的:“6月30日下午4时在林廓北路被2个不明身份者抢去并砸破的我的尼康相机。”实际上,那两个不明身份者是跟踪我们的便衣。

“拉萨老城保护工程”的成果之一,是在饱经千年沧桑的大昭寺,无比醒目地插上血红色的中国国旗。是的,谁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中国官媒7月3日报道:“作为拉萨老城区文物保护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昭寺正门前的三座石碑‘唐蕃会盟碑、种痘碑和无字碑’日前修缮完毕,首次以崭新的姿态对外开放。其中,矗立了一千多年的唐蕃会盟碑在风雨中一次次见证着藏汉民族团结和友好情谊。”

实际上,这块于公元823年立的汉藏会盟碑,碑文中最主要的是这句话:“蕃於蕃国受安,汉亦汉国受乐”。

在会盟碑的后方,房顶上的遮阳伞下,露出的人影其实是带枪的狙击手,从2008年至今,他们一直在那里。

插在大昭寺顶上的中国国旗。
从大昭寺二楼俯瞰广场,庆祝活动已结束,人群散去,但舞台布景还未撤掉。

在大昭寺二楼照合影的游客们被称为“内宾”,即来自中国各地的旅游者,他们才是这块土地上真正自由和幸福的人。今天的拉萨为他们而存在。

我在上述的呼吁文章中写过:“历史上,拉萨老城从来不是为游客而存在的景点,如今正被改造成丽江四方街及‘香格里拉’独克宗模式。……消失的,比其他的消失更快。涌入的,比其他的涌入更多……”

而藏学家们的联署公开信上也写到:“此种毁坏正在制造一个人为的旅游村,从而使得拉萨老城区不可或缺的藏式风貌和生活方式成为过去。”

这个人正是几个小时后,在光天化日之下,在大街上,抢过朱日坤的相机并砸烂在地上的便衣。此刻,他伪装朝佛者,尾随我们,跟踪到了大昭寺楼上。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12月1日, 7:31 上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