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身汉

”观察员 王韬

单身汉是乡土文学作品中常常出现的形象,他们经常被赋予的特征是:性格木纳、自卑、封闭,社会地位不高,被人嘲弄取笑。在中国的传统文化和观念中,“打光棍”被视作某种程度的生活不幸。

如今,在男女性别比例日益失衡的中国,尤其是在农村地区,打光棍已不再是个别现象,而是变成具有普遍性的社会问题。几位学者基于中国安徽某县农村地区的实证调查表明:相比于已婚男性,单身汉在情感、社会认可和性行为等多个方面面临更大障碍,其思想观念和行为特征也与已婚男性明显不同。

该项研究数据来自2008年中国农村男性生殖健康和家庭生活调查。这项调查在安徽某县对分组随机抽样的24个行政村的单身和已婚男性发放问卷,30岁以上的受访男性共523名,其中单身288人,已婚235人。本地计生官员在接受培训后负责调查实施,问卷由受访者独自填写,调查者无法知道填写内容。研究者认为,当地官员作为调查实施者并未破坏调查数据准确性和客观性。

研究结果显示,当地的单身汉与已婚男性在多方面都存在明显差异。首先,在居住方式上,一半的单身汉都与父母或兄弟姊妹住在一起,这个比例在已婚男性中只有13.2%。因此,单身汉拥有的隐私更少。

其次,单身汉往往经济社会地位较低。由于农村妇女择偶“向上看”,经济条件不好的男性在婚姻市场上处于劣势。79.2%的单身汉在过去六个月间收入低于1000元,而只有51.9%的已婚男性有这样低的收入水平。单身汉整体的教育水平也远低于已婚男,11.8%的单身男性为文盲,这一比例在已婚男性中只有1.3%。

“打光棍”不仅要受到外界压力,自身情感和自我认知等方面也存在问题。在该研究中,有72.7%的单身汉都抱怨来自家庭的压力,50%左右的受访者抱怨社会舆论压力。超过半数的单身汉表示感到孤独或者缺乏情感体验,这一状况在不同年龄段没有差异。

单身也极大地影响了性行为。这首先体现在初次性行为的时间和性伴侣数量上。30岁之前,68%的单身汉从来没有性爱经历,已婚男则全部有过性爱经历。到40岁,单身汉的平均性伴侣数量为0.7,远低于已婚男的1.5。

在有过性爱经历的单身汉中,只有七分之一的受访者在过去一年中有女朋友作为性伴侣。由于没有婚姻式的同居和私人住所,他们的性活动次数远少于已婚男性。值得注意的是,只有五分之一的单身汉曾购买性服务,而另一种替代性行为——自慰也并没有在单身男性中更加普遍(都在40%左右),频率差异也并不显著。在调查前的一月中,单身受访者平均自慰0.6次,已婚男性为0.4次。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传统文化约束减少,年轻男性的婚姻外性行为特征有明显变化。40岁以下的单身男性中20%曾与女朋友发生性关系,而在年龄更大的群体中只有8.1%。7%的年轻男性最近一次性经历是与性工作者,年龄更大的群体则只有3.1%。

由此看来,“打光棍”的确对男性观念和行为产生显著的影响。不同于已婚男性,单身汉只能有限地体验与婚姻相伴随的社会生活,比如抚养孩子、进行性行为等,与此同时,他们也拥有更低的社会地位。在中国农村独特的社会文化背景下,“打光棍”无疑是对本已贫穷的生活又一重大打击。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考虑到涉性问题的特殊性,即便是受访者独自完成问卷,其回答或许仍与真实状况有所出入,进而影响数据的真实性,这是在理解这一研究结果时需要特别注意的因素。

该研究更大的背景是中国日益加剧的性别失衡。文章认为,截至目前,我国男女性别比失衡对于婚姻的影响仍然较为有限,但这一问题正在不断加剧,“打光棍”不再是个别人生活状况的描述,而是一个日益普遍的社会现象,它衍生出一系列社会问题。

在我国现有的政策辩论话语中,有关收入分配、教育不平等的议题常常被人提起,不过本文的研究提醒我们:婚姻状况的不平等同样值得关注。更为重要的是,婚姻状况的不平等会与经济、教育的不平等相互结合,衍生出更多的弱势群体。这一现象值得学界和政府更多的重视。

【参考文献】
Isabelle Attané, Zhang Qunlin, Li Shuzhuo, Yang Xueyan and Christophe Z. Guilmoto (2013). Bachelorhood and Sexuality in a Context of Female Shortage: Evidence from a Survey in Rural Anhui, China. The China Quarterly, 215, pp 703-726 doi:10.1017/ S0305741013000702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