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力建 | 强人政治是福是祸?

作者:信力建 

13将过,一马当先,才能在14马到成功。“思想南方”2014迎新座谈会暨信孚凯迪企业家理事会迎春会于1月22下午闪亮召开。包括:蔡慎坤、马中飞、孙潮、韩世同、黎文江、陈诗峰、吴国华、田炳信、尹星、邓良平、李孺、陈善之、戴小红、唐明灯、陈家义、庞俊茂等新老朋友到场,并就2014年的政治经济走势发表自己的观点,碰撞出不少思想火花,提供一些真知灼见。以下是几个人的发言,稍作整理以飨大家。

信力建:从目前情况看,未来20年到30年中国会进入一个习时代,相比于江湖,习有天然的红色正血统优势,所以习是董事长,董事长的执政方式自然与总经理执政会有一个大的差异。他完全会按照自己的想法来掌控这个国家,十八大三中全会出台的60条决定基本上就是习的想法。从这个60条来看,绝大部分是有利国家发展的提法,能否完全落实是关键。如果落实下去,至少中国的人均GDP还会增长,但是选举可能难以实施,这只是我的看法。不过,于建嵘比较乐观的认为,明年或者后年县域议政人员会放开选举,这还有待观察。

有人讲习的集权目的是为了分权,如此说法不免会让人担心。习集权的势头不可阻挡,有成为超级总统的可能。对照一下,美国总统的权力也是很大的,如果候选人一旦被选举为总统就是当然的三军总司令,而且还是国安委的主席,但是美国的权力分权制度下有议会,有最高法,总统不可能一手遮天。中国并没有这些制约保证,一旦集权没有制约谁也难以预料后果会怎样。同样,集权对于集权者本身来说也未必是最优选择,权力越大责任就会越大,历史的重担只能由他来担当。

田炳信:最近很多人都在抱怨,言论打压的很厉害,尤其是微博被关的很多,其实,微博的衰落主要跟微信的兴起有关,恰巧时间点赶上了管控严厉。实际上管控不严格,微博也会被微信挤压得丧失空间。去年新的班子一上台,我们成报就做了一个整版的文章《中共意识形态研判》,其中谈了三点:首先是这7个人中有5个人是农民,其他两个(张高丽、俞正声)是工人,简单的说就是工农联盟,换句话说,这7个人都是从底层走出来的,没有多少精英意识。从共和国底层走出来的人能体会到民间疾苦,比较清醒,不装不牛不傻,对待老百姓不装,这就有了反对铺排浪费;在美国人面前我们不牛逼,美国人是老大管全球,我们是老二管亚洲,确立自己老二的位置;不傻就是,这是一个非常明白的团队,而且这7个人基本干净。他们的干净能带了整个政治局的清廉,我个人觉得他们当前的做法开了非常好的风气。我是觉得未来很有希望的,所以准备作一篇文章“第三代董事长横空出世,习近平初定江山”。从这一年的管制手法看,习很像是董事长了。

中国改革开放走到今天,发展不均衡产生了如今的不平衡,积累了大量的矛盾,随着网络技术的发展,很多矛盾被放大。当年邓小平出山的时候,面对的局面是积重难返,其实,习上台之后碰到的麻烦远远超过邓时代。邓时代社会没有如今的多元化,矛盾很单一,只有阶层没有阶级,但是今天已经出现了阶级,而且阶级之间的裂痕很大。所以新班子上台首先要这个社会喧嚣噪音少一点,安静下来,所以媒体人会感觉到会有点不自在。

中国肯定不能乱,一个社会必须有人管。现在中国搞两党轮流执政也没有这个条件。纵观人类社会的管理模式,无非是三种:一种是家族管理,牛的像清朝管了300多年;一种是两党轮流执政;还有一种是一党管理,管的好的可能很好,管的差的话也糟糕透顶。现在有一个明君出来的话,估计也会有好的效果。

蔡慎坤:依靠强人政治历来是被管制的中国人的心理习惯,现在习上台露出了强人的苗头,所以很多人就开始乐观了,认为中国有希望了。反腐的确有了效果,但是如果我们回过头去看,江湖上台的时候,反腐力度也不小,所以犯不着过于乐观。强人政治是建立在集权基础上的,既可能做很多好事,也可能干很多坏事,当一个强人没有任何制约的时候是非常可怕的,谁也不能阻挡一个强人成为一个疯子。所以,我们需要强人,更加需要一个健全的法律来制约强人。

中国几千年的历史已经证明光有强人,并不能给民众带来幸福,而且我们的历朝历代并不缺强人,但是结局怎么样?所以有没有健全的法制才是关键。最近一年来,大家自由言论的空间被大大压缩,这就是强人政治的一大体现,只有中央能说话,其他人或者闭嘴,或者与中央保持一致,如果不遵守就会被整肃。有公民呼吁公开官员财产就被打成反党集团,这还不够可笑吗?既然如此高调反腐,为什么不敢公开官员的财产呢?

