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思想家 | 怀念伟人蒋经国

怀念伟人蒋经国

——纪念蒋经国先生逝世26周年

 

1988113蒋经国先生逝世于台湾。次日,中国共产党向国民党发出唁电:“惊悉中国国民党主席蒋经国不幸逝世,深表哀悼,并向蒋经国先生的亲属表示慰问”。

    中国近现代史上的人物该如何评价,简直是乱成一锅粥。被说成是反动派、汉奸、卖国贼的人,往往是对国家正面影响大于负面;一些所谓的伟人,却是窃国大盗;更多的人,则是罪孽与功劳齐飞。

 

1,写给蒋经国的悼文

    如果让我给蒋经国写悼文,我会这么写:

    经国先生,起家于很不光彩的特务系统,登基于封建权力的家族承继,涉嫌于怂恿暗杀江南,但他在生命的最后时期却洗尽铅华,于1980年代末先后宣布解除戒严,开放党禁报禁。号称拥有5000年历史的中国,第一次真正迎接体制的光明。经国先生不仅为他个人赢得尊重,更为全世界华人赢得尊重。他告诉全世界:中国人不是猪,中国人也能享有民主和自由。他也告诉那些“民主需要缓行”的帮凶:不要再以国情为借口来拖延中国人民了。


历史将永远铭记,经国先生生前做的最后一件政治大事,是开放报禁、党禁。在他去世前
12天,也就是198811日,台湾人民迎来了新闻自由。


经国先生永垂不朽。

 

 

公仆就应该这样

 

 


2,怀念蒋介石,怀念美丽岛人士



怀念蒋经国,首先要知道蒋经国的罪行。从1949年至1987年解除戒严这38年之间,近3万人作为政治犯被捕入狱,其中约有4500人遭到枪决——这只台湾官方提供的数据和估算。事实上,死刑案的档案早已被销毁,确切的死亡人数已经难以查证。无论如何,蒋经国对此要负相当责任。

曾经的专制者蒋经国是如何放下屠刀的?仅仅是他良心发现吗?

   专制者不会主动放弃权力,专制者的退缩与妥协,总是在被统治者的反抗下做出的。


蒋经国顺应民主潮流,主要有三方面的因素:



首先是民主人士的压力。228事变,美丽岛事件,以后来的民进党人为代表的民主派,对蒋经国形成了巨大的压力,使他看到了民主不可阻挡,必须顺应潮流。
他的伟大,是压迫出来的,不是奴才舔出来的。套用“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我们可以说:“没有美丽岛,就没有伟大的蒋经国”。

其次是蒋介石先生的遗留。毛泽东说蒋介石“独裁无胆,民主无量”,此言前半句正确,后半句错误。感谢蒋介石先生的“独裁无胆”,感谢他“民主略微有量”,无论在大陆还是在台湾,他统治下的中国一直不是完全专制,民主的声音一直有着或大或小的空间。尤其在撤退到台湾时候,迅速实现了真正的催民主选举,出现了一些非国民党籍的民选政府官员。民主的火种一直在闪烁。


第三是蒋经国的伟人追求。卑鄙的利益集团只知道先抢劫、后移民,而伟大的政治家知道自己要上史书的,他要为自己留下不黑暗的历史记载。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某些中国人不信。他们仍在疯狂抢劫。

 

3,经国含笑

经国先生可以含笑九泉,因为他的生命在美好中延续。尤其是他的孙子蒋友柏,这位蒋公子在上海成立了一家设计公司,让人感觉历史的诡异。蒋友柏的公司名为“常橙”,是要谐“长城”之音吗?是要实现曾祖父收复大陆、还我长城的意思吗?

