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日本侵华,谁该道歉?

 
继陈小鲁道歉之后,,这位因毛泽东赐名宋要武的传闻而名扬全国的文革干将,也为自己在文革中的行为道歉了。她的道歉在微博上引出文革全面道歉的争论。
宋彬彬的道歉对象,是文革首位遇难者——被红卫兵女生打死的北师大女附中副校长卞仲耘。对宋彬彬的道歉,有人表示赞扬,有人表示质疑。质疑者认为:宋彬彬的所谓道歉,其实是推卸责任,她说自己的责任不是亲手打死卞仲耘,也不是指挥人打死卞仲耘,而是说没有能够阻止人打死卞仲耘。

@叶恭默
:权贵家庭本属文革要打倒对象,宋彬彬们却踊跃参与打斗。1978年后他们大多优先升学出国经商当官,从此大抵非富即贵。数十年后道个歉,没有真相,却要扮演无辜者和不明真相者,还能感动中国,获得致敬。固然没有宽恕没有未来,但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把道歉当恩典和施舍,是不是太贱?

我认为:仅道歉是不够的,但道歉总比不道歉强,比起为文革招魂者,更是强了百倍。
很快有人指出,宋彬彬固然是在为自己辩护,但也并非完全瞎说。打死卞仲耘的,是一位姓邓的女学生。据说卞仲耘的丈夫王晶尧接受澳大利亚SBS电视台采访,直指邓*是行凶人之一。据说卞仲耘刚被打死之后,邓*就要医院证明卞不是被殴打致死。还有人牵出了高干子弟刘**。
陈小鲁宋彬彬的道歉,引出人们的继续追问:
李讷何时道歉?李讷(化名肖力),原解放军报实权人物,1968年在所谓阴谋绑架肖力同志反革命案中,打残十人逼疯五人、25人被投入监狱。她在军报工作期间,军报被打倒的人占总数的六成。后来调查解放军报造反派文革罪行的证据,指称他们打人工具多大105种刑讯方式高达72种。李讷本人退休后一直享受中共中央办公厅秘书局正局级干部待遇。
毛远新何时道歉?毛远新是否是杀害张志新的主要决策者,尚无定论,但清晰的事实是:张志新被杀时,毛远新主政辽宁。在行刑前,残忍地割断张志新的喉咙,是谁下的命令?后来中共为张志新平反,但未惩办杀人凶手。若干年后,化名李实的毛远新,游走全国,竟然受到某些官员的热情接待。在湖南纪念毛泽东诞辰120周年大会和文艺晚会上,毛远新竟然是座上宾。

大家注意,陈小鲁、宋彬彬、李讷、毛远新,以及宋彬彬牵出的另外两位……这些人都是文革时期顶级官员的子弟。这并不意外。文革时期,高干子弟这个群体是非常活跃的,是冲在前列的造反干将,绝非他们后来所形容的,好象他们一个个都是无辜的受害者。好象他们当时是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清纯少男少女似的。
文革是个大伤疤,一个给整个民族造成巨大伤痛的大伤疤,一个从未得到彻底清算的大伤疤。有人想捂着这块大伤疤,但是捂不住,随便一个小事都可以触痛机关。

现在,是当年的红卫兵一代在中国政局的各个级别全面接班的时候,陈小鲁、宋彬彬的道歉,让另外的红二代如何感受?某些人试图继续拒绝否定文革,人们的追问,能否使得局面有所改变?
就在宋彬彬道歉的同时,甘肃警方拒绝向发帖被拘少年道歉。事情起因于,2013年9月17日,甘肃省张家川县初三学生杨辉发微博质疑该县一名男子的死因,被当地警方刑事拘留,后转为行政拘留7日,后来因为微博反应太强烈,所以警方找了个借口,说因杨辉年龄太小不予执行拘留。杨辉的父亲随后起诉,要求赔偿7元钱。现在,杨辉父子收到了张家川县公安局的刑事赔偿决定书,以及
天水市公安局的行政复议决定书。两份决定书对杨辉的请求全部驳回。
刑事赔偿决定书称不赔偿,不道歉。行政复议决定书则称,维持对杨辉行政拘留7日、不予执行的处罚决定。

中国文化传统中充满了自我辩护,完全缺乏忏悔、缺乏道歉。但是在要求别人道歉的时候,中国人总能理直气壮。最常用动作,就是要求日本为当年的侵华战争道歉。

我发了一条微博:他们不为60年前的内战忏悔,不为50年前的反右忏悔,不为饿死3000万忏悔,不为40年前的文革忏悔,却要求日本为80年前的战争忏悔。
日本应该为侵华战争道歉吗?当然应该道歉。日本为侵华战争道歉了吗?已经道歉了,并且,道歉多次了。某些人又说了,光嘴上道歉有什么用,他们参拜靖国神社就是死不改悔。

本人声明:坚决与党中央保持一致,谴责日本人参拜靖国神社。但同时,我想强调几个问题:

1,日本参拜靖国神社,是向他们心目中的烈士致敬,那我们那300万抗日英魂,我们的远征军英雄,好歹在云南有一块小小墓园,那我们的常德保卫战英雄、衡阳保卫战英雄、长沙保卫战英雄……他们的墓园在哪里?我们每年在哪里祭奠他们?不祭奠自己的民族英雄,你们还有脸指责别人祭奠?
三年前,2010年10月30日,日本卸任首相安倍晋三抵达台湾进行访问,竟然去参拜供奉抗日英雄的台北忠烈祠。
2,我坚决要求日本政客停止参拜靖国神社,同时,我呼吁向蒙古人民共和国提出:禁止他们纪念成吉思汗。当年,成吉思汗这个侵略者,杀害的中国人,数量远远超过日本侵化所杀中国人。
还有一些愚蠢的中国人把成吉思汗当作中国人的英雄呢。这些人难道不是民族败类吗?不是汉奸吗?

3,我们要求日本人道歉,要求蒙古人道歉,都不如我们要求文革暴徒道歉的意愿更强烈。文革暴行,惨绝人寰,刽子手个人必须出面道歉,有关机构也必须出面道歉。
人类需要忏悔,我们每个人都需要忏悔。

日本人早已经忏悔、道歉了,中国人何时忏悔、道歉?

链接:  《毛泽东对中共的最大贡献是什么?》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中国数字时代亚马逊镜像(墙内可直接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