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力建 | 广东经济赶韩国:看起来很美

作者:信力建 

岁末年初,是中国捷报频传的时候,这不,最近广东省政协第十一届二次会议召开各小组讨论会议上,又传出好消息:广东省政协委员、广东统计局局长幸晓维在参加小组讨论时透露,广东GDP今年有望超韩国。这也意味着继1998年超越新加坡、2003年超越中国香港、2007年超越中国台湾等地之后,在2014年,广东即将赶上亚洲四小龙中仅存的韩国。目前韩国经济总量位居世界第十五位。此前广东省公开数据显示,初步预计2013年广东经济增长8.5%,GDP达6.23万亿元(人民币,下同),成为全国唯一一个超6万亿元的省份,同时突破1万亿美元。

然而,对这个数字细加分析,恐怕就没有这么好看了。首先,从土地人口和自然条件看:韩国的总面积为99600平方公里,广东省面积为17.79万平方公里,广东是韩国的几乎两倍。而人口方面,韩国总人口4905.3万,广东常住人口9500多万人,加上流动人口当不下11000万,是韩国的两倍有余。因此,这个经济总量平均到每个人头上,也就只占韩国一半——具体说来,就是广东省GDP总量虽然过万亿美元,但人均不足一万美元,还不到韩国2012年人均GDP2.26万美元的一半。而和广东人均GDP水平相当的,是GDP总量排名全球第52的罗马尼亚。

其次,也是更重要的还在质量。广东现在仍以传统产业为主,基本上是靠来料加工来赚取微薄利润、而韩国拥有不少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大企业,差距十分明显。 具体说来,广东处于工业化中后期,除了深圳可以拿出“华为”等一批科技企业,大多数城市还在走“劳动密集型”的老路;韩国则已步入后工业化社会。也因此2010年韩国人均国民所得突破21640块美金(汇率法)。外汇存底的部分,截至2012年2月底为止,韩国外汇存底为3158亿。韩国是世界第7大出口国和第9大进口国。《韩欧自由贸易协定》与《韩美自由贸易协定》(KORUS FTA)的正式生效,使韩国成为全球第一个与欧盟和美国两大经济体都签署自贸协定的国家。如今,韩国经济实力雄厚,钢铁、汽车、造船、电子、纺织等已成为韩国的支柱产业,其中造船和汽车制造等行业更是享誉世界。大企业集团在韩国经济中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三星、现代汽车股份有限公司、SK、LG和KT(韩国电信公司)等大企业集团创造的产值在其国民经济中所占比重超过60%。所以,就产业高端化方面,广东虽然也有华为、中兴这些可以跟三星叫板的企业,但总体上看,无论在产业的高端化还是制造业的品牌建设方面,差距仍非常大。

在文化教育方面,代表韩国大众文化的“韩流”不仅为韩国带来巨大的经济利益,还提高了韩国的国际知名度。韩国是一个十分重视教育的国家。全国各类大专院校数以千计。国立首尔大学是一所的综合类院校,2013QS亚洲大学最新排名第4位。延世大学和高丽大学也非常有名,三校并称sky三校。此外,还有成均馆大学、西江大学、中央大学、庆熙大学、汉阳大学、檀国大学、建国大学、忠南大学、世宗大学、梨花女子大学、庆北大学、忠北大学、浦项工业大学、釜山大学、全南大学、釜山外国语大学在韩国较有名誉。而广东,除了中山大学、华南理工大学、暨南大学等少数几所大学外,能与韩国这些大学媲美的不多。此外,在环境保护程度、社会保障、文化发展等方面,广东与韩国均存在不小的差距。到过韩国的人都有这样的感受:韩国农村的房子虽然不新,但很整洁。换言之,经济总量只是一个表面,而内在的社会建设、生态文明才反映真正的差距。广东虽然人均GDP即将突破一万美元,但很多人并没有享受到人均一万美元带来的好处,很多人甚至游离于社会公共服务体系之外。