网上风传“蒋友柏为蒋介石杀害1000万中国人而致歉”,所传有误。蒋友柏实际说的是说:“夏威夷大学R•J.•Rummel教授写的‘Death
By
Government’里的那份20世纪全世界十大政府杀人的资料里,我曾祖父于1921年到1948年所带领的国民政府总共杀害约1000万中国人,排名第四;你当然可以说这个统计数字不公正、不准确,那就算打一折,也有100万;你当然也可以说那是那个时代的背景因素,有它不得不然的原因(我自己个人也深深地相信这个论点);但是当时的政府就是杀了那么多人,虽然杀人并不是我曾祖父亲手扣的扳机,但毕竟他在当时代表的是那个执行的政府。”

 “我只是很单纯地觉得两蒋是人而不是神,只要是‘人’,就会犯错;我们不需要用‘一代伟人、民族救星’这样的‘神格化’赞词去神化他们;我作为一个他们的后代子孙也恳求曾经受过伤害的人,没有必要再用‘独裁杀人魔王’这样的词去宣泄对他们的恨意。他们跟你我一样,都只是凡人,只要把他们继续留在神坛上,就会伤害一批当时的受难者后代的心;另一方面,只要去对他们做鞭尸(即使只是言语上的),那也会对一批当时效忠他们的人及其后代带来心痛的感觉;这充满矛盾,但这却就是今天我们所面对的历史事实。” 

蒋友柏说:“2001年我回到台湾……听到他们称呼我曾祖父与祖父的名号也只是‘老蒋’与‘小蒋’。‘经国先生’这个称呼偶尔有出现过,但‘蒋公’我是真的没再听过了。但是,自从博客开张以来,来自中国大陆的网友,在他们的留言里却几乎都尊称我曾祖父为‘蒋公’,而且还称他为‘伟人’;所以当我20年后再次听到‘蒋公’这个称呼,是来自一群当年曾喊他为‘蒋匪’、‘蒋贼’的人的后代嘴里时,我真的不知道,到底是这个世界疯了,还是这个世界想让我发疯。”

他甚至说“50年后,我们的子孙很可能会为这位被现在的部分民众批评为贪腐的‘总统’盖一个民主纪念碑”。因为陈水扁是“历史上华人世界里第一个没有办法保护家人免于被诉的国家在位领导人”。

   
有孙若友柏,蒋家有德。

 

 

      
没有蒋友柏照片,发张毛少将的吧 

 

4,告慰蒋经国 



 
以前大陆人以为蒋介石、蒋经国是独夫民贼,后来知道此2人去世的时候,台湾岛两次都是哭声震天,犹如天塌。一方面说明了中国人的“忠君”思想是多么可怜而又根深蒂固,另一方面也说明历史不是由某一派能够控制或者抹杀的。


中学时候,看到廖承志写给“经国吾弟”的那封公开信,很有触动。


很多年以后,通过网络,知道了当年宋美龄女士给“承志吾侄”写的回信,更是大有感触。


后来,知道
1988年中共中央写给经国先生家属的唁电,很是佩服中共。

两岸能否统一为一个国家,取决于两岸相互表达的善意有多少。假如某一方动辄叫嚣“解放”对方,甚至一些义和团叫嚣“血洗**”,那就是把对方往外推。义和团坚持“只许我导弹对着你,不许你买导弹”,那也是把对方往外推。那是让亲者痛,仇者快。


在台湾问题上,我永远都坚持一个观点:尊重台湾人民的选择。


对于“自古就是某国领土”的观点,我一直没有理解透彻。我以为,国家版图,大都是战争暴力的结果而已。中国的版图、世界的版图都经过了无数次变化。“自古某领土”作为论点,过于苍白无力了。


内心深处,我祈祷台湾与大陆能统一为一个国家。因为大陆和台湾,彼此是拯救对方的希望所在。

 
 经国先生促成了台湾的民主,为中国人赢得了声誉。怀念他,就要用一个民主自由的中国告慰他,让中国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都能享受自由的阳光。

   

 链接: 《怀念胡适:中国自由主义的旗帜》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4年1月12日, 11:01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