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之声 | 爱国主义与刀把子

0,,17336688_303,00

学者认为中共对香港人的要求是典型独裁社会的“”。新年伊始,中国大陆民众期待的是官员财产公开,迎来的却是政法机关的“”。

(德国之声中文网)香港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发布政改咨询文件,强调特首爱国是”不言而喩”而引发争论。《明报》发表学者成名的评论《从”爱国爱港”看香港半独裁政制的困局》认为,”爱国”重于一切的讲法,是 典型独裁社会”爱国主义” 的论述。独裁者或利益集团不时利用爱国主义追求个人或集团利益,对人民带来灾难,例如发动二次大战、文革、 东南亚排华运动及战后欧洲新纳粹主义。

怎样才算爱国?港澳办主任王光亚表示:”支持一国两制,支持香港繁荣稳定,肯定是’爱国爱港’的行为,不能选出’对抗中央’的人当特首”。但怎样才算”对抗中央”呢?成名在文章中问道:要中央交回单程证审批权给香港、中央不再干预立法会和行政长官选举及中联办官员不应再在电视发牌干预议员投票意向,算是”对抗中央”吗?算是不支持香港繁荣稳定吗?他认为,中央以含混不清的 “爱国爱港” 概念作为当特首的条件,明显地想进行有筛选的假普选。

成名说,梁振英上台后,忽然出现不同的”爱字头”,是群众斗群众的策略,以语言和肢体暴力,倒果为因地把争取民主人权的政党或人士标签成乱港势力,这种在专制社会常见的对自由、民主运动的压制,长远易造成更大的冲突、群众动员和政治不稳。

媒体操守难坚持

传媒大亨邵逸夫去世,《明报》撤换总编辑,这二者之间有什么关联?时评家李怡在香港《苹果日报》发表文章《所恨芳林寥落甚,春兰秋菊不同时》,认为这两件事表面看似无关,实际上却象征着一个时代的终结,和另一时代的开始。

李怡指出,在中共从统战进而直接插手干预,和政商界纷纷靠拢的形势下,香港新闻自由遂在自我审查中趋于陷落。回归前曾经最有公信力和最能发挥监督政经社功能的报纸《明报》、《信报》相继在卖盘后失去了英雄本色。《明报》这次换总编辑,据闻也与连续头版报道港视新闻特别是揭露行会机密文件有关。

李怡说,《信报》、《明报》在股权易手后,仍能维持一定新闻操守的原因,是一批中低层员工对新闻自由的坚持,而担任总编辑的香港人也要顾及员工情绪和报纸的销量、影响力,即使受到包括老板在内的各方压力,要尽责就仍须适当顶一顶。换了一个与香港无联系、只尽忠老板的总编辑,只要老板觉得自己的其他生意比报纸的声誉、影响力甚至销量、盈亏更重要,那么新闻自由绝对不会被置放在第一位,甚至会将报纸作为公关的私器。而一旦最有公信力的传媒相继沦陷,社会上的其他自由也不容易维系了。

刀把子捅谁呢?

继习近平周出席中央政法工作会议发言强调维稳之后,中国公安部长郭声琨表示习的讲话”突出强调政法机关是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政权机关、党和人民掌握的’刀把子’,充分体现了坚定的政权观念。””刀把子”称为网络热词,但是大部分评论均被删除。

学者王晓渔说, “刀把子”之说曾出现在反右后的人民日报中,1957年12月20日社论《政法部门需要彻底整顿》指出’政法部门是刀把子’;1990年中共中央通知中曾有”军队是党和人民手中的’枪杆子’,政法部门是党和人民手中的’刀把子'”。

律师李方平问:”刀把子捅谁呢?”他得到很多回答,例如:”书记看谁不顺眼就捅”、”谁得罪了书记’二奶’就捅!” 、”谁敢阻止强拆就捅”、 “谁要公布官员财产就捅!”、 “谁敢讲真话也捅!”、”重庆经验,主要是谁的钱多就捅”。
据报道,的NGO组织”公盟”最新被定义为”反党集团”。网民”潇洒F昆仑侠”说,”我觉得就算王G(功)权 “反党集团”也没罪啊,都说中X(中)共独裁,现在有了这个’反党集团’不就是西方所说的反对党吗”。

各地“两会”相继召开,律师徐昕呼吁建立官员财产公开制度。徐昕说,“1987王汉斌(时任人大常委会秘书长)就提出建立官员财产申报制度;1994官员财产申报法列入人大立法规划。各界多年积极呼吁,毫无进展。其实质是官员反对,有关部门称条件不具备。财产申报无需任何条件,二百年前瑞典就实行。作为反腐最重要的举措,呼吁立即出台阳光法案,建立官员财产公开制度”。徐昕的呼吁遭微博删除,但他表示坚持每日呼吁,直到官员财产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