更值得忧虑的是,广东虽然经济总量上看来不错,但经济发展极不平衡,或者说是一种不和谐的经济发展,尽管韩国首尔与其他地区的差距也比较大,但广东珠三角与东西北的区域失衡更为严重,东西北地区人均GDP低于全国平均水平。从经济总量看,珠江三角洲15个县(市)的总人口仅占全部县域人口的21.60%,而其G D P却占整个县域的34.22%,地方财政收入占45.74%,城乡居民储蓄存款余额占35.83%,其他主要经济指标也均在广东县域经济中居举足轻重的地位。而东翼拥有21 .5%的县域人口,其GDP只占县域总和的1 8 .0 2 %,地方财政收入只占13.13%,城乡居民储蓄存款余额只占16.54%,指标均比2009年有所降低。西翼12个县(市)的总人口占27 .85%,G D P只有整个县域的22.62%,地方财政收入占13.28%,城乡居民储蓄存款余额占20.86%.再看人均水平,2010年全省县域人均G D P为19852元,珠三角县域人均G D P28590元,西翼17578元,东翼15573元,北部山区17820元;人均地方财政一般预算收入从高到低的依次是珠三角1743元,北部山区942元,东翼563元,西翼487元,这也说明县域经济发展不平衡问题依然比较严重。目前,珠三角县域人均G D P是东翼县域人均G D P的2倍;67个县域单位中剔除人均G D P最高值(最高值是增城,人均G D P为68068元,在广东县域中太突出),人均G D P次高值与最低值相差23646元,最低值仅为次高值的18 .8%,最低值也仅为县域人均G D P的36.9%。

也因此,我们看到,在粤西,雷州东塘村300人学校没有一个学生专用厕所;在粤东,梅州溪口村人均仅四分田地,养不活一家老小,病倒一个人就塌下一个家;在粤北,河源杨梅村,基础设施薄弱,人在里面不知道如何出山,外来媳妇不惜打掉孩子也要逃离。在喀斯特地貌区,清远孟山村石灰岩密布,全村378户在几无产出效益的石缝中艰难度日;在海边,揭阳彰宁村村集体仅靠出租鱼塘收入,一年才几千元,风烛残年老无所依;在珠三角,恩平金坑村饱受缺“金”之苦,多数村民外出谋生,农村凋敝,生机不在。据国务院扶贫调研组去年的数据,广东农村年纯收入1500元以下的贫困人口有316万人,占全省农村人口的6.14%。高于全国4.6%的贫困发生率。值得一提的是,广东还有3409个贫困村、70万户、316万人处在贫困线以下,贫困农民生产生活条件还相当落后,贫困村内部公路、泥砖房改造、饮水安全等基础设施还很不完善。目前,广东仍有7840多个老区自然村未通机动车路,182个老区村未通电,7600多个老区村、306万人存在饮水安全和困难,全省还有200多万户农民居住在泥砖房和茅草房中。

不仅与本省内的珠三角差距悬殊,与其他省份的县域相比,广东县域经济水平也有差距。据报告中的统计数据,广东67个县市人口占全省比重达到52.46%,但G D P仅占全省19%,而地方财政收入占比更只有8.55%.而同期江苏、山东和浙江县域经济占全省的比重分别为55.37%、59.56%和51.52%。

教育卫生分布也极不平衡,无论是优质的教育资源,还是卫生资源,都集中在珠三角。而在广阔的粤西、粤东与粤北地区,则寥寥无几——“城市象欧洲,农村象非洲”的情形,在广东也照样存在。

问题的关键除了政策的倾斜外,也还有个广东的税收上交中央太多。从2007年到2012年,广东的税收收入从6835亿元增长到13164亿元,增长了95%,年均增长12.0%。而从2007年到2012年,广东的GDP由3.2万亿元,上升至5.7万亿元,增长78%,年均增长10%。由此可以看出,从2007年到2012年,广东的GDP虽然以10%的高速增长,但仍比不上税收的增长。也就是说,5年来,广东省的税负不断增加,由2007年的21.6%升到2012年的23.0%。而2012年全国税收收入共完成110740亿元,全年国内生产总值519322亿元,税负为21.3%,广东的税负明显高于全国水平。事实上,自从1994年分税制改革以来,广东能花的钱就少了。对于中央财政来说,考虑到中西部地区,中央财政支出向西部倾斜。中央专项转移支付相对少了。同时广东诸如医保改革的负担等自己承担。虽然近几年中央财政对广东的转移支付逐步增加,但广东的人口较多,特别是人口增长速度快,人均就少了。

总之,广东的GDP超过韩国,是好事。但是,如何将这看上去很美的蛋糕做得更大更加松软可口,如何将其分配得更加合理公平,则是下一步该认真考虑解决的事,否则,这数字也就看上去很美而已。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中国数字时代亚马逊镜像(墙内可直接点击)

2014年1月22日, 4:48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