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年末中國單方面設東海防空識別區,引起日、美、韓的反彈後,對於爭議更大的南海,是否也將設防空識別區,外界一直頗多揣測。對此,中國南海研究院院長吳士存在官方「環球網」撰文指出,南海形勢遠比東海更複雜,中國在此設空識區必謀定而後動;即便未來設空識區,也是出於被迫,美日無須大驚小怪。

吳士存說,單就南海的複雜爭議而言,中國設空識區不可能輕率行事。中國在東海的行動只是一個日益自強的大國所應有的動作,更直接地說,是右翼權勢日趨猖獗、對外政策愈發倔強的日本肆意挑釁的結果。

他表示,中國在南海和東海面臨的課題有相通之處,但也存在明顯差別。南海涉及另外五個主權國家,有爭議的島礁數目之多和海域面積之廣在全球數一數二。此外,中國官方尚未明確南海斷續線的法律定位,也未公布南沙群島領海基線,而設南海空識區涉及若干法理和技術,其複雜難解之勢遠超過東海。

吳士存表示,中國在南海有遠比設空識區更具全局意義的戰略策畫。從推進海上互聯互通,到構建南海絲綢之路,再到打造中國─東協自貿區升級版,中國比任何時候都需謀定而後動,釐清戰略利益和紛爭的輕重緩急。

他說,有如中國在東海的「試水」,設南海空識區同樣是中國的權力,由不得他國說三道四。倘若往後美、日繼續在南海做出威脅中國國家安全的行為,中國可能被迫反制而設南海空識區,但這非中方本意,美、日屆時可不必大驚小怪。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