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若曾經真正投入一項運動,或許你能明白受傷的滋味是何其痛苦。足球員其中最大的痛苦,是只能在場邊看著隊友作賽,而空有一身好武功的自己,卻只能於場邊著急、打氣、氣憤、苦惱。當你試著忍著痛楚,希望能夠繼續比賽或練習,卻於一些正常情況下遊刃有餘完成的動作中掙扎,尤如一位苟延殘喘的老人,未能發揮本來的水準,亦只有黯然下場,乖乖地養傷,但這卻只是受傷程度樂觀的情況。假若遭逢不幸,遇上嚴重的創傷,要卧病在床,又或情況較好,能正常生活,卻於短則3至5月,長則一年半載的時間裡,絕不能下場訓練比賽,除了身上的創傷,心靈上的受傷更是難以承受。

受傷,往往是出色運動員最大的敵人。無論是生理上,心理上,又或是心靈上。生理上,因著受傷,體能、壯態,技術均大打折扣,就算傷愈後,仍需一段時間才能重新比賽。心理上,假如受著斷腳般的重創,再次踏足球場,再次面對飛剷,或多或少,均有幾分膽怯。又或如施治般曾頭部重創,剛復出時,面對高空球亦難免膽戰心驚。心靈上,因為受傷,不能與隊友一起訓練、一起比賽,擔心復出後能否重新投入球隊,擔心自己能否重回巔峰、擔心傷勢會否加劇、還有更多,更多。各方面的壓力,外在的、內心的,均有形無形地向你逼近,喘不過氣來。

「旁觀者清」的局外人或許會說健康比一切重要,假如因著一項運動,引致終身殘廢,這是不值得的事。或許「當局者迷」的運動員卻另有一番體會,或許運動已成為生命的一部份,或許追尋進步,追逐冠軍,又或只是做得更好,已成為終身的目標,那怕付出一切,亦要達到這最終目標。也許職業運動員又會有更深一層的思考,名與利、榮耀與夢想等等,當興趣與事業結合,會出現令人迷失的時候。但一個好的運動員,永遠是一個希望能在運動場上打拼的運動員,難怕受傷了,卻仍恨不得能披甲上陣。但有時候,卻真的身不由己,這時候,難免會慨嘆一句「天意弄人」。

上天真的喜歡弄人,往往於一個又一個金童般的球員誕生後,而形形式式的方法把他玩弄在掌心之中,形成群星拱照之勢,突顯位處中心的巨星閃耀亮麗,難能可貴。但被愚弄的一群,卻是可憐的一群。其中,職業生涯已走遍歐洲三大聯賽,廿六歲卻早已名滿天下的意大利前金童,或許會是可憐人的代表。

羅斯仔,曾是被世人寄予厚望的明日之星。以十七歲之齡,被曼聯從柏爾馬挖角,成為曼聯的重點栽培球員。經歷雲尼斯特羅出走、C朗掘起、朗尼成長的時代,被寄予厚望的羅斯,始終苦無出頭之日。縱使曾兩度外借,於曼聯亦看不見美好的前景。於2007年,當時只是20歲的羅斯決定轉投西甲球會維拉利爾,成為當時科蘭轉投馬體會的代替品。結果,年僅二十歲的他,取得自己人生第一個成功的球季,於西甲聯賽取得11個入球,間接帶領球隊得到球會歷史最好的成績,西甲的亞軍。這位金童於緊接幾個賽亦發揮出色,連續三季取得雙位數字的入球,於2010-11球季更取得18個聯賽入球,各項賽事共取得36個,風頭一時無兩。所有球評家,球探均認為,只有24歲的他會一直進步,成為意大利歷史上其中一位最出色的前鋒球員。

可是,上天給他開了一個很大的玩笑。2011年10月,一場對陣皇家馬德里的比賽中,羅斯的右腳前十字韌帶撕裂,需要接受手術並養傷半年。對於當時正全力爭取成為2012年歐洲國家杯意大利一員的羅斯來說,無疑是最大的惡耗。半年後,羅斯順利復出,成功重歸訓練場,奈何上天沒有給他步上成功的道路。2012年4月,正是首次受傷後半年,他再次弄傷右腳前十字韌帶,這次,羅斯休息了十個月。

十六個月,整整十六個月的時間,羅斯只能於醫院,物理治療室,家中度日,卻不能於球場上奔馳,當中的痛苦,你我難以理解。屋漏兼逢連夜雨,養傷中的羅斯未能作賽的同時,效力的維拉利爾亦敵不過多線作戰的壓力,於11-12球季後降班西乙。羅斯因受傷關係,未能尋求轉會,只能隨隊征戰西乙。然而,事實卻是,整個2012-2013球季,他並未為維拉利爾上陣一場賽事。

2013年一月,命運的巨輪,好像再次向著羅斯轉動,意甲的費倫天拿提出收購當時仍未完全傷愈的羅斯,以1000萬歐元將其收歸其下。終於,2013年5月,羅斯經過接近兩年的時間,再次踏足綠茵球場,於意甲賽事為費倫天拿上陣,卻只能是為下一賽季備戰的一幕。天無絕人之路,13-14強勢回歸的羅斯,於首場意甲比賽便取得2年來第一個入球。

往後更接連建功,一躍成為意甲射手榜首位,18場比賽取得14個入球,令羅斯重歸國家隊的呼聲高唱入雲。然而,最不希望出現的「然而」始終出現,命運的巨輪順暢運轉之時,卻突然猛烈地向他撞擊。羅斯右腳的前十字韌帶,於上週末對陣利禾奴的意甲比賽中,比對手凶猛飛剷後再次受傷。被逼換出的他神情哀傷,仿似世界已停轉,人生已完結一般。


就是這個表情,令我們看到一個足球員,一個運動員,是多麼希望能於比賽場上拼命,而命運的巨輪,卻將他如玩具般愚弄。當中的痛苦,實如心被刀割,慘不忍睹。究竟上天何以如此殘酷,如此奸險,把羅斯的人生擺佈不斷,凡人如我實難以理解。但如今受傷的程度比預期良好,養傷的時間由6個月變為3個月,或許此時此刻所能做的,是懇求上天施以憐憫之心,可憐這位可憐人,讓羅斯復出後得以重歸巔鋒之餘,更身體安康。

受傷,是運動員必經的道路,卻不應是一條不歸路。痛苦,是出色運動員成長的催化劑,卻不應是一個墳墓。

這絕不是一位羅斯球迷的請求。這一切,只是一個平凡人不忍心的哀求。

原文在此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