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闻观止】华商报 | 基层公务员:以前过年东西吃不完 今年觉得备饭都费钱

春节长假已经结束,对于不少公务员来讲,这个春节可谓相当不寻常,因为在此前的2013年,我国相继出台十几道规定约束党政机关工作人员的工作行为。当权力一节一节被关进制度的笼子里,我省公务员们的这个春节又有哪些不一样呢?

台历篇

往年十几套台历拿回家 今年自己动手做

“可算是见着台历了。”在西安市某区机关供职的庄科长拿着亲戚送的一份台历感慨。

“不是我眼皮子浅,以往哪缺过这东西啊。”庄科长说,因为工作职能的关系,以前他所在的部门向来都会有很多台历、挂历,除了部门印制大量的台历、挂历,很多关系单位也会送来各式各样的印刷品年货,“甚至对联、福字这些东西也不会缺。老实说,以前我给家里一拿都是十几套,亲戚朋友都找我要。”

“你看,亲戚没送我这本台历前,我在外面地摊上买了一本简易的日历,装在了去年的台历架子上。”庄科长的办公桌上就摆放着这本“寒碜”的手工台历,劣质的纸张和制作精良的架子拼凑在一起,显得颇不协调。

“今年我第一次需要考虑买红包的问题。”说这话的陈部长,在西安市另一机关单位供职,他所说的“红包”指的是给孩子们发红包用的封套。“自从兴起用印刷的红包给孩子装压岁钱后,我还没买过这东西呢。”以往每年他所在单位都会订制大量挂历、台历,而且在印制时会“顺便”印上一批福字、对联、“红包”等过年用的印刷品。“东西虽然不大,也不值多少钱,但一直都算是一种福利吧。”

不过庄科长也坦承,中央禁止党政机关印制挂历、台历等物品后,自己也轻松了不少。“往年虽然各家单位基本都会印,但互相送这东西也是个事儿。”他所说的“事儿”,指的是拜年。“你要给人家拜年,肯定不能只拿本挂历去吧,一般都是借着送挂历的名头,顺带表示一下。”据庄科长说,往年在年前几天,他都要带着单位的公车,后备箱和后座上堆着台历和其他“配套”的礼品,挨个跑到各家关系单位去送。

“老实说,我自己也反思过这事,台历这东西不算大,也不值钱,不过正是这种不当回事的思想使得体制内的同仁都把它当成一种隐性福利,与之伴随的其实就算是种特权思想吧。”陈部长说,“体制内的优越感其实就是一点一点的小特权堆砌起来的。”

礼品篇

以前父母家的年货全包办 而今吃个苹果得自己买

50岁的王先生,是省上某厅一名副厅级领导的司机,往年每到春节,家里就成了仓库,一箱箱的水果、蔬菜、精品肉、饮料、海鲜、白酒,甚至包括爆竹、灯笼、福字等等,凡是春节用得到的,他都大箱小包搬回家,不仅如此,就连父母家春节期间的各种吃喝也几乎都不用买,全靠王先生往家拿。

原来,这些大多是厅领导收到的“春节贺礼”,市上的、区上的局长、副局长们,逢年过节谁还不得拿点特产或者年货,给厅领导“拜年”,每年过年前,王先生的汽车后备箱总是塞得满满的,可厅领导根本要不了这么多年货,往往就送给王先生了,往年王先生和父母家里的年货,足足能吃一两个月。

而今年,王先生家里几乎一箱礼都没有搬回来,大年三十的年夜饭上,王先生发起了“牢骚”,“以前过年时,我家阳台一箱箱年货堆得能绊倒人,今年过年你去看看,阳台上干干净净的。以前爆竹至少得搬回来两三箱,这还不算人家送的一盘盘‘大地红’,今年我是一个二踢脚都没放。”王先生说,“没人给厅领导送了,单位也不发了,我就是吃个苹果都得自己买。”

往年腊月二十七八,王先生还得开着车把厅领导和他的家属,连同整整一后备箱的年货,送回外县老家,“既然到了人家家,厅领导又热情招待,总得留一晚吃个饭,咋说不得喝个半斤八两,还得给厅领导家的老人孩子送上几个红包,这红包包少了吧,拿不出手,包多了吧,咱又吃不消。”

今年大年三十不放假,厅领导留在西安过年没回老家,王先生也“偷着乐”,“不用跑长途接送领导,也不用给厅领导家拜年了,虽说少了不少年货,但我们能踏实过个年,厅领导也清闲了。”

不仅如此,王先生家所在的政府单位小区,住的多是机关工作人员,每年年后小区的垃圾箱周围,各种包装箱、燃放过的礼花桶能堆成山,小区的保洁员每天卖废品就能卖几百元,而今年小区里不仅放炮的人非常少,垃圾桶周围也干干净净的。在记者的采访中,不少公务员都感慨,“这是这些年来,过的‘最花钱’的一个年,但也是‘最省心’的一个年。”

年货篇

第一次觉得过个年备几桌饭都这么费钱

李丽和丈夫张辉(均为化名)都是府谷县的基层公务员,在八项规定之前,逢年过节时他俩仅单位发的购物卡,就基本能包住一家人的日常用品开销了,再加上单位发的米、面、油等福利,绰绰有余。李丽说:“我们一家三口,还有公公婆婆,五口人都吃不完,东西经常放坏了。”

