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联合早报》署名蔡孟翰的评论称:“宣布东海防空识别区以后,美国在25日飞了两架B52轰炸机进入东海航空识别,试图让中国出糗,证明中国根本没有实质有效控制此航空识别区。世界舆论,包括连与中国近日相当融洽的韩国,也对中国不高兴,搞得众叛亲离。真是令人觉得中国此举何苦来哉?当然,中国此举也可能别具深意,不过且不说美日的国际与军事情势专家,早已预测中国可能有此举,” “英国《金融时报》的大卫培林(David Piling)在28日的一篇文章清楚点出,中国此举可能有的战略计算,苦口婆心说中国此举有其聪明的考虑,但恐怕误判形势,反而被聪明所误。《华尔街日报》11月26日的社论更是不客气地用了brinkmanship(铤而走险之举)形容中国。此报用这个字,通常是在朝鲜课题上,很少用在其它国家。所以若有深意,恐怕早被看破手脚;除非高招尚在后头,不然以现在看来,除非搞得玉石俱焚,不然‘画饼充饥’之后,难免被嘲笑为‘黔驴技穷’。”

  新加坡《联合早报》署名唐文方的评论称: “这第一回合的较量,表面上看好像中国没有考虑后果就盲目宣布空别区,被美国来了个下马威,但稍有长远目光的人都不难看出,这第一个回合只是一个长期博弈的序曲,远非游戏的结束。”“东海防空识别区的建立,最重要的意义是对‘现状’的改变。无论B-52再在此空域飞多少次,也不能否认中国东海空识区存在这一事实,中国这一做法,并没有违反任何国际法,任何国家和政府都有权建立自己的空识区。以后当国际社会讨论都有哪些国家有防空识别区时,中国将会是现有20几个国家和地区之一,从这个意思上说,这已经是一个新的既成事实了。”

  美国中文《世界日报》的社论称:“ 中日两国争夺东亚领导权,两强相争,安倍政权和习李体制的种种表现,两国成名副其实的‘强强相争’,内政条件上,没有一方愿退让,也‘让不起’。”“习近平如在钓岛主权争议上示弱,他通过反腐、深化改革所凝聚的民心和权威,就可能大幅削弱;而大国领袖地位如弱化,反过来又会伤及他领导的内政改革。而在对日强硬上,习近平最能凝聚中国左中右各派势力,形成举国一致局面,建立东海防空识别区既反映了习近平新领导班子风格,也是内外情势交迫下的势在必行。”

  《联合报》的社论称:“钓鱼台主权争议表面上是中日两国之争,但在美国重返亚洲战略的诠释下,以及日本的精心操弄下,却演变成中国大陆与美日同盟的对抗,这让北京在处理钓鱼台问题上格外小心翼翼。”“中共公布东海防空识别区,是中国大陆掌握钓鱼台主控权的第一步,也是其钓鱼台法制化的开端,也将是中日关系的一个新拐点。过去原本的台日中钓鱼台主权争议,在东海被中国‘内海化’后,将会逐渐发酵为美日中台的东海军事争议。”

  新加坡《联合早报》署名雷希颖的评论称:“中国‘突然’划定‘防空识别区’,以及后续博弈中所表现出的异常坚决的态度,这背后所反映的,绝不仅仅是中国的短期诉求,它应当还凝聚着中国政府更长期的战略筹划,这里面应当包括了短期博弈、中期谋划和远期构想三大部分。”“如果说东海海域对中国有着重要的经济和战略意义的话,那么南中国海则是中国未来的能源依托和战略关键所在。”“中国政府在处理完短期博弈后,划设南中国海‘防空识别区’必将被提上议程,成为中国在未来十年到二十年间最重大的中期战略议题。” “划设‘防空识别区’背后所隐含的国际利益诉求,则是中国更远期的构想:从规则的服从者、参与者,转变为一个规则的制定者。”“划设‘防空识别区’只是一个开始,它将是中国推进接下来的中长期战略的一块重要的基石。”

以上是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特约记者张文中在香港为您报导。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