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收听节目 下载声音

中国广东上坝村因土地受开矿污染而成癌症村。有评论认为,中国土地产权不清、司法不独立,污染受害者难以维权,污染企业逍遥法外,因此难以治理好污染。

广东《南方农村报》星期四报道,中国广东翁源县上坝村是一个“癌症村”,该村居民的癌症发病率和死亡率都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仅1987年到2005年的18年间,上坝村3,000多人中就有250人死于各种癌症。处于上坝村水源上游的大宝山矿区从1969年至今,已连续开采40多年。

上坝村多数村民认为,该矿区是导致村民癌症高发的重要原因:矿区的矿水不断排入流经该村的横石河中,被污染的河水被村民用来灌溉农田,进而污染了当地种植的粮食和果蔬。1970年代末,上坝村民发现横石河里常常漂浮死鱼,怀疑河水被污染,此后,村民就挖井取水饮用。2006年,村里统一安装了自来水,村民才弃用井水。

现在美国的作家郑义一直关注中国的环保问题,他认为,伴随着中国的经济发展,出现了越来越多的“癌症村”。中国土地产权不清和司法不独立,使污染的受害者难以维权,环境污染问题也难以治理。

“现在土地是国家的,算是集体的,农民只是租你的地,只是承包这个土地,跟租赁土地是一样的。产权不在你那儿,但是使用权在你那儿。那么,一方面,从农民来说,他倾向于破坏性使用,他根本不在乎。但是另外一方面,这种产权模糊的土地,一旦受到大规模污染的时候,农民也没有这么强烈的愿望、积极性和决心,付出代价来捍卫自己的土地。再加上今天中国不是一个法治社会,法律不是高于一切,法律要听政府的,政府要听党的。法律的弹性很大。在相当多的时候,法院站在污染者一方,站在有钱有势的污染大户一方,去压制那些分散的、弱小的农民和受害者。”

报道说,上坝村的土壤中含有镉、铁、铜等重金属,还含有硫。权威部门的调查认为,上坝村癌症高发与该村水源和土壤污染有关。目前,有科研人员在上坝村采取生物修复技术,一边修复土壤、一边进行农业生产,利用土壤调理剂、长香谷等水稻,配合施肥,把重金属从土壤中吸出。

郑义对此评论说:“生物修复,种能吸收重金属的植物,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而且,在今天中国这样的法制状态下,如果他把吸收了大量重金属的有害的农作物拿到市场上去卖,不是一样在害人吗?”

报道还说,在广东,还有很多别的村庄受到污染之害。例如,因受凡口山铅锌矿污染,仁化县董塘镇的五一村、红星村等相邻的4个村,在2012年有160多名儿童陆续被查出血铅超标。此外,佛冈县水头镇矿区周边3000亩耕地遭到污染,当地村民种植水稻和花生后,自己不敢吃,所产粮油全部外销。

广东省国土资源厅去年公布的数据显示,珠江三角洲22.8%的土壤为三级或劣三级。据中国国土资源部去年末公布的数据,中国目前已有约5,000万亩土地因污染严重无法耕种。中国每年将拿出数百亿元,启动重金属污染耕地修复、地下水严重超采综合治理的试点。

总部在美国弗吉尼亚州的国际中国环境基金会总裁何平对此评论说:“100亿说起来很多,但是分到每个省、每个市、每个县,量就比较小了。特别有时候,还希望地方政府或者当地农民、用地用户资金配套,所以资金往往不一定到位。如果资金不到位,有些试点修复,就会进展的很慢。”

河南省环保厅日前公布的数据显示,2013年,河南省地表水水质为中度污染,在省内83个河流监测断面中,超过两成受到重污染,整体河流断面水质有恶化趋势。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林坪的报道。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中国数字时代亚马逊镜像(墙内可直接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