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张照片拍摄于2007年8月间,同时做了这个采访,一直未有公开。数日前,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发生了火灾,想起六年前的采访,决定发在博客上。


有关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的采访

时间:2007年8月间
地点:藏东康区某地
人物:匿名
记录者:

1、喇荣之劫

还在1999年6月,政府就有一个“24号文件”,表示要对寺院-喇荣寺和学院-喇荣五明佛学院“治理整顿”。工作组多次进驻学院。

2001年的8月中开始拆学院的僧舍,连续拆了一周多,两千多间僧舍被拆。

色达县的所有工程暂停,所有民工被军用卡车带到喇荣来拆僧舍,拆一间房子政府给180元的工钱。

解放军进驻学院周围的乡村。武警在学院门口搞军事演习,打打杀杀,威慑僧尼。

拆僧舍时,工作组和干部们的车上放着欢快的流行歌曲,而另一边“觉姆”(尼姑)们跪倒在尘土飞扬的废墟前哭声震天,非常鲜明的对比。至少有一个尼姑当场自杀。

这之前,法王堪布晋美彭措在召集所有僧尼学员的大会上,悲痛劝告所有弟子为保全佛学院忍耐,就有一位僧人在下面当场坐化。

参与“治理整顿”喇荣的规模非常浩大,中国22个省市自治区的主要负责人来学院强行带走汉地学佛人员,甚至动员他们的父母。北京一位硕士被父母和官员强行带走,一路绝食,后来又返回了学院。

甘孜州18个县的第一把手、宗教局长、统战部长来学院强行带走藏人尼姑,结果这些觉姆漫山遍野地躲藏。

但即便是这样,在漫天拆僧舍的尘土中,佛学院的学习也没有停止,一天也没有停止过。

四川省统战部副部长王勇策领导的这次行动,法王为了制止,曾与他据理力争,王勇策就拍桌大骂,使法王病情加重。

所谓的“治理整顿”对喇荣打击之大,给每一位修行者带来了巨大的打击和伤害,至今不能平复,永远不能平复。

之后多年,在佛学院门口派驻警察,登记来人身份证,被警告不准拍摄,说是寺院“没有开发”,进行严格控制。在僧尼中、在藏汉学员中,安排“耳朵”,制造恐惧气氛。

不给高僧们护照,监听他们的电话。

2、佛学院的存亡

法王堪布晋美彭措

法王堪布晋美彭措是2004年1月7日的上午九点四十五分圆寂的,在成都的空军总医院。

学院高僧要求将法王法体直接从成都送回色达,按照藏传佛教的仪轨来举行葬礼。

一路上,道路都是被管制、被封闭的,政府怕聚众出事,不允许甘孜州各地藏人进入色达。

学院内发生了信众与警察的冲突。

第三天工作组来,提到学院的存亡,学院高僧们表态不会关闭学院。

2001年大规模拆僧舍时,工作组反复问过每一个高僧:“如果法王不在了,学院会不会存在?”

而这次,法王刚圆寂,工作组再一次这么问,所有高僧的回答是,学院会存在。

工作组不久表示要有人负责学院。学院于是推举门措上师为佛学院院长、寺管会主任,索达吉堪布、慈诚罗珠堪布、丹增加措活佛、龙多活佛、尼玛曲杰等高僧为副院长。政府起先不同意,后来才同意。

同一年,门措上师的母亲、哥哥相继去世。这接踵而来的无常让门措上师长期闭关不出。

学院于是由诸位堪布、活佛等十位高僧轮番负责管理,每一年由两人负责管理。

结果,法王圆寂之后,学院修行者人数反而增长。法王不在,他的精神在。法王圆寂多年,今天看不到任何佛学院存在不下去的迹象。

在中国没有一个佛学院,对汉人信徒这么系统地进行佛学教授。汉语教学有七八十套法本,包括:显密宝库(《大藏经》、《五部大论》等藏传经典的翻译)、妙法宝库,等等。汉地没有的传承,藏传佛教里有。传承从未中断,即便是在文革灭佛时期。所以,在这里,至少有数百汉人弟子常住学习,流动方式来学习的则非常多。


附:背景介绍(摘自王力雄《末法时代——藏传佛教的社会功能及毁坏》)
……

距离色达县城(位于今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二十多公里的喇荣山谷,有一座藏传佛教宁玛派高僧晋美彭措建立的五明佛学院。1980年创办时只有三十多人,到了九十年代末,在那里学习的僧众已近上万人,其中有出家人,有在家人,有喇嘛,有尼姑,还有上千名汉人信徒,从各地前去学习的僧众不断增加。

中国当局对任何不被其完全控制的组织都怀有猜疑和畏惧。1999年8月我在康区旅行时原打算去色达,当时就听到当局要对五明佛学院进行整肃,传说警方已对那里进行控制。……当局整肃五明佛学院的主要目标,是减少那里的人数,使之不能拥有太大影响。按照当局的规定:佛学院原有的四千多名藏族女僧众只允许留下四百人;原有的四千多名藏族男僧众只允许留下一千人;而所有一千多名来学佛的汉人则必须全部离开。
当局原指望主持佛学院的晋美彭措和其他活佛、堪布能够协助完成驱赶僧众的任务,但遭到他们的一致拒绝,因为对出家人来说,劝他人还俗属于最严重的破戒行为。于是当局使用强硬手段,由工作组指挥雇来的汉人民工摧毁僧众的房屋,以让僧众无处存身的方式逼迫他们离开。2001年7月10日拆房达到高峰,一天之内拆掉了一千七百多座房屋。我听在场的人描述当时场面,一边是摧毁房屋的声音此起彼伏,尘烟四起,一边是上千尼姑抱头痛哭,震天动地。那一段五明佛学院周围山上到处都是成群结队的流浪女尼,风餐露宿,躲避政府的追捕。

……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