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广 | 人口学者呼吁张艺谋拒绝缴纳超生罚款

最近在中国网络上沸沸扬扬引起广泛讨论的知名导演张艺谋超生事件,以张艺谋承认超生,向公众道歉为标志,进入了新的阶段,包括如何对张艺谋进行过所谓“社会抚养费”,即超生罚款的处罚,也成为公众关注的热点。江苏省无锡市滨湖区计生局希望张艺谋能按法律法规如实申报相关年份的真实收入,用作计算罚款金额之用,根据几家媒体估算,张艺谋须缴纳超生罚款是7995万元、甚至是1.6亿元。

计划生育政策仍然是中国的一项国策吗

昨天(12月1日)傍晚,张艺谋通过其工作室发布声明,证实自己与妻子陈婷的确育有两子一女,他表示,愿意接受无锡市滨湖区计生局的调查,全力配合政府部门的调查,并依照国家规定接受相应处罚。“由此造成的不良影响,在此向公众致以诚挚的歉意。”

今年5月初,张艺谋被曝再婚,其与不同女人共育有7个孩子。此后,“超生”新闻在娱乐类媒体的关注下越吵越凶,而张艺谋孩子户籍所在的江苏省无锡市滨湖区是否、以及如何对张艺谋进行过所谓“社会抚养费”,即超生罚款的处罚,也成为公众关注的热点。

此前的11月29日晚间,江苏省无锡市滨湖区宣传部门官方微博对此事回应说。,称张艺谋、陈婷已委托其代理人携带相关资料到无锡市滨湖区计生局接受调查。目前,滨湖区计生局正对此事“依法依规”进行处理。

现行《江苏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规定:社会抚养费的征收,城镇居民以孩子出生前一年设区的市或者县(市)城镇居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为计征的基本标准;不符合本条例规定多生育一个孩子的,按照基本标准的四倍缴纳社会抚养费;不符合本条例规定多生育二个以上孩子的,按照基本标准的五倍至八倍缴纳社会抚养费。

如果根据这一规定,有估算认为2012年,无锡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35663元,以张艺谋目前承认的超生情况,属于超规多生育两个以上孩子的情况。张艺谋夫妻双方,应以35663元为基准,各自缴纳八倍,共计16倍的社会抚养费,即570608元。

不过,该条例又有规定,“实际收入是城镇居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二倍以上的,除按照上述规定缴纳社会抚养费外,对其超出人均收入部分还应当缴纳一倍至二倍的社会抚养费”。

媒体报道,当地计生系统工作人员坦言,对于超生当事人的实际收入调查,现实中难以执行。因此,对于明知实际收入超过普通民众收入的“超生”富人,一般是按照高限征缴倍数,对当事人夫妻各自征收社会抚养费。

江苏省无锡市滨湖区计生局似乎胃口不小,不会仅限于50几万的超生罚款,该局对对媒体表示,希望张艺谋能按法律法规主动配合,如实申报相关年份的真实收入,用作计算罚款金额之用。如果按此估算,根据几家媒体估算,张艺谋须缴纳超生罚款是7995万元、甚至是1.6亿元。

对当地计生官员的这一贪婪表现,有人口和经济学者提出了批评。财新网专栏作家、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撰文《张艺谋“超生”不需道歉》,呼吁张艺谋拒绝缴纳这一罚款。

文章提出,希望利用这个机会,让社会真正思考“超生”的是非曲直,特别是对“超生”家庭征收社会抚养费是否有哪怕一点合理之处?更重要的是,到底谁需要对民众道歉?

对征收社会抚养费的理由是什么?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新闻发言人的解释是:“法律规定超生者必须缴纳社会抚养费,不是罚款,而是超生者对社会进行的经济补偿。因为,多出生人口侵占了较多的社会公共资源。”

文章提出,对多生者征收社会抚养费完全颠倒了正常社会该有的养育观念,让人们觉得多生孩子是自私自利,是占了国家的便宜。但实际上,多生孩子是利他行为,是利国利民,这在社会化养老的时代,特别是极低生育率的今天更是如此。父母生育孩子是以自己巨大的成本在给国家和民族做真正的贡献。

社会抚养费制度乃至严厉的生育限制所基于的基本假设是“人的负担大于贡献”,这点从根本上来说是错误的。人口是民族之根本,也是国家最宝贵的资源。人在成年前是物质财富的消耗者,工作后是财富的创造者。总体来说,人一生的贡献要大于消耗,否则人类社会不可能进步。

在几十年一边倒的宣传下,在计划生育实施过程中的无数伦理悲剧下,在对多生者以征收所谓社会抚养费的名义进行的惩罚下,大部分人已经忘记了生育控制政策的目标本身是否有道理,更忘记了当年的论证是多么粗糙和荒诞。

除中国外,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在生育率低于更替水平之后仍然限制生育。而自1991年以来,中国的生育率一直低于更替水平,至今已超过20年。中国早已经陷入了严重的低生育率陷阱,即使立即全面放开生育,在有限的反弹之后,生育率依然会下滑到远低于替代水平。

在这种情况下,计划生育部门依然我行我素,为了部门私利,一再使用离谱的数据来误导决策层,拖延放开生育的时间。生育政策的后果有几十年的滞后。在可预见的将来,生育限制的恶果会越加凸显。因此,真正需要道歉的不是生了更多孩子的张艺谋,而是把部门私利凌驾于国家和民族利益之上的计划生育机构。他们需要为自己的错误向全民族道歉。

文章呼吁,张艺谋拒绝缴纳一分一毫的社会抚养费。这不是金钱问题,也不是荣誉问题,而是为了最基本的社会公平和道义原则。如果卫计委决定征收巨额社会抚养费,建议张艺谋捐出等额资金成立基金会救助因为强制一胎化而产生的失独家庭。

如果被法院强制执行缴纳社会抚养费,建议张艺谋一直上诉把官司打下去,不仅为中国的法制建设贡献一己之力,更促使整个中国社会深入而广泛地讨论这个影响千秋万代的政策。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12月2日, 9:12 上午
编辑:
分类: 国际华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