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插播一个通知:
  前几天的博文《如何用ISO镜像制作U盘安装盘(通用方法、无需WinPE)》收到很多反馈,不少热心网友分享了自己的经验。俺在那篇博文中增加了“读者反馈”一节,汇总大伙儿的经验。
  如果你在博客阅读器中看不到那篇博文的新增章节,说明你的博客阅读器无法显示修改后的博文内容。

★中国的9大社会阶层

  最近几个月,网上流传一份《中国社会最新阶层划分:看看你在第几层?》。可能某些读者已经看过了。针对还没看过的同学,先转载如下,然后再附上俺的点评。

◇第1级

以在任政治局委员、退休常委为代表。
和2级的区别在于:1级对全国局势有控制能力,2级没有。

◇第2级

以在任有实权的省部级干部、退休委员、部份大权贵、大富商、大银行家为代表。
和3级的区别在于:2级能影响国家政策,3级不能。
(编程随想注:某些2级的家伙,其实是1级的直系亲属,比如邓、李、江、朱、胡、温等人的老婆或子女)

◇第3级

以一般省部、副省部、特别实权的局级,或是大企业主、一般权贵富商、名牌大学校长、中等银行家为代表。
和4的区别在于:3能够影响一个地区或者行业的发展,4级不能。
3级以马云、马化腾等为体制外的顶峰,3级其实是行业精英或地区体制精英。
(编程随想注:某些3级的家伙,其实是1级的旁系亲属,比如习近平的两个姐夫都是大财主)

1至3级是中国的上层社会,普通人非奇遇不能进。

================================

◇第4级

以一般地厅级、实权县处级、院士、大教授、高级职业经理人、名医生、名律师、高校校长、演艺明星、知名作家、 中等企业主、小银行家之类为主。
普通人通过奋斗最多能够达到这个层次。比如惠普谷歌大中国区总裁、范冰冰之类就是体制外本级的顶峰。
和5级的区别在于:4级和上层有千丝万缕的联系,5级没有。

◇第5级

以小企业主、普通处级副处级或实权科级干部、教授、中等职业经理人、大城市多套房地主、二三线明星、小有名气的医生、律师、工程师等。
和6级的区别在于:5级有自己的事业,6级没有。

◇第6级

以普通公务员、主流企业职员、高校青年教师、普通自由职业者、一般医生律师、一般工程师、大点的个体户等为主。名牌大学生、研究生毕业后多在这个层次。
和7级的区别在于:6级有一定的上升空间,7级很难。

4至6级是中国的中层社会,分别是高、中、低端中产阶级。普通人通过努力,最后能够定格在第5级就算是很不错了。

——————————–

◇第7级

以普通企业工人、边缘化的体制内人员、小个体户、城市底层土著、富裕农民之类为代表。
和8级的区别在于:7级能够在大中城市立足,8级不能。

◇第8级

以血汗工厂工人、普通农民等为代表。
和9级的区别在于:8级能够自食其力,9级不能。

◇第9级

以大城市底层失业人口、偏远山区农民等为代表。以城市的基本生活标准要求,这些人在城市基本不能自食其力。

7至9级是中国社会的底层,是草根阶层。

以下是俺的点评


★没有公平

  首先剽窃一下影片《让子弹飞》的台词——如今天朝最需要的就是:公平,公平,还是他妈的公平。为了说明咱们的党国缺少公平?俺举几个例子。

  邓小平的大儿子邓朴方创办了“大康华”(80年的十大官倒公司之首)。你相信这是巧合吗?
  李鹏的老婆(朱琳)、儿子(李小鹏)、女儿(李小琳)都曾经担任过电力行业的高官、大股东(这三人的职务都是公开可查的)。你相信这是巧合吗?
  江泽民的大儿子江绵恒,年纪轻轻就当上中国科学院副院长。你相信这是巧合吗?
  江绵恒担任法人代表的“上海联和投资有限公司”,投资了非常多的大公司(比如中国网通、上汽集团、上海机场集团、凤凰卫视、宏力半导体、等)。你相信这是巧合吗?
  温家宝的老婆张培莉是全国知名的珠宝品牌“戴梦得”的老板,号称“珠宝女王”。你相信这是巧合吗?
  温影帝没当上总理之前,他儿子温云松还默默无闻;2002年之后,温云松突然就变成金融大亨(掌控上百亿的私募——新天域资本)。你相信这是巧合吗?
  习近平外甥女张燕南,在香港购置多处豪宅,比如2009年以一次性付款1.5亿港币购入浅水湾豪宅(BBC的报道在“这里”)。你相信这是巧合吗?
  最后来说说名声不算太差的朱镕基。他儿子朱云来被王岐山提拔到中金公司(天朝第一家投行)当董事长,年薪折合美金1700万(金融时报的报道在“这里”)。你相信这是巧合吗?
  既然说到王岐山,再顺便抹黑一下:这家伙近期高调反腐,骗取了很多人的眼球。但是他敢动上述这些大权贵的家族吗?他如果不是姚依林(80年代常委)的女婿,他能一路升到政治局常委吗?
(想知道更多太子党的资料,请看俺整理的《太子党关系网络》

