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荣《肉弹的故事》

 

 

 

      
     官场上的金钱贿赂,被喻为“糖衣炮弹”,简称“糖弹”。人哪,这光有糖吃,还不行,孟子说:“食色性也”,所以咱还得另有一弹:“肉弹”。这送钱哪,人家收得双手都麻木了,没意思了,偶尔变个花样、送个大活人儿,人家官爷往往两眼一亮。在当年“远华案”中,厦门海关关长杨前线,就是这么死的。

 

           
咱还是回头说近代史吧。“肉弹”这玩意儿,在咱中国,还真是历史悠久。太远的不说了,今天就从晚清说起吧。

 

          
1906年农工商部尚书载振到天津“考察”,由天津巡警总办段芝贵负责“接待”。

 

          
这段芝贵啊,带着载振吃饱喝足了,就领着他上戏院,看戏。
果然,载振看中了戏台上,一个名叫“杨翠喜”的漂亮女演员。于是这载振哪,一个劲儿地对段芝贵说:这女娃长得好,这女娃长得俊。


 


         
段芝贵是官场老油条了,这么一听,就知道载振这声音哪,是从他下半身发出来的。于是,
段芝贵花了一万二千块银元,将杨翠喜买了下来、献给了载振。载振当然笑纳,后文,省略一万字。

 


        
段芝贵为什么要对
载振进行色情贿赂呢?因为啊,这载振可是满清庆亲王的长子,权倾一时。“朝中有人好说话”,这段芝贵心里,敞亮着呢。

 

         
谁知,好景不长,载振收受段芝贵“肉弹”贿赂一事,被当年的《京报》揭露,一石激起千层浪呀,一时舆论哗然,朝野大震,载振、段芝贵一时吃不了兜着走,小“肉弹”杨翠喜,也被赶回了下乡老家。


 


         
京华春梦。


 


         
有趣的是:段芝贵这货,并不是唯一一次给人拉皮条,段其实是这方面的行家好手,轻车熟路。


 


      
清廷倒台之后,
袁世凯的儿子袁克定到武汉看戏,也看上了一个漂亮的女演员,名叫“王克琴”。于是,袁克定对段芝贵说:段哥,这货不错。


          

段芝贵当然要抓住时机拍马屁于是他从旁操作,钱去人来,迅速满足了袁克定的色欲。

         
不料,还是好景不长,当年的媒体人胡石庵获悉此事,立即在 《大汉报》上撰文揭发
,丑闻曝光,一时轰动大武汉。

         
这事儿,和当年的“杨翠喜案”,不但故事大纲一样,连特么情节都雷同,还是《圣经》说得对啊:太阳底下,就没有新鲜事。


         
“肉弹”这码子事啊,一般是下级给上级送,可是,有时候上级为了笼络人心、让人甘心卖命,也会由上级给下级送。清末民初官场中人
曹汝霖,在其《一生之回中,记载了袁世凯给部下送“肉弹”的故事。


 


         
当年,
袁世重用部下阮忠枢,但有一段时间,袁世凯找阮忠枢阮忠枢是不在,一问:原来阮忠枢是到妓院去和自己喜妓鬼混去了


 


         

袁世脑子灵活,知道是收人心的好机会,于是出将那身、秘密送到阮忠枢府上。阮忠枢到妓院找不到老相好,心里很急,回家一看,原来大总统将美人儿上门、从此成为自己的“专用肉弹”。


 


        
在当年哪,给一当红名妓赎身,银码不小,这下一来,
阮忠枢感激涕零,从此,更是铁了心当袁世死党


 


        
俗话说,天底下没有不吃腥的猫。前文咱说了袁克定的事儿,可是大家知道吗?这袁克定的弟弟袁克文,在“肉弹”面前,也是一个“不吃白不吃”的态度。

 

   
    
袁世凯当上中华民国大总统之后,他的儿子袁克文来到上海、结识了黑帮大佬黄金荣、杜月笙。黄、杜二人给袁克文安排了好几位高级妓女、陪他住在同一间房里,尽享齐人之福。


 


