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思想|吴迪:张成泽事件和中国地缘政治悲剧

  
最近这几年,在中国的媒体上读到的谴责朝鲜暴政的文章,可谓汗牛充栋,特别是自张成泽事件以来,中国国内妖魔化平壤政权的评论,数量和强烈程度比之西方有过之而无不及。从民间层面,中国正在转变成一个极度反朝的国家,尽管政府依然明白朝鲜的重要意义。民间反朝的言论,主要是从“民主”和“人权”的角度出发,鲜有从地缘政治的角度考虑。是的,朝鲜很独裁,不讲人权,但从唇亡齿寒的角度上来讲,绝不能因为嘴唇长得丑,就轻信把嘴唇割掉。一个人对自己的兔唇是什么态度,中国对朝鲜就应该是什么态度。这就好比美国支持沙特这样一个独裁君主国家,并不是为了在中东推广民主和人权,而是为了捍卫自己的地缘政治利益。

   说到朝鲜巨大的地缘政治意义,绝对不能把眼光仅仅局限于近代史。不错,在近代史中,对中国的领土主权威胁,最大的是日本和沙皇俄国;但纵观中国两千年的历史,远在日本和沙皇俄国成长为地区霸主之前,盘踞朝鲜半岛的政权,就对中国的领土主权造成了长达七百多年的严重威胁,这段时期也就是韩国史学家所称的三国时期。

   在这三国中,最为历朝中原君主忌惮的,就是立国达七百余年之久的高句丽。高句丽是一个缘起于中国东北,并最终征服朝鲜半岛大部,东北大部和俄罗斯滨海边疆区一部的东北亚地方霸权。谈起中国古代史,无人不知匈奴之骁勇,但却乏人知晓高句丽的勇猛,亦为世所罕见。高句丽是个不折不扣的武士之国,自立国至灭亡,便从来没有停止过征伐,而且每每捉住中原各朝内乱纷纷的时刻,积极吞并中国领土。

   高句丽和中原王朝的冲突,始于东汉时期,但大规模的争霸战则始于隋朝。隋炀帝为统一中国东北地区,曾先后三次征讨高句丽,调动了总数高达百万的大军,结果都功败垂成,最后因战耗尽国力而亡。唐朝建立后,李世民更是觉得高句丽是悬在中原政权头顶上的一把达摩克利斯剑,调动数十万大军,先后三次征讨高句丽,最终也没有实现征服之梦,遗憾驾崩。高句丽罕见的战力,深深震撼了中原政权,以至于李世民发出了“高句丽不除,后世必为大患”的感慨。

   终于,李世民之子唐高宗得到了灭高句丽的天赐良机。高句丽王室内乱,多次击破唐军的军事独裁者渊盖苏文去世,其长子渊男生降唐,并和唐将共同领军征讨高句丽。值此天时地利人和之际,唐朝仍然忌惮于高句丽的强大战力,除倾举国之力发兵之外,还联合新罗夹击高句丽,经过艰苦卓绝的苦战之后,终于将其攻灭。

   高句丽幽灵笼罩东北亚

   由于高句丽民族的骁勇,唐朝怕其复国之后再犯中国领土,决定把其民族中最精锐的部分,移民到中国内地。根据苗威教授研究著作《高句丽移民研究》,迁入大唐内地的高句丽人约有155万2700人。流入新罗近33万8500人。流入倭不超过1万,流入渤海者35万人,流入突厥约26万。安东都护府辖区内高句丽人约68万3800人。这之后,高句丽于唐朝就像哥萨克之于沙俄,为唐朝的军事扩张立下了汗马功劳。

   高句丽虽灭,但其幽灵依然笼罩东北亚。日本吞并朝鲜后,朝鲜志士为了增强民族凝聚力,需要唤醒朝鲜民族的认同感和历史自豪感,但李氏朝鲜长达六百多年的历史,却满是屈辱,先是附属中国,后是为日本吞并,其间找不到能唤醒朝鲜民族的一点一滴。为此,朝鲜志士决定彻底与赖以立国的儒家文化决裂,重新以勇武善战的武士之国的高句丽历史,构建朝鲜民族的认同感。

   就此,韩国前总统朴正熙曾指出,李氏王朝给朝鲜民族遗留了两项有毒的遗产——源于程朱理学的派系之争和中原官僚体系,和盲目屈从臣服的奴性。在李氏王朝之前,朝鲜没有屈膝臣服的传统,比如高句丽就是一个从不低头、勇武善战的东北亚霸权,并且占有中国东北地区。

   这就是高句丽影响中最应令中国惊惧的地方,韩国渴求重塑高句丽王朝的辉煌,是否意味着未来中国和朝鲜半岛政权,将在中国东北地区一战?韩国的民族主义,将会把朝鲜半岛带向何方?中国人只知日本,却不知朝鲜。朝鲜半岛会不会有一天苏醒,成为高句丽那样和中国争霸的东北亚大国?

   有了这样的地域政治考量,张成泽事件带给中国西化公知的痛苦,就无关痛痒了。中国五千年的历史中,最大的悲剧有两种:社会进程悲剧和地缘政治悲剧。公知们口中的普世价值属于前者,而朝鲜半岛高句丽化属于后者。如果只通过前者解读张成泽事件,就会落入后者的陷阱。

   在阅读了无数美国智库和政府部门关于朝鲜半岛的研究报告之后,我发现美国和韩国一直在等待朝鲜政权的崩溃,而这个崩溃,将是未来几十年实现以美国为主导的朝鲜半岛统一的唯一机会。统一之后的韩国,将拥有一百万军队和核武库,加上美国的驻军,宛如高句丽般强大的大韩国,将成为美国重返亚洲并遏制中国的最完美答案。

   这样看来,钓鱼岛和日本只是美国亚洲大战略的障眼法,插在中国腰上的利刃其实是朝鲜。最完美的是,朝鲜崩溃后,因朝韩边境有重兵把守,地雷遍布,中国将成朝鲜难民的首选目的地。这股难民潮可能达400万之多,再加上东北的200万朝鲜族,东北将有600万左右韩国人,未来中国东北有科索沃化的可能。所以,中国对待朝鲜要像对待兔唇那样,尽力治好它,如果割掉,则大祸将临。(联合早报)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12月27日, 5:46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