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题图漫画《挣》,作者:邝飚,新浪微博自己找吧,转世太快;本文来自微信公号《旧闻评论》,搜索jiuwenpinglun可见;作者新浪微博:@宋志标;网易博客:纸老虎】

【接近年关,许多人情要赶,允许公号降低更新频率;如果要取消关注的,也请抓紧裁决。你图个清静,我也真不需要太多关注者】

最近有份大陆互联网发展报告,提到微博的活跃度骤降,过去一年,微博网民下降了将近三千万人。有人将其归结为微信的竞争,有人将其归结为管制的影响。前者为网络的迁徙提供去处,后者则提供迁徙动力。一边要感谢技术,一边要祝愿它晚点被管控制服。

对于攻克微博这回事,只怕会引起宣传部与央媒的内讧吧。“舆论高地”被打下来了,然后上面空无一人,这样的高地跟无人区一般,有什么意思呢?人日、新华以及地方舆情生产单位,拿着死沉沉的网络,要怎么卖舆情分析的大力神丸呢?能不招恨吗?

管制权前所未有的高涨,报纸是你的,党管媒体喊得震天响,然后,报纸没落了,竞争不过新媒体,宣传干事们接手的整个是夕阳产业。再把社交媒体管起来,继攻克微博后,再去攻克微信,然后再次赢得胜利。到处都是胜利的捷报,怎么不见你更强大,反倒更虚弱呢?

跟十多年前相比,现在操控管制权的人更接近于一帮二愣子,除了压服,什么也不识做。很多人看到,这是很好的一个管制方向,把人往街上赶,可着劲往广场上输送,更学青岛那样,勤力地把地火埋在地下。媒体可以是管制者的阵地,但永远成不了他们的主场。

即使在被克服的新浪微博上,“阵地”也只是靠不断的压制才能或有小成,但主要的倾向依旧是不服,是谴责,是嘲笑,是政治解构。即使采用了更狡猾的洗脑宣传新办法,得到的远比丧失的多得多。在制造害怕的时候,更多人见识了他们的恐惧。

宣传正在取代新闻,成为“媒体”的面目。这是一种令人憎恶的面目,它通过让新闻中人自取其辱、让媒体切断社会属性来完成这个变性的过程。宣传部主导下的报业,除了将报业变成宣传部的恶俗样子,没有别的可以放心的出路。谁要正襟危坐话转型,得顶着多大的笑话?

将报纸的挣扎看作是媒体转型,或者将媒体转型当成是信息转型,都是一叶障目之举。报纸在原地踏步都不能的情况下,当不起“转型”这个词,把这个词都弄坏掉了。报纸不如等着,等着死,或等着生,不要挣扎。因为信息格局的变迁,与报纸没有必然联系。

宣传部长们可以在媒体行业一手遮天,但无法掌控信息变局的全盘。所以,对民众来说,失去微博这样的“阵地”一点也不可怕,信息的主场以更新变化取得解脱,主场一直在民众那里,从未易手。报纸是不能再做什么了,“阵地战”的大捷之后,就没报纸什么事了。

宣传部长或由他们担任的报业总编辑们该庆幸,在成建制的新闻专业主义被打散之后,还留存那么一些零星的不死心的编辑记者,你们该感谢这些人在顽强抵抗被僵化强推的“”原则——一旦这些人全部清理掉,党管媒体取得彻底胜利,那就是党报党媒最脆弱的时候。

谎言只是谎言,但没有欺骗来的有力量。这一轮从去年强力执行的“党管媒体”原则,放弃了宣传中本属于“欺骗”的部分,而以“谎言”代之。为了让“欺骗”更有力量感,不惜以司法曲折为匹配。想到这些就是“报业转型”的背景和处境,它们关“转型”什么事?

乐见微博衰竭,这是欺骗退去、满屏谎言理应得到的报应。有人很担忧微博死了,就无处发声了。我觉得实在不必要有此种哀愁,微博不死,只是成为信息的废墟,想想饭否仅剩下躯壳之后的信息进展,没有理由恋栈不去。相信人是信息唯一可靠的载体。

2014年1月18日星期六 22:51

》》小额阅读赞助支付

1了解方式,请发送关键词:小

2了解缘起,请发送关键词:缘

2公号淘宝店,搜索:旧闻书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