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家邝老五是藏人,目前居住在北京。这是他的行为艺术作品《闭》。

“与言论有关”
 ——从我的艺术博客被封杀说起
                                   
文/邝老五

给言论以自由吧,尽可能多的的自由!因为当敌人说出很多话的时候,他们最终会说出蠢话来的。而这是非常有益的。

——高尔基

昨天下午,当我登录我在“艺术国际”网站的时候,弹出“抱歉,此页面不存在或无法找到”。我联系了网站主编,主编私信告知我:“没办法,有关部门通知要删。”“抱歉啊!“你之前发的一些东西,沟通了很长时间,他们说,必须删用户,抗拒的话,网站就没了”。我理解网站的苦衷,也承受着压力,也深知网站不按照有关部门指示办的话,网站也就真的给端掉了。

我在“艺术国际”网站的博客就这样被封杀了。这个我喜欢的艺术类网站上再也找不到“邝老五”用户名的博主了,多年的博文,博友以及诸多交流的言论被有关部门轻轻一点,就消失在信息的河流中再也找寻不见。由此,使我想起了一些“与言论有关”的经历故事。

故事一:在2011年三月之时,宋庄“敏感地带”举办艺术展,因抓捕了几位艺术家。我在艺术类网站发文要求释放艺术家,没想到的是我被带至派出所问话,问网上言论的问题,更没想到的是,警察拿出一大叠打印好的网上言论稿,我才知道,与言论有关的问题有关部门是如此重视。

故事二:发生在2011年夏天,图博特著名作家唯色来宋庄做客和我见了一面,没过几天,我竟然被国家安全局官员一行五人带至通州一宾馆做笔录,详问和唯色见面交流的言论。一着装漂亮短裙的官员把我手机上的信息翻了个遍。还是与言论有关。

故事三:因“废除劳教”的行为艺术后被关押在通州看守所时,提审警官多次询问我网上的言论。有意思的是,一次警官说:“媒体,网上有很多为你们“叫屈”声援啊”,取保候审期间,每次做笔录都要问我:“在网上发表过攻击党和国家的言论没?”这也是与言论有关的经历。

故事四:去年冬天黑夜,一行七人到我工作室做笔录。也是网上言论问题,这笔录比较有意思。我回忆摘录如下,警官问“为何发表和转发有关西藏,新疆的微博?”我答:“为了增加粉丝量。”“粉丝增加了没有?”我答:“增加了一个”。这是我所经历中最短的一次笔录了,白纸黑字上差不多就落了这几行字的笔录,想起来我自己都唏嘘不已,依然和言论有关。

故事五:发生在今年,这次是网监出马了,网监电话直接打给我原来所住的房东的手机上,说从“IP”地址发出的微博有问题,更离谱的是我因评论了下“”的丧葬习俗被游客当成旅游项目的不得当的问题都成了严重的言论问题,网监进入了我的微博页面说:“你看,你看,你的每条微博都有问题,是我就不转不发。”此事后果是我被逼搬家!我无语,这也是和言论有关。

想来这篇短文出去,就恭请有关部门删了吧!

2013.12.14

【本文转自 邝老五 藏人行为艺术家。邝老五在推特上的推号是 ‏@kuanglaowu 】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