在这个春节,李丽和张辉的单位都没有发任何福利,而且由于年底突击检查增多,两人的工作量都比往年增加了不少,李丽说,“像我们这样的办公室职位,平时也不至于特别忙,到春节前本可以悠闲地做做家务,结果今年工作太多,而且不放假,打扫房间这些事情不得不请家政公司来做,往年的春节福利今年都没有发,去超市备年货,随便买一点就五六百,第一次觉得过个年,备几桌饭都这么费钱。”

“我和老公平时也没什么大开销,之前两个人的工资基本能存一大部分,自从单位不发福利之后,超市购物都要自己掏腰包。”李丽说,买一袋面粉,才吃了没多久,就要再买了,以前福利好也就不太在意,现在才发现,原来居家过日子,米面油也是笔不小的开销。

张辉是名基层干部,往年春节总有些同事“走动”,往来就少不了赠送烟酒,而今年春节除了关系特别好的哥们在家里聚会吃饭外,张辉没有收到别人赠送的高价酒,吃喝应酬也比往年少了很多。“今年春节轻松了很多,以前别人给你送东西,你也要挖空心思想着回礼,而且要回得体面,不丢面子。烟酒吃喝都是笔不小的开销。”

李丽说,“前几年春节,几天假期老公都在饭局上,今年少了烟酒应酬和刻意逢迎,身心都能休息下来,也能在家多陪陪家人。”

应酬篇

往年7天假只陪家人20小时 而今应酬少了能陪4天

马年春节假期已经结束,对于公务员赵先生来说,这个春节过得格外自在舒坦,“因为今年的应酬少了,不用说那么多客套话了,最重要的是陪家人的时间多了”。

赵先生目前是某厅一处级干部,老家在乾县一乡镇上。他说以前每年回家过春节,不仅会有许多人(并不是亲戚)来家里拜年,还有很多人(包括一些当地的官员等)请自己吃饭等。“说真的,对于这些应酬真的不想去,但是有时候又身不由己。如果不去的话,人家又会说你现在到大城市当大官了,连家乡的人都不认了。去的话,其实大家心里也都明白,所说的所做的都是客套话,缺少亲近感。”

“与往年过年相比,今年最大的体会就是陪家人的时间多了。”赵先生说,以往春节7天假期,在老家每年都只待4天,但他计算过,与家人真正在一起的时间不到20个小时;而今年在八项规定下,过年前往家里的人(不包括亲戚)少了,请吃饭的人也少了,这样4天时间里大多数时间都跟家人待在一起,唠家常,吃自家饭,感觉特别好。

拜年篇

老同学提年货来拜年不想去门口接怕被人误会

“今年春节感觉好冷清。”周全(化名)是省内一家公职单位的副职领导。说这话的时候,他正抽着一支17元一包的黄鹤楼香烟,而以往在他手上见到更多的是50元左右的苏烟和中华。

“中央有八项规定和各种禁令,这些我们都要遵守,都要贯彻。”但周全表示,副作用也是有的。“公务员也是社会人,也有自己的社交需求,也有自己的朋友圈子,但今年大家都不太敢走动了。”

从走入社会开始,他就在公职单位供职,社交圈基本由党政机关工作者构成。“过年时放长假,又有传统习俗,就算没有利益关系,互相拜个年、串个门,这应该算是人之常情吧。但今年差不多都是电话、短信互相问候一下,轻易不敢互相去家里拜年,怕被盯上。”

周全说,年初二时,一个不在公职单位工作的老同学到他家里来拜年,提了些一般的年货礼物,在西安市未央路附近一小区门口打电话让他去接。“我边往门口走,心里就边后悔。为啥?怕人看见了误解,那会儿真想给他打电话说算了,或者让爱人去接他。”周全说,自己硬着头皮走到门口,接上了老同学往回走的路上,一遇到熟人打招呼,除了寒暄,他总要下意识地跟对方“表白”一句,“这是我老同学,在××工作。”他也觉得这样有点怪,但不这么说,就怕有人误会。

“像我跟单位一把手共事快十年了,在基层的时候关系就不错,后来搭班,工作场合以外,更是把他当老大哥一样相处。”周全说,两家夫人挺熟,孩子也在一个学校上学,所以往年都会一家人去对方家里坐坐。“但是今年年前没放假时,他就专门跟我说,‘今年就算了,过完年再补吧,不然怕影响不好’。你看看,谁跟谁还不能有点感情交往了。”

说起“冷清”,周全表示,还有另一层意思。“今年不少同事遇到我,总要抱怨没年味。”周全说自己知道,这话里的意思主要是“啥都没发”。他分管单位后勤工作,所以就成了员工的主要“吐槽”对象。“不光年终奖、购物卡之类的不敢发,连最普通、正常的年货福利也不敢发。这不是跟你说呢,我们单位今年过年连一袋米面、一桶油都没发。可以说是‘过裸年’。”

2014年2月9日, 8:39 上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