  看完上面这些,你不妨再回味一下当年邓设计师高调鼓吹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有没有一种被忽悠的感觉?
  其实俺不反对“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如果某个人靠自己的努力,靠自己的聪明才智,甚至靠自己的运气,并且是通过合法途径,赚取大量财富,这无可厚非。但是你相信那些发迹的太子党,个个都是聪明过人,能力超常吗?
  所以,邓小平那句话的要害在于,缺少了一个定语——“在确保公平的前提下”。不强调“公平”,只强调“先富”,最后的结果就是——天朝沦为“权贵资本主义社会”。
  那怎样才能有公平捏?有些天真的网友还在幻想,指望那些身处第1等级的大权贵来搞改良(政治体制改革)。
  俺来帮这些天真的同学分析一下:如果真的有政治体制改革,首当其冲就是第1第2等级的那帮家伙——他们的特权首先就会被拿掉。没了特权的权贵就是“脱毛的凤凰不如鸡”,你觉得他们会傻到断送自己的锦绣前程?
  所以,不要听信朝廷近期鼓吹的“自上而下”的所谓顶层设计,那都是忽悠你滴!要真的实现成熟的民主化,只能靠“自下而上”的政治变革。俺本人寄希望于“非暴力革命”。更多介绍请看《谈革命》系列。

★难以流动

  再来说说流动性。所谓的流动性指的是阶层之间的流动性。
  在一个正常的社会,阶层之间必然有一定的流动性。能力出众者有希望升入更高的阶层。而能力糟糕的人可能会被降级。
  但是在咱们这个奇葩的国度,很多层级之间都是巨大的鸿沟。能够有幸越过鸿沟晋升的人,真的是很少很少。尤其是第3级和第4级之间的鸿沟,或许只有千万分之一的人能越过。前面那篇文中提到的“二马”可算是越过鸿沟的。但这样的例子,全国能有几个?而且“二马”有没有巴结过权贵,也不好说哦。
  再来分享几篇报道:
北京小升初共建生内幕——权力部门子弟一比一录取 @ 搜狐
父母官职对大学毕业生第一份工作起薪有显著影响 @ Solidot
  从这些报道可以看出,阶层的“世袭性”越来越明显。底层的人,其子女很可能还是留在底层。因为他们根本没有后台,没有关系网。而各种资源都被有后台有关系网的人瓜分干净,不可能再留给底层的人。

★无法稳定

  天朝的社会阶层,不光是流动性差,而且稳定性也差。
  为了说明稳定性差,俺据几个例子:
举例1
大概从邓小平开始,朝廷就经常把“稳定压倒一切”挂在嘴边。为啥朝廷反复强调“稳定”,恰恰是因为咱们党国很不稳定。像那些成熟的民主国家,就不会天天喊着要“稳定”。
举例2
最近十多年来,天朝的维稳费用持续走高,已经连续多年超越军费开支(报道在这里)。维稳费用的猛涨,充分反映出逐年增加的大规模群体事件。

  而且天朝的稳定性,处于一种“越来越差”的趋势中——所以维稳费用才持续走高。既然是“越来越差”,那么当稳定性差到一定程度,现有的阶层模型就有可能发生崩溃然后重组(说通俗点就是“重新洗牌”)。这可不是俺故意耸人听闻——连党国官方媒体自己都承认这点。
  早在十八大之前,就有小道消息称:王岐山在私下场合向周围的人推荐《旧制度与大革命》一书。到了十八大之后,王岐山当上常委,甚至在公开场合推荐此书。请看朝廷喉舌的如下报道:
王岐山为何推荐《旧制度与大革命》? @ 人民日报
  这篇官媒上的文章公然提到:当前中国社会背景复杂和社会矛盾激化的处境,与法国大革命时期有某种相似性。
  大伙儿不妨想想看:如果情况没有到很危急的关头,作为常委的王岐山有必要在公开场合来强调吗?

俺博客上,和本文相关的帖子(需翻墙)
谈革命
若政治制度不公平,则经济改革无意义——谈谈天朝这个大赌场
聊聊天朝的政治体制
看看全国人大代表都是些什么货色——兼谈”议会道路的改良”行不通
《太子党关系网络》
两个寓言折射天朝政治现状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