喇荣不是香巴拉

文/

位于康北的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在1月9日晚突发火灾。当我打开微博,满目都是烈焰飞卷的图片,而我的眼前浮现出几年前两度去喇荣所目睹的一片佛国之邦的恢弘景象。

堪布晋美彭措

是的,喇荣五明佛学院于1980年,由藏传佛教一代法王——堪布晋美彭措创立,成为全藏修行僧尼最多的佛学院,也是在汉地最为知名的藏传佛教学院,前来学习的汉人居士和出家汉人数以千计。也因此,喇荣五明佛学院不同于藏地诸多寺院与佛学院,拥有一些非常优秀的、精通藏汉两种语言的弘法高僧,如堪布慈诚罗珠、堪布索达吉等尤为著名,在新浪微博上的粉丝都是几十万、一百多万。

具有毁灭力量的火焰在黑夜里的喇荣五明佛学院肆虐,从现场传出的消息在微博上不断更新:“觉姆们住的房子被烧毁一百多间”、“觉姆们住的房子被烧毁两百多间”。我也将这灾难的消息转发推特,却意外地看到这样的通知:“学院堪布来消息!请大家删除学院失火的消息和图像资料,是防止被夸大、以讹传讹和被利用,防止给学院弘法利生的事业带来更大的障碍……”

没有比这更悲哀的要求了。一位我认识的汉人女居士也在推特上给我私信,请我“尽快删掉已传播出的照片等信息,不要扩大,以免消防部门以此为由关闭佛学院或制造障碍”,但我没有应承。我不认为删除这些讯息就能换得喇荣的平静,我也不认为那藏在火焰背后的赤魔会因为举世皆知而暂缓迫害的步履,虽然我希望好面子的它也可能暂缓片刻,让苦难中的众生在这饥寒交迫的时刻喘口气。

微博上有汉人网友不解地说“我反对删帖,这和瞒报矿难有何区别?”这种说法不对。瞒报矿难是当局的行为,目的在于推卸责任,为了自保。喇荣的堪布们要求删帖却充满不得已的苦楚,目的在于保佛学院。

2012年1月24日色达藏人抗议被镇压
被判5年半的作家岗吉·志巴加

有人问:堪布们害怕什么?那么,且容我简述喇荣所经历的最大灾难是1999年-2002年间,有中共高官认定修行者众的喇荣是孕育反叛的基地,于是几千间僧舍被夷为平地,无数修行人被驱逐,,一些修行人甚至悲愤而死。法王晋美彭措因此患疾,几年后黯然圆寂。实际上,喇荣五明佛学院尽管声誉卓隆,却一直是如履薄冰。当局几次寻衅企图关闭,但因佛学院上上下下克制谨慎、逆来顺受,并不好下手。而在离喇荣不远的色达县,这几年在燃遍藏地的以自焚表达政治抗议的火焰中,就有两位藏人自焚,其中一人是与喇荣同属一个宁玛传承的朱古。2012年中国新年春节初二,数百名色达藏人在金马广场呼喊口号,抛撒“隆达”,要求自由与人权,遭军警开枪镇压。而因记录抗议被捕、被判重刑的作家岗吉•志巴加就是色达人,乡村教师。与色达县同属甘孜州且相邻的炉霍县、甘孜县、道孚县,几年来也连续发生请愿游行、自焚等抗议并被当局镇压;与色达县不属一省却也相邻的青海省果洛州,也有三位藏人悲愤葬身于火焰。

喇荣并非现实中的香巴拉或一块世外桃源,可以获得静心修佛的豁免权。我想没有人会比喇荣的堪布们更清醒地认识到不断迫近的危险,所以会忧心忡忡地要求删除有关喇荣失火的讯息。然而对此我有不同看法。既然喇荣并非香巴拉,刻意营造出一块与世无争的净土就显得十足虚幻与脆弱;既然喇荣是在饱经磨难的图伯特土地上,被图伯特的阳光、风霜、白雪时刻眷顾,当整个图伯特都在蒙受一劫接一劫的灾难时,如何可能只一个喇荣独善其身?

