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普立茲獎得主伊恩強生(Ian Johnson)在其著作《苛稅、胡同和法輪功》中,認為大陸基層民眾的依法維權行動,是一種生命力強大、春風吹又生的「野草」(Wild Grass)。他將改變中國現狀的希望,放在這些野火燒不盡的「野草」上。然而,許志永案正反映中共要斬草除根。

許志永是大陸維權法律學者,因經常組織請願,推動教育平權、隨遷子女就地高考,以及呼籲官員財產公示的行動,被中共以「擾亂公共秩序」罪名判囚4年,他行動的方法正是伊恩所述的「依法維權」,期望促使中共回歸憲政。

許志永及他的維權同伴所用的手段和主張,所提出的「新公民運動」都非常溫和理性,從沒有主張推翻現政權,連黨媒《環球時報》社論也指出:判決「不涉及許志永的道德或人品,也不是對他所喊口號的定性,它就是關於法律邊界在哪裡」。

換言之,《環球時報》變相指出:許志永的行為和能量結集,已超出了中共所能容忍的上限,要將「野草」消滅於萌芽狀態。這正反映中共連平和的、合憲的主張也心虛膽怯,「恐懼一個正在到來的自由社會」,因此只能為許志永等羅織罪名,以莫須有入罪。

2013年初,習近平提出的所謂「中國夢」,讓所有中國人「共同享有人生出彩的機會;共同享有夢想成真的機會;共同享有同祖國和時代一起成長與進步的機會」。然而,正如許志永的最後陳詞,中國人真正的夢想,是「堂堂正正做公民」,把公民的身份、權利和責任當真。

許志永提倡「我們是公民,是國家的主人,不是臣民,順民,草民,暴民」,期望「為自由,為公義,為愛,為我們一直以來的夢想,我們一貫用和平改良的方式來推動國家和社會的進步,我們通過介入公共事件來改變具體的制度和公共政策」。而不像習近平政權的中國夢,以國家之夢凌駕公民之權,大力鼓吹復古捧毛,鼓吹民族主義復興,為保住紅二代統治集團的太子夢。

從許志永案,以至新成立由習近平親自擔任主席的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可見中共新一代領導,面對公民運動與維權事件不斷的挑戰,只能倚靠國家安全機關,不斷收緊言論和思想自由,加強打壓異見及維權人士。

但中國的異見者就像野草,即使有些生活在權力夾縫之中,生活在國安的高牆之內,又怎能完全阻止陽光的進來?面對這極不公義的判決,除了大陸的維權律師和支持者艱難的奮鬥外,我們活在海外和香港的人,也應當給予有力的聲援,成為一大片「野火燒不盡」的野草,等待「春風吹又生」的時機,實現屬於公民的「中國夢」。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中国数字时代亚马逊镜像(墙内可直接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