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力雄在他的网站“族群对话与新媒体”连载现已完成初稿的长篇小说《》。《》是他的另一部长篇小说《》的姊妹篇。正如他在推特上(@wlixiong)所说:将在修改过程中同步连载,第一阶段是在 http://wanglixiong.com(墙外)上连载。

《转世》连载11:维稳大师的部署

从沈迪接受董事会交下的任务,到带着几十人的团队抵达成都现场,只用了四小时二十分。保安公司的快速反应能力已经接近无与伦比。然而却没有见到现场指挥官。副支队长解释说,张支队长正在一线指挥搜捕漏网的暴徒。沈迪安插的眼线却私下报告,张支队长其实是在厂区找他的狗。不光是他找,现场士兵都在为他找狗,正在进行的清理全部停顿。得知藏獒失踪后张支队长一直处于癫狂状态,骂军官打士兵,甚至亲手开枪射杀被抓的工人。沈迪一行到达前,值班员通知张支队长回指挥部等待,他的回应是破口大骂。眼线对骂的具体内容不很明白,感觉非同小可,凭记忆记下了文字,只是标明省略了脏话。

眼线记在手机上的文字是:“(脏话省略)这么大的事只给了老子二百五十万!老子一条狗最少值五百万,老子还赔了二百五十万呢!(脏话省略)他们不赔给老子五百万,老子就去揭发龟儿子!(脏话省略)”

沈迪把眼线的手机放进自己口袋,让秘书给眼线两万块钱。“这手机已经旧了,去买个新的。”

沈迪叫来副支队长:“现场指挥现在由我的人接管,你配合。”副支队长不敢说是,也不敢说不是,嗫嚅之间,沈迪带来的人已各自就位。一位中年男子登上指挥车,坐到指挥员位置操作各种电子设备,熟练得就像一直坐在那里一样。

副支队长躲到一旁去打电话,看来他还没得到交出指挥权的通知。不过沈迪无需理睬。在北京还没出发时,四川省政法委书记的电话就已经打过来,请沈迪协助处理事件。要做的归根结底是一点——不让外界知道发生开枪和死了人。沈迪在官场被称为“维稳大师”,不少地方政府和官员都当过他的客户。他关系通天,能上下摆平,横向则可以在全国同步布局——地方政府没这个能力。政法委书记给的价是一千五百万元,听到沈迪没回应,补充说成都市政府还会拿钱,包括工厂所在的区政府也会加钱。

沈迪让政法委书记跟保安公司的分管经理谈钱。他没立刻表态,但是当然会接这个活。四川省要的和家族联盟要的完全一致,接下四川的活相当于耧草打兔子,顺带多赚的钱。分管经理会像职业经纪人那样讨价还价。各级官员都怕自己辖区出的事闹大了被上级责怪,影响仕途升迁,拿钱平息是不会吝啬的,反正也不是他们自己的钱。果然,飞机降落成都前就收到经理报告,最后谈妥四川一揽子出三千八百万元,比黄士可在董事会上当场转给保安公司的三千万元还高。这个兔子够肥。

多年来,每当沈迪这个“维稳大师”听到出事——也就是不稳的时候,心里总是暗喜。事情越多越大,越是维稳的升值。维稳可以说是当今中国利润最高的产业。在保证完成家族联盟的任务之外,保安公司也被默许接其他活。既然整个国家是家族联盟的,任何不稳都是威胁,因此维稳和家族联盟的利益总是吻合的。既然保安公司是由沈迪控制,公司收的钱如何切割,往哪个口袋装,都是他说了算。沈迪知道官员为什么都喜欢维稳的钱,因为那最没数、最方便做账、也最难纳入制度和审计,所以最容易成为自己的钱。这一单生意,沈迪至少可以弄到自己名下一千万。

想到自己的一千万,沈迪不禁皱了皱眉头,那个蠢货竟然想要五百万!射杀上百人他不当回事,丢一条狗他要发疯……钱是次要的,他的骂娘也可以当没听见,但这蠢货威胁的揭发却不能不当回事。家族联盟可以容忍利用维稳给自己谋利,却不会容忍策划开枪制造不稳。虽然先制造不稳再用维稳谋利是官场公开的秘密,但那一旦见光便是罪大恶极。

指挥电台从现场传回的声音大都是找狗的,最突出的是张支队长接近嚎叫的嗓子,一直不停地骂人。现在当务之急是要恢复对现场的掌控,不能让一条狗控制局面。想让事件化为无形,现场必须尽快处理干净。但是看来首先要解决的障碍就是张支队长,他现在变成了一条疯狗,不让他继续找狗,他必会咬人。

