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动力》之:票的故事

 

 

冯学荣

 

 

        
恕我直言,咱中国职场上的仁兄们,不敢说百分之一百,至少百分之五十以上的人,或多或少,都有过“发票造假”、或者“多报开销”的贪污行为。诸位大可以扪心自问一下,自己有没有干过此事。

 

       
其实,中国的腐败,并不仅仅是所谓官场的腐败,而是一种全民的腐败。百年前那位名叫“石原莞尔”的日本鬼子曾经对中国人有这样的评语:“官是贪官,民是刁民”。这句话今天听起来,似乎仍然振聋发聩、具有现实的意义。

 

        
自从世上有了“打工”这么一回事,“发票”、“报销”这活儿,就避免不了。这事儿,至少在咱中国,自古以来就是油水之地,藏污纳垢之场合。

 

       
“发票”并不是今天才有的事物,而是由来已久。附图就是一张民国时期的发票。今天,我就跟大家讲讲,发票的故事。

         

        
当年在
镇压太平天国之后,1868年曾国藩奏请报销三千多万两“剿匪军费”,慈禧太后有心赏赐曾国藩,没太较真,就恩准了这笔报销款。


 


       
曾国藩于是屁颠屁颠地奔
报销三千多万两军费三千多万两银子,是多少钱呢?如果以同治年一两等于今天人民150元来估算,相当于今天人民45亿。其中的“油水”,那是大大的有。


 


         
户部负责报销的大官儿,当然不傻,可是,曾国藩也不傻。
由于数额太大,曾国藩报销,他给户负责报销,送去了八万两的“回扣等于今天人民1200万元。

 

         
如果曾国藩不给财务人员送这笔好处费,他的报销款能不能拿得下来呢?也许能,也许不能,而就算能,多半也是要被拖个三五年的,拖死你,谁叫你“不会做人”。咱中国的教育不总是说“先学做人、再学做事”吗?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了。

 

        
这就是
清廷的生态。两个字:腐败。四个字:极度腐败。

        
当年
清廷里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凡是满清贵族人家指派太监出去采购东西是不能问价钱的。依据溥杰的回忆,有一次溥杰叫太监去帮他买一台照相机他问太监要多少钱太监答道“您是当爷的问价钱干什么您要知道了价钱小的们如何托您的福呢

       
太监的意思是说
别问价钱我买了之后自然会拿发票来找你报销你要知道价钱了我们当太监的,又怎能依靠发票作假、谋取油水呢?而如果当太监没有油水,凭啥我当初要割了自己的小鸡鸡呢?


         
满清统治者心里其实知道这个“潜规则”,所以平时也不太较真,所以宫中有“帝恩深似海”的说法,实事求是地说,在紫禁城里当太监,的确是高收入的职业。


         
在当年,白道有白道的发票,黑道也有黑道的发票。在黑道上,路霸收取商旅人家“保护费”之后,也会开具一张发票,但那是“小旗子”的形式。


        
据《亲历晚清四十五年》的作者、英国传教士李提摩太的目击记录,在晚清年代东北的土匪路霸,收了商旅过客的“买路钱”之后他们往往会发给商旅人家一面小旗帜以此为凭:“你已经交过保护费了”


        

交了保护费,拿了这面旗帜之后,从此一路上,不但不再怕路霸抢劫,而且路霸还会主动提供保护,大概是“售后服务”的意思。

        
可见这面小小的旗子,也有“发票”的功用。

 


        
当然,发票这种东西,也只是在老板和你斤斤计较的时候才有用,当老板有意打赏你的时候,老板也就不必较真发票这玩意儿了。在
民国初年,王怀庆平定蒙古,回北京找大总统袁世凯报销军费,算了是30万元,40万,贪污10万


 


        
王怀庆
忐忑忑地呈上去之后不料袁世有意奖赏,看了报销:“报销太少了重写!”怀庆心中大喜,果改成报销140万元,袁世大笔一硬是给报销


 


        
袁世凯打赏王怀庆的这件小事,史料出自
《天津文史选辑第31》第168怀庆幕僚短文《我所知道的王怀庆


 


         
从这件小事可以看出来旧官僚习气之重,做事全不择手段,只有目的,没有手续,没有程序。长期以往,是非观念就坍塌了,人心那有不腐败的道理?


 


        
可是,并非只有北洋的旧官僚才会“报假销”,骇人听闻的是:八路军也有人“报假销”,而且还有人为此而被逮捕治罪,这不是作者有意诋毁,而是陈赓大将的日记里面,白纸黑字记录的历史事实。


 


       
《陈赓日记》19386
5,有这样的一篇记录:


 


           
七七二导员贪污公款其手法人数取津假造报销领款。当令逮捕首先在党内开展斗争组织上的结论然后在全旅行公广泛地开展反贪污斗争并送师军事裁判所治罪。


 


         
陈赓的这篇日记所记录的,是八路军第
七七二导员通过 “伪造发票”
的典型手段,骗取报销款项,结果被八路军查获,以军法治罪了。

 

         
可见,“发票”这种中国人全民腐败的玩意儿,具有十分强大的传染力,连号称“为无产阶级打天下”的八路军队伍,也不能幸免。

 

         
当然,同一类的事情,国民党军队里面,自然也不会少。

 

         
1943年,鹿麟到陪都找何应钦报销一笔巨军费,何应钦说:“你没有,口无凭,不能”。鹿于是了老上司玉祥出面。玉祥于是找了蒋介石投去了。

 

         
冯玉祥对蒋介石说
:“人家鹿麟在河北打很正常,鹿是个人,不起!”蒋介石于是写了个条子,就这样鹿,何应钦尽管不爽,但碍于蒋介石的面子,最终也只能给报了


 


        
当然,至于鹿钟麟到底是“丢失”了发票,还是根本就没有发票?这个恐怕就见仁见智了。大家都是中国人,你懂的。


 


        
鹿钟麟的这件芝麻绿豆的小事,出自于
中国文史出版社《我所知道的玉祥》这册史料,可参第41

 

        
其实,鹿钟麟的小事还没什么可笑的。最可笑的,恐怕要算郑介民的事儿。郑介民是谁?大家都知道,军统头子叫戴笠,戴笠飞机失事摔死之后,“军统”改组成了“保密局”,而新改组的“保密局”局长,就是郑介民。

 

        
依据在郑介民部下做事的沈醉回忆:郑介民有一次,竟然拿了给自己孩子买玩具的发票,找公家报销,这事儿,沈醉是目击者,被他记录了下来,传为笑谈。

 

        
据说,现在荷兰红灯区的红发洋妞,什么中文都不会说,就只会这一句:
“有发票、有发票,有发票”。

 

         
壮哉。我中国。

 

 

冯学荣  
2014210
草于
 

 

 青春就应该这样绽放  游戏测试:三国时期谁是你最好的兄弟!!  你不得不信的星座秘密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