2014年1月11日

(本文为自由亚洲电台藏语广播节目,转载请注明。)

附:色达自焚藏人(转自《自焚藏人档案》,唯色,2013年,台湾雪域出版社出版)

旺嘉(དབང་རྒྱལ། Wangyal)

康色达(今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色达县)色达县民族中学学生,20岁。

2012年11月26日上午11点多,旺嘉在县城中心金马塑像下自焚,双手合十,高呼“让达赖喇嘛返回西藏”、“藏民族要自由”。当即被军警拖走。因烧伤严重,生还希望渺茫,但至今音讯全无,情况不明。

他是色达县康勒乡打西村人,曾是僧人,父母已故,家有兄妹三人。

竹钦泽仁(སྤྲུལ་སྐུ་སྒྲུབ་ཚེ། Drupchen Tsering)

境内康色达(今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色达县)甲修寺仁波切(朱古,依康藏人习惯,尊称他为竹泽朱古),25岁。全名竹钦泽仁(Drupchen Tsering)。

2013年2月13日(藏历新年初三,传统的煨桑日;也是星期三,神圣的“拉嘎”日),百年前的这天,十三世达赖喇嘛结束在印度流亡的日子,重返拉萨并发布诏示,宣布西藏恢复独立。这天上午8点多,竹泽朱古在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博拿佛塔转经街道上点火自焚,据说他呼喊了“祈愿尊者达赖喇嘛永久住世”和“西藏独立”等口号,尼泊尔警察赶来灭火,并将他送往加德满都特里布万大学医院抢救,因烧伤严重,于2月14日晚10点30分牺牲。

竹泽朱古的父亲是甲修寺第十四代主持、48岁的桑昂丹珍仁波切,母亲名叫次拉。他的祖父、已经圆寂的四朗朗加仁波切曾有八年的文革劳改生涯。而竹泽朱古本人曾在2011年7月被中国当局拘捕7个月,在狱中遭酷刑,全身伤痕累累。

他曾表示自己未能为藏民族做过一件有意义的事,一定会尽全力达成愿望。并在自焚前用微信告诉跟他同屋的朋友,说自己床下有六千尼泊尔卢比,希望供奉给尊者达赖喇嘛。最后,在博拿佛塔附近的咖啡馆,他对一位西方妇女郑重地说:“西藏是一个美丽的国家,我非常热爱我的国家”。这几句话都应该是他的遗言。

3月26日,尼泊尔政府以“无人认领”为理由,在加德满都帕舒帕蒂地区阿里亚加特(Aryaghat)火葬场,将竹泽朱古的遗体轻率火化,骨灰被扔弃。

中国中央电视台2013年5月 播的官方宣传片,对2013年3月“自焚未遂者班玛加”的画面声音做了蹊跷的“技术处理”,让此人其揭发今年2月13日在尼泊尔自焚牺牲的竹泽朱古“违反戒律,还喝酒抽烟偷东西”。

补充欲自焚未成者:

成列(འཕྲིན་ལས། Tinley)

康色达(今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色达县)中学生,17岁。2012年3月12日,在身上浇了汽油并喝下汽油后,准备在县城中心的金马广场点火自焚,但突然昏倒在地,随后被军警带走,至今下落不明。

他的同学们赶往成列的家,在他的日记中发现他写下的遗书:

第一,希望自己作为成员的“母语前景协会”能够长久,将来为民族作出贡献;
第二,当前紧张时刻,境内外藏人必须团结一致;
第三,希望其他同学和有识人士为民族长存继续奋斗,不要像自己一样选择自焚。

成列的父亲叫先嘎。

暂无他的照片,故以酥油供灯替代。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中国数字时代亚马逊镜像(墙内可直接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