沈迪在手机上写了一行:“狗主人找狗时被隐藏的暴徒割喉,暴徒随后被击毙”——好像是个微型小说,给身边名叫路小虎的“施工员”看。沈迪有大事时总把路小虎带在身边。他虽然年轻,却善于用脑,一点就通。路小虎看了小说,点点头,便到一旁抽烟。那个头脑一旦开动,一切都会按部就班达成。沈迪随即销掉小说,转向处理现场。

根据报上来的情况,原本参加占领工厂的上千人,通过广播最后通牒、震慑加开放通道吓走了大半。目前找到的尸体是一百八十三具,被俘的是二百三十六人,估计现场没被发现的死人和活人都不会有多少了。

沈迪满意的是张支队长让所有的枪都装了消音器。近年才给武警配备这种装备,正是为这种场合用。没有枪声传出去,后面的处理就方便很多,否则只要惊动了周围几公里,开枪消息立刻就会在网上传遍,随即引起外国媒体的关注,往下处理就难了。

十二辆旅行大客车组成的车队陆续抵达现场。在从北京飞来的途中,沈迪的班子已经制定了方案,包括要求成都当局提供大客车。每辆大客车都按要求放下窗帘。下面要做的是把工人——无论死的活的——全部转移出去。对外名义是占领工厂犯了聚众闹事、破坏国家财产罪,需要集中办学习班,配合司法调查,再做司法处理。大客车是故意给厂区外面的家属看,让他们以为车里都是活人,而且待遇还不错(至少没有用囚车)。车里装的活人事先进行麻醉,保证不会动。死人也按座位装车。对外显得车辆和人数相当。运送过程道路戒严,重兵押送,车队先开入武警军营,让人以为学习班就在军营之内。允许家属送东西、送钱,军营设立专门接待处,允诺转交。家属只要以为亲人活着在等候处理,一般就会听话而不敢闹事。他们不会知道,亲人送到军营后被换上篷布遮掩的卡车,活人送到青海戈壁滩上的集中营,死人则送进深山焚烧掩埋。等待家属的将是各种手段和理由的拖延,至少两、三年内不可能知道真实情况。当然,事情迟早会暴露。沈迪也清楚这一点。但是只要等家族联盟完成了卖地,后面再发生什么也就关系不大了。

以沈迪的愿望,现场的人都死了会让事情简单。既然已经开枪了,再多射一些子弹没有区别,有死有活反而麻烦,还得防范活人说出死人的事。好在张支队长为了防止他的藏獒跑出去,让他手下对工厂包围得更严。狗都不能跑,人应该更没可能。不过在讨论对外宣传方案时,重点放在武警被暴徒刺死,才发现刺死武警中尉的那个女人既不在尸体中,也不在被俘者中。沈迪命令对厂区再次进行地毯式搜索,不放过任何角落,同时要求成都和周边地区设卡检查,并向全国警方发布该女的通缉令。只要发出通缉令,她即使没有落网,也只能四处躲藏,不敢出面发声,进入公共领域的管道基本也就被堵塞。

目前最重要的是看住网络。涉及这么多人,一点风声不露是不可能的。关键是不能形成引爆效应。所谓的引爆,指的是快速的连锁反应一波推一波,通过便利快捷的网络传播,产生爆炸效果,加上网络追踪热点的马太效应,瞬时覆盖网络,引起数亿人共振。一旦发生这种引爆,即使以国家之力也难控制,往往必须让步。而只要不引爆,再大事情也会被淹没在信息海洋转瞬即逝,或是无声无息。这就是网络的特点。所以控制网络的关键,就是防止这种引爆。

以过滤敏感词切断流传是基本手段。中国的网络防火长城是世界最高水平。虽然敏感词设定过多会产生阻塞,导致信息流动减缓。不过遇到特殊事件无需考虑那么多,效率是次要的,甚至要的就是让用户感觉“不好用”暂时不用,以阻滞传播。网络就是这样,瞬息万变,稍一错过,热点就不再热。每个节点多出一点阻滞,积累效果就会使引爆失去可能,这是已经使用成熟的经验。

但是这年代不可能封锁住所有管道。如果有传闻却没有被证实,传闻就有新闻价值,封锁反而会激发媒体和记者的挖掘热情。对媒体而言,新闻关键在新,不新立刻抛在一边,因此避免媒体炒作的更好方法不是封锁,而是主动公布,用自己口径抢先将其变成旧闻,嗜“新”如命的媒体便会索然无味,放弃挖掘,甚至干脆按照公布的转发。抢先的公布也就获得了对事件的解释和主导。

