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篇题为当中国人民币取代美元的时候的文章,由经济学家理查尔伊奥撰写。文章认为,中国最近两年通过努力,让人民币国际化取得显著的进展,从几年前还没有人愿意或敢于冒险收售炒卖人民币,一跃变为世界第九位被使用的货币。目前中国人民币不仅在国际贸易中用于结算,还成为一些国际银行间转账和交易货币。尽管人民币还有区域限制,但人民币正在成为抢手货币,欧洲中央银行,日本央行以及亚洲国家央行都开始储存人民币,伦敦以及巴黎等地希望成为经营人民币离岸交易的代理。人民币也从几年前的外贸结算一无所有,发展成占据世界贸易百分之18的外贸结算货币。亚洲国家与中国的贸易占据各国总额百分之20,用人民币结算已经成为日常自然。专家评论,中国作为全球最大外贸国家,不用人民币结算反而将是不现实也不正常的现象。世界应当接受中国人民币超过欧元成为第二大硬通货币。

中国政府毫不掩饰将人民币推进到世界最强硬硬通货币地位的雄心壮志,通过种种努力加快人民币的国际化。除了建立有利于人民币国际化的地区和双边贸易协议,还与不同贸易伙伴国家签订人民币结算协议。中国还建立上海经济贸易特区,优先鼓励人民币结算。在人民币的国际化进程中,中国不仅推动自己的货币在贸易中更多被接受为结算货币,还希望人民币成为国际投资市场的货币。

回声报文章指出,中国人民币国际化的努力,让该货币最终取代美元变为世界第一货币成为热门话题。从历史的角度看,任何一个货币都与该国的兴衰紧密相连。美元成为世界第一货币,就是在征服取代英镑的基础上获得,英镑长时间因大英帝国的殖民强权地位而曾是世界第一货币,第二次世界大战导致英国经济衰退,国家负债,只能被美元拿走世界结算,流通和各国央行储存的硬通第一货币的王位。,葡萄牙,法国都因历史上的征服世界所获得的霸主地位,而让各自的货币曾经喧闹一时,占据世界第一货币的位子。那么中国人民币的时代到来了吗,那要看中国的实力,还要看美元和美国的地位如何。

尽管人民币国际化同世界上不断响起的摆脱美国影响,增加其他国家发言权呼吁有关,而且中国官方的学者与媒体公开要求去美国化或去美元化,但美国还是世界最强大国家,美国谨慎应对让人民币取代美元的呼声,在国际政治舞台阻止让人民币国际化获得程序与立法的尝试。美元过去通过美国的巨额贸易逆差,让贸易伙伴纷纷通过购买美国债券来支持美国的各种债务,但这一机制将受到美国开发替代石油能源,巨量减少石油进口,导致贸易逆差减少的冲击。但美国国内国外的债务市场,是中国还远远不能具备的一个条件。人民币不仅仅还不是一个世界自由流通兑换的货币,也还不是世界第一贸易结算,国家与民间储备首选的硬通货币,甚至也还不是一个给予信心的国际投资货币。在投资与债务市场,中国的法律法规,与世界有分歧和距离,人民币投资市场还不能保证有去有回。

回声报的文章指出,美国的最大王牌在于,美国是一个民主国家,所制定规则有明确不变的法律保证。除非有像第二次世界大战那样的突发事件让美元垮台,否则人民币同美元争世界第一的货币地位的挑战较量,应当还是万里长征,还不会是一个大跃进。

费加罗报经济版的一篇报道文章,指出中国圣元奶制品集团前来法国布列塔尼建造一座生产婴儿奶粉工厂,为当地1000名畜牧业者带来就业。

回声报派驻中国记者撰发报道指出,按照中国官方外贸数据,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一大出口大国,超过美国,而且进口方面也是世界最大国家之一。

该报派驻东京记者的文章分析,日本安倍晋三正在寻求重新征服非洲,试图与非洲国家建立能源合作,但此举仍然不能摆脱与中国竞争的阴影。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