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9年6月3日晚,解放軍進入北京鎮壓,一名學生焚燒裝甲車。美聯社

【大陸中心╱綜合報導】六四天安門屠城事件今年即將邁入第25周年,當年參加天安門民運而坐牢22年的六四抗暴英雄朱更生,出獄後求職屢因「前科」受挫,甚至沒錢替母親辦後事,只好借高利貸。他近日接受香港《蘋果》記者採訪時說:「回家兩年多,做為男人也好、兒子也好,一片孝心送她走了,這是我一大安慰。可這身後事……說實話,我都想犯罪,想販毒去!」


本月12日凌晨,朱更生88歲母親腦溢血去世,當時朱的身上只有幾百元人民幣。最後,年邁體弱的姊姊用自住的房產證去抵押,借了7萬元人民幣(約35萬元台幣)高利貸,終於讓母親體面地離開人世。


朱更生出獄後只能打零工,更因殮葬母親欠下高利貸。朱更生提供

高喊勝利被治罪

朱更生說:「老太太在停屍間時間太長,實在沒辦法。現在一天就得多給(利息)8000多塊錢(人民幣,約4萬元台幣)。……總不能讓人把家裡房給收了。現在真是,都給我壓垮了。」
1989年,中央電視台播放的6月3日「暴亂」影片中,當時24歲、以賣衣服為業的朱更生,在天安門廣場一輛被燒的坦克車上揮旗高喊:「我們勝利了。」然而,朱在六四後被以「反革命破壞罪」判處死緩(死刑緩期執行),2011年中結束22載的鐵窗生涯出獄時,母親已罹患失智症。除了朱剛回家流淚跪磕三個頭那一刻,母親含糊說:「兒,你回來了!」就再不認識人,也不說話了。


憤怒百姓被撞死

提到當年,朱更生說他既後悔又不後悔:「我從小看書學的是中國人以孝為先,這是我後悔的地方;我不後悔的是,中國改進、前進須一代代人犧牲自己幸福、家庭,這就是我在(牢獄)裡頭的想法。」
朱更生回憶,「當時北京這些人手無寸鐵,不是想推翻政府,但你(政府)出動解放軍裝甲車,我親眼見到撞死人,所以在天安門那兒把這指揮車截下了。」

不認曾燒裝甲車

中國當局事後指控朱更生焚燒裝甲車,但朱昨向《蘋果》記者強調,當時並非他縱火焚燒裝甲車。他回憶:「看守所兩年多,一天無數次電棍電擊。我絕食,就被綁在凳子上灌牛奶。最後我只好裝神經病。」
最令朱更生難以啟齒的是,他受盡凌虐、遭警棍毆打包括生殖器在內的身體各部位後,如今已不能人道。如今,他還得四處籌錢,繼續背負著中共當局血腥鎮壓六四的代價。

朱更生小檔案

●年齡:48歲
●籍貫:北京
●家庭:父親原為國民政府秘書,文革時被迫害致死,由母親扶養長大;未婚,上有兩個姊姊
●罪名:反革命破壞罪
●判刑:一審被判死刑,二審維持原判,最高人民法院覆核時改判為死緩
●服刑地點:北京市第二監獄
資料來源:綜合外電

更多文章,都在【蘋論陣線】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email protected]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