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22日,国际调查记者联盟发布调查报道,习近平的姐夫邓家贵、胡锦涛的侄子胡冀时、温家宝的儿子温云松和女婿刘春航,李鹏的女儿李小琳,邓小平的女婿吴建常诸多太子党在列。

2013年初,海外英文媒体开始调查报道中国高官的隐秘财富,典型报道即彭博社对习近平家族财富的报道和《纽约时报》对温家宝家族的财富的调查。

熟悉北京外媒圈的驻京记者一般的印象是,《纽约时报》驻华记者阵容强大,有普利策奖得主多名,写作华丽视角独到,但长期以来,并非以拿料调查见长。

有香港媒体评论认为,对温家宝家族财富的报道,张大卫做了许多的调查查证工作,但报道的核心财务文件,是作者张大卫在海外与爆料者见面后获得,而这些核心文件,至少有多家媒体记者曾在不同场合读到过。

对该机构发布的这一调查,政经新闻圈有怀疑,是否和传说中所谓周永康掌握政法机器十年间收集掌握的高官财富图谱有关?这一猜测原因很大程度上因为,目前披 露的掌控海外公司的高官子弟,除了习温等此前已被披露过的亲属,其他派系相关人实质性的信息很少,江曾贾等大家族的子弟更是完全不见踪影。

国际调查记者联盟(ICIJ)随后继续刊发了关于石化业界的调查报道,似乎某种程度上消除了这一猜疑。该报道叙述了石化巨头孙天罡和在新疆石油,和中石化发生冲突后被拘留关押五年,旗下离岸公司被变卖转手的故事。

2005年,孙从香港过关深圳时被捕,2007年,孙在大陆被控合同诈骗、虚假出资、行贿和挪用资金四项罪名。控方其后撤销控告 。2009年,孙第二次被起诉受审,罪名是挪用资金和行贿。法院没有判决,延期再审,没有判决。

2010年末,孙从拘留中心获释后,又被软禁了两年。他住在北京一间出租公寓,被24小时监控,没有电话,妻子只能在受限制的情况下探访,他只能在官方人员陪同下偶尔外出。

2012年3月,第二次起诉正式撤销,孙重获自由,随后,孙来到美国居住。目前,孙天罡正向洛杉矶联邦法院控告国企中国石化和中国的公安机关串通,非法拘禁他长达五年;在他被关押期间,中石化伙同孙的员工抢走他用来控制石油资产的离岸公司。

这篇报道提及,ICIJ密档显示,离岸金融中心和中国石油三巨头中石化、中石油和中海油关系密切。从1995年到2008年,中国的石油公司及其高管在英属维尔京群岛、库克群岛等地成立了几十家离岸公司。

这些石油公司以子公司的形式成立离岸公司,在母公司下属的上市公司的年报作出过披露,但看来也有很多离岸公司没有公开披露。这些国企有否按官方规定向上级 政府提交内部报告,不得而知,离岸公司的隐秘性使人无从知道其成立的目的,也无法得知高管设立海外公司究竟是公司行为还是当作个人资产。

ICIJ数据库中的石油高管名单里有中石油子公司昆仑能源董事长张博闻。张去年12月起任董事长,是BVI公司Adept Act Enterprises唯一的董事和股东,公司于2006年注册,2008年解散。

中海油的首席执行官杨华也有一间BVI叫Garland International Trading Company Limited。同样是该公司唯一的董事和股东。杨华的同事、中海油执行副总裁方志是两间BVI公司Xin Yue Lianping Company和 Xin Yue (BVI) Company的董事和股东。

昆仑能源、中石油和中海油都没有回应记者的询问,报道还特别提及了和周永康案关联的惠生和中旭系的海外离岸公司。

ICIJ的成员包括160名记者,分布在全球60多个国家,协作进行深度调查报道,有业界传闻,公开的中国籍的成员包括财新总编辑胡舒立、港大教授陈婉莹等三人。

这次中国报道项目组中,除了《明报》、《天下》杂志、南德意志报和汉堡北德电台的记者外,还有中国大陆的记者。
中国调查开始几个月后,参与项目的中国媒体便被迫撤回其工作人员。一般认为,这一家被迫退出的媒体应该是胡舒立的财新传媒,他们的解释是,“有证据显示我们的报道人员正被密切监视,而且当局有可能会采取进一步措施。”

18大后,官方对海外媒体的监控和渗透高度重视,直接动因就是阻止报道至少获得报道的预警。国际调查记者联盟(ICIJ)的上述调查过程中,曾多次向被确认身份的被调查者发函求证,财新从项目推出,可见北京对上述报道早已知情,应有预案。

有香港媒体传言,胡舒立在习近平在厦门担任副市长期间任《工人日报》驻厦门记者,与习结识;有传言更说,胡在和财讯传媒的《财经》分家时,就曾得到习的协 助,在浙江取得了刊号;目前胡的杂志转往上海,胡和习的沟通渠道应该是存在的。很难相信,胡舒立之前的参与和随后退出这一调查,未得到北京的首肯。

目前来看,没有北京试图阻止这一调查报道刊发的可信的消息,但官方监控和影响这一调查报道应该符合逻辑。
ICIJ此前曾宣布,将在1月23日,公布他们整理的离岸金融解密数据库中37,000多名中国大陆、香港和台湾的离岸资产持有人名单,在ICIJ网站数据库搜索人名,就可以看到与此人相关的离岸网络。

根据他们的说法,目前,这一数据库里还有很多名字没有特定地址,加之中文拼音拼写方式不一,许多人“未被确认身份”。ICIJ说,希望公众从数据库中挖掘信息,协助记者找出更多新线索和联系,并预告,将在接下来的几个月继续报道中国精英们和避税天堂的故事。

一个多星期过去,这一数据库目前仍未上线。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中国数字时代亚马逊镜像(墙内可直接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