田炳信:我插一句,客观的讲,如果一下子全部公开,这个国家有可能瞬间就会垮台,所以,公开财产要一步一步走,有一个渐行渐进的过程。

韩世同:从08年开始截至去年12月,中国至少是出台了三个四万亿,结果是救了很多开发商的命,很多开放商直到现在还在说多亏温家宝救了“我们”的命。08年美国的次贷危机实际上与中国无关,出台了很多货币来救市,实际是人为搞乱了整个经济规律。改变经济规律人为繁荣的结果,是让大家将面临一个更大的危机。强人不强人,能否让中国经济平稳过渡。最近有几个人的观点值得大家分享,一个是深圳大学的教授国世平的说法,他认为房子是一套不能剩的,必须全部卖掉;另外一个是许小年,他认为现在的经济一旦垮掉就是一个无底洞,我们过去10年每一年的投资增长达到了20%,而收入和消费只有10%的增长,这样累积下来的畸形状况就构成了一个很大的危机。第三是李稻葵,他认为房地产一旦破产就会导致整个经济的破产。

三四线城市的房子已经出现问题,一二线城市的房子上涨乏力,危机可能即将发生,我们必须提早准备。18大的决定中有许多措施一旦实施是可以从根本改变房地产现行机制的,比如说土地同地同价同权,但是谈何容易?一旦建立统一的城乡建设用地市场,地方政府怎么赚差价呢?要做到这一点的话又涉及到分税制,财政和事权要改革,中央各部委和权贵集团怎么会放弃自己手中的利益呢?所以,改革有希望但是难度很大。

黎文江:我谈三点看法,一是对调控的看法。调控基本上没什么作用,2011年调控前,只有万科一家突破千亿销售,而调控后,有7家房地产开放商成为千亿家族成员。现在18大三中全会的调控改变了一些方式,以前是压制需求,现在想提高供应来平衡供求关系。我想这一点也很难做到,因为房地产跟GDP之间的关系太过紧密,一旦经济增长低于7%,可能中央就会受不了就会开始救市。实际上中央只要掐紧贷款,降低利率,房地产成交量立马就下来,但是整个金融都会出大问题。所以调控很难实现。

二是对土地的看法,提高土地供应,但是大的开放商拿着土地不开发,你也没有办法,比如说恒大有10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储备,比得上一个小型城市。如果不开发,土地供应照样上不去。况且大的城市土地越来越少了,土地财政又在地方财政中占了很大的比例,如果没有房地产,那么每个人的税收肯定要大幅上涨。

三是,对房地产税的看法,我认为没有几年基本上谈不下来,大家不要担心。

邓良平:现在房地产的战场格局是北上广深四架坦克在前面冲锋,而二三线城市有如被远远抛下的步兵。大家光迷信北上广深,认为10不会有问题,根本看不到整个房地产市场的形势。

如果来计算一下,北上广深的房子升值了6到10倍,加上人民币对美元升值了35%,两者相乘,很多人的财富在短短几年了增加了几十倍,这在正常社会来看都是无法想象的。如果以这样的游戏玩下去,中华民族不要干别的,拆房子造房子就可以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民族。两年前,中国的GDP刚超过日本,今年一看,都快是日本的两倍了,这是国家强大了还是泡沫大到无法估量呢?

我想关键在于央行在操纵汇率,这个汇率有如一个三峡大坝,对内贬值,对外升值,加速外汇流入中国,前期进入中国的外汇资金都赚了两样的钱,一个是人民升值赚了,堆积到房子里面又赚了一笔。央行把所有外汇都收集起来,堆在房子里变成一座座冰山,为了以保证三峡里面的冰山不融化,就必须营造大坝坚不可摧的印象。

所有极权国家都必须坚守汇率的稳定,一旦汇率贬值10%,无论是战略物资还是普通物资,价格都会飞涨。经济危机就会爆发。我奉劝大家现在都不要买房子,而且要开始清理物业,比如说,不在中心城市的、陈旧的、没有高租金回报的房子都要卖掉,要增持现金。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中国数字时代亚马逊镜像(墙内可直接点击)

2014年1月24日, 6:33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