公关部派出的新闻小组就是做这事的,最后确定的新闻稿避开工人占领工厂的维权性质,说成黑社会团伙强行占地,破坏国家财产,在政府对其违章建筑进行清除时,聚众闹事,武力对抗,杀害武警军官,杀伤多名士兵,因而进行抓捕,将依法审判。沈迪审定新闻稿时,把已经缩小了一半的抓捕人数再缩小一倍。稿件立刻发至北京,已经安排好作为新华社通稿。再过几小时, 醒来的人们便会从各种官方媒体得知这个消息,又不会引起多少注意,因为都是在不引人注意的位置,篇幅也极其简短。

要采取的另一个措施没这么正规,是邪招,却同样有效——故意在网上传播一个谣言,跟这里发生的情况很像,开枪和死人的情况都说,地点却是另外一个省。先在网上搞得沸沸扬扬,那时自会有当地网民自发出来否认,让谣言不攻自破。再由警方抓捕一个形象猥琐的造谣者送到电视上认罪。就像以毒攻毒的疫苗,即使这里发生的事再被上网,因为说得几乎一样,会让人们以为是同一个谣言,或是另一次造谣。加上调动网络水军去故意搅浑水。网络是最辨不清真假同时又黑白分明的地方,一旦信息混乱让人们搞不清时,既不愿意费脑筋、也没能力去求证的网民就会连洗澡水带孩子一块泼掉。

只要涉及网络,就得在全国范围处理,这是地方政府的局限所在,同时也是沈迪的优势所在。沈迪的另一个优势是快——时间差一点,结局便可能是引爆和未引爆的差别。官僚机构最易坏事就在这。沈迪靠家族联盟直通权力高层,不需要官僚系统的层层请示。高层一句话整个系统就会在全国范围动起来,形成“集中力量办大事”。这些年,当局控制网络的能力大幅提升,也有了强大信心。 网络没有如开始担心的那样成为颠覆力量,而是成为服务权力的工具。权力的网络能力远远压倒民间,平时制造梦幻盛世,利用娱乐进行麻醉,给社会不满提供虚拟释放;出事时或是诱导舆论或是混淆视听,皆可成功化解。沈迪对此已得心应手,保安公司也把很大一部分力量放在这上。

在做着所有事情的同时,沈迪一只耳朵始终在听着指挥电台。现场各个位置的对讲机此起彼伏。跟着张支队长的移动电台和指挥车的电台是同步的,他的骂骂咧咧没完没了地传过来,真是烦死人。终于听到了已去现场经一个多小时的路小虎。

“……我们带的生命探测仪是最新型的,本来是准备搜索暴徒用的,结果变成了一直帮您找狗……”

“到底找到没有啊!有我的狗在,根本不用你们这屌玩意,一个暴徒也他妈的跑不了!”

“别说还真有发现,那座废散热塔的循环管道中有生命迹象,形体像是狗,还活着,可能是卡在某个夹缝中了,得有人进去才能……”

“我操!我操!怎么不赶快给我弄出来?!”

“支队长,您那狗谁敢去动啊?它卡在那肯定怒得不行,别人谁去弄它出来,说不准自己倒活不成了。您是狗的主人,只有您自己去弄才保险。我带着生命探测仪跟着您,帮您确定位置……”

后面将会发生什么,沈迪不用往下听也想得出会是什么。果然,过了一段,连时间都跟他估计的差不多,电台那边传来闷闷枪响,显然是循环道里开的枪。然后便是路小虎从对讲机传出震惊喊声:“支队长被捅刀!……这里藏着一个暴徒!……暴徒被我击毙!……支队长!支队长!……他不行了!……”

事先把一个无关活人捆绑手脚封住嘴巴弄进管道,再让有众多士兵可以支使的支队长自己往管道里钻,刀法使其一刀毙命,再把“暴徒”的姿态、指纹等做得符合警方侦查,所有这些看似不可能的任务在路小虎那却没有什么不可能。很少夸奖手下的沈迪也不禁在心里给了他两个字:精彩!

延伸阅读:

王力雄长篇小说《转世》连载 前言及目录 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3/05/blog-post_22.html

王力雄长篇小说《转世》连载1——引子:法门 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3/05/1.html

王力雄长篇小说《转世》连载2:“二神”之死 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3/05/2.html

王力雄长篇小说《转世》连载3:国葬(上)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3/07/3.html

王力雄长篇小说《转世》连载4:国葬(下)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3/07/4.html

王力雄长篇小说《转世》连载5:“替身” 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3/08/5_9550.html

王力雄长篇小说《转世》连载6:保安公司与会所 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3/08/6.html

王力雄长篇小说《转世》连载7:仙人村 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3/08/7.html

王力雄长篇小说《转世》连载8:台湾不粘锅 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3/09/8.html

王力雄长篇小说《转世》连载9:家族联盟 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3/11/9.html

王力雄长篇小说《转世》连载10:工人想念毛泽东 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3/11/10.html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