        
咱说袁克文这破事儿,有没有依据呢?当然有。这事儿,证人是黄金荣的管家,名叫程锡文,诸位看官,可以参考程锡文的回忆文章:《我当黄金荣管家的见闻》。


         


        
前面说的都是满清贵族、北洋军阀的“肉弹”故事。可是诸位相信否?国民党中赫赫有名的宋子文,这位“哈佛”、“哥大”高材生,也是“肉弹”中人、不能免俗哪。


 


        
当过蒋介石机要秘书的唐纵,在
《唐》1944年8月18日里面,记录了这样一件官场丑闻


 


        

戴笠了巴宋子文,从香港宋子文
进贡
了一个年方十六的“容”姓“肉弹”。宋子文欣然笑纳,日夜征战,乐此不疲。


 


       
不料,宋子文偷腥的事情,
很快就被他老婆知道了。戴笠立即将“肉弹”容小姐送到桂林避。声一,戴又把她运回重。宋子文于是将“容肉弹” 藏到重庆 ,闲时偷偷进村,打枪的不要,以免老婆大人知道


 


         

《唐并非孤证。此事在沈醉的回忆录里,也有相同的记载:宋子文太太派了一车打手过来捉奸,戴笠提前打电话、叫沈醉将宋子文的“肉弹”运走。这是沈醉在回忆录里白纸黑字的记录,可知《唐纵日记》中所云,并非虚言也。

 

           
当年的国民党哪,不但政界腐败,军界也是腐败不堪。知名的国民党将领
李默庵,在其《李默庵回忆录》里,也记录了民国地方官给国民党将领送“肉弹”的故事。

 

          
有一回,
李默庵率领国军部队进驻陕西省洛南县。洛南县的欧阳县知道:李默庵和陕西省长“有关系”为了“打通”这层“关系”、以谋升迁,欧阳县长设宴招待李默庵。宴会完了之后,欧阳县长给李默庵军中的大小军官,每人都安排了一个“肉弹”过夜。


 


        

李默庵接受了。


 


       
但是,依据
李默庵在其回忆录中的说法,李默庵将“肉弹”带进房间后,“肉弹”害怕大哭。李默庵不忍心“下手”、于是竟然将她释放回家了。


 


        
可是,诸位看官,你
信吗?当然,这事儿谁也证明不了,也只有李默庵自己心里清楚。


 


         
事后,
欧阳县长找李默庵,要求李默庵到陕西省主席那里去为他说几句好话,好让他升官。李默庵照办了。结果,欧阳县长很快当上了省里的“专员”。


 


        
还是那句老话啊: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吃饭总要付钱的。
不久之后,有人把这事举报到了蒋介石那里。 蒋介石听说李默庵笑纳“肉弹”、受人请托,蒋十分生气,他立即命令顾祝同去查办李默庵。


 


        
 要知道,这当年的官场,也是“官官相护”,顾祝同找
李默庵一问,李默庵嘴巴硬,坚持说:“我没碰她,我就是没碰她”。这顾祝同当然也不好证明李默庵“碰了”。于是,这事儿最终也就不了了之。


 


        
该说说解放后了。


 


        
1965年,74岁高龄的
李宗仁“落叶归根”、回归大陆。“有关部门”给李宗仁安排了一个超级大美女——年仅27岁的胡友松——“照顾”李宗仁的“生活”。

 

        
李宗仁去世多年之后,人老珠黄的胡友松,接受凤凰卫视《冷暖人生》节目的采访,依据这个采访视频,胡友松苦大仇深地说:当年自己,是不情愿的,但是由于
“总理签字” 了,只好 “服从组织上的安排”。

 

         
话只能说到这里了。你懂的。

 

 

冯学荣  
2014年2月26日  草于 

 青春就应该这样绽放  游戏测试:三国时期谁是你最好的兄弟!!  你不得不